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最新人证 欧洲运动员去年10月武汉军人运动会多人怀疑中共病毒染疫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声称,中共病毒可能是由美军在参加世界军运会期间带到武汉的,由此引起中美之间的舆论战。近日,欧洲参加此项比赛的运动员纷纷表示,去年十月前往武汉参赛时就感染了中共病毒,再次把武汉世界军运会与中共病毒疫情联系在一起。

2016年6月14日,在里约奥运会,法国女子现代五项世界冠军库威尔(Elodie Clouvel)和她的男友现代五项世界冠军(Valentin Belaud)。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声称,中共病毒可能是由美军在参加世界军运会期间带到武汉的,由此引起中美之间的舆论战。近日,欧洲参加此项比赛的运动员纷纷表示,去年十月前往武汉参赛时就感染了中共病毒,再次把武汉世界军运会与中共病毒疫情联系在一起。

正当全球对于中共病毒起源争论不休时,法国女子现代五项世界冠军库威尔(Elodie Clouvel)近日出面说,自己和男友贝劳(Valentin Belaud)在去年十月前往武汉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时就感染了中共病毒,时间比中共通报首例的12月31日早了整整两个月,这使得武汉世界军运会与疫情的关联,开始被正视。

库威尔接受法国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法国代表团在中国武汉参加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时,包括她自己和贝劳在内的不少人都感染了中共病毒。运动会后,她和其他法国运动员就都生病了,而且都有同样的症状,当时以为是得了流感

但是,库威尔觉得很奇怪,因为她有的症状是之前从未有过的,而他们并不知道是中共病毒,因为当时还没有人谈论中共病毒。他们从武汉回来后,中共病毒开始流传,人们才开始谈论这一病毒。她说,“有很多参加这一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运动员事后病得很重。我们最近看了军医,他才告诉我们,他认为我们感染了这一个病毒,因为法国代表队的许多人都曾经生病”。

另一位参加了军运会的法国运动员也向媒体表示,从武汉回来后,好几天有中共病毒的症状,当时以为是得了流感。不过,另外一位参赛的阿多纳兹(Aloïse Atornaz)不认为在武汉军运会时感染了中共病毒,因为他们被超级保护,法国随队的军医有二十几位,身体检查极为严格。

武汉军运会聚集了100个国家将近一万名的运动员,这些运动员是否在不知不觉中把中共病毒带回法国或其他国家?法国国防部最近出面澄清:在参加军运会的代表团中,没有收到任何一位参加运动会前后,甚至重返法国后发现感染类似中共病毒症状的报告。法国国防部还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参加这一军运会的国家宣布发现其团员感染了中共病毒。

然而,意大利前奥运击剑冠军选手塔利亚里奥尔(Matteo Tagliariol)也有和库威尔同样的经验。他参加武汉军运会时,曾出现类似中共病毒的症状,同住的5名运动员也出现同样症况,很久才康復。但是最糟糕的是回家一周后,他發高烧,呼吸困难,吃抗生素都没用,三周后才康復,并且长期处于虚弱的状态,然后他的儿子和伴侣也生病了,也没想到几个月后中共病毒疫情就爆发了。

"有人问我十月份的武汉军运会之后是否生病。当人们开始谈论这个病毒时,我意识到:自己当时是被传染了。我的这些症状同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症状是吻合的。我是一名运动员,以我的身体标准来看,我当时的状态非常差"。

瑞典代表团同样有多人在参加军运会后发病,包括游泳运动员史塔克奇欧第(Raphaël Stacchiotti),症状主要为高烧,瑞典政府流行病学家对此表示,这很自然地可以假设,去年11月中共病毒就在斯堪地那维亚半岛传播开来了。

卢森堡一位游泳运动员亨克斯(Julien Henx)也说,同团有两人在参赛期间就生病了,他特别指出:“20万名中国志工,每晚都回家,很可能因此将病毒传播给参赛者。”

5月5日,国际医学期刊《感染、遗传学和进化》(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网上发表英国一项新的基因研究指出,从系统进化估计来看,中共病毒大流行开始的时间大概在2019年10月6日至2019年12月11日之间,这也大概是病毒从自然宿主进入人类社会的时间。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