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法院判决外国政府支付赔偿有先例!律师:这次它再也躲不过去了!

—【起诉中共】(下) 病毒源头与蓄意行为是群体诉共索赔案之基础

奥特斯:是的,曾经在美国发生过几个先例,在《外国主权豁免法》之下起诉外国也有些先例,利比亚曾被起诉,我忘记是哪一年了,他们因泛美空难导致103人丧生而遭起诉,他们支付了27亿美元给那场空难的受害者。 古巴曾被多方起诉,我记得有14起诉讼,我当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处理了其中一项诉讼,我们胜诉得到11亿7900万元赔偿金,后来金额增加到超过20亿美元,我们得以在美国收取古巴政府被扣押的资金。

「走入美国」节目主持人馨恬就美国民间起诉中共案,采访诉讼案公司代表伯曼律师事务所首席战略师奥特斯(Jeremy Alters),和卢卡斯-坎普顿公关公司合伙人王荣(Vinh Vuong)。(图源:视频截图)

从中国武汉首先爆发的中共肺炎疫情肆虐全球,造成生命和经济蒙受重大损失,要求中共政府为此承担责任的呼声越来越高。在美国民间已经提起至少七个诉讼案,认定导致中共病毒蔓延的始作俑者是中共当局,要求中共担负责任并做出最大限度的经济赔偿。

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伯曼律师事务所(Berman Law Group)3月12日率先提起集体诉讼,接着又提起了第二个诉讼案。他们表示,加入起诉的原告,从五名增加到目前的几千名,而且每天在增加中。

中共在美国拥有多少资产可用来赔偿损失?美国法院判决外国政府支付赔偿是否有法律先例?群体诉讼案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参议员霍利提出取消中共主权豁免权法案对此案有何意义、是否适用?本案起诉追偿中共的基础是什么?

希望之声》「走入美国」节目主持人馨恬邀请到提起这项诉讼案的公司代表,一位是伯曼律师事务所的首席战略师奥特斯(Jeremy Alters),另一位是卢卡斯-坎普顿公关公司的合伙人王荣(Vinh Vuong)来解答相关问题。

中共在美国拥有多少资产可用来赔偿损失

主持人:Jeremy(奥特斯),您提到希望法官判决中共政府用他们在美国拥有的财产来赔偿损失,那我们知道他们在美国拥有多少财产吗?

奥特斯:很难确切知道,因为很难在没有判决的情况下找到相关信息。但关于这件事是有些线索,也有相关的传言,据传他们有数千亿,如果不是数万亿美元资产的话。我不知道真实情况,但认为会有人确切地知道,直到我们得到法院判决。我不会对他们至少拥有数千亿美元感到惊讶,我知道一些过去的情况。例如其他一些国家被起诉,最终不得不赔尝,曾有些相对小得多的国家通过美国的银行转移了数亿乃至数十亿资产。因此我预期中国(共)的资产转移规模远比那些较小的国家要大得多。

美国法院判决外国政府支付赔偿的法律先例

主持人:所以您说曾经有类似的美国法院判决外国政府对美国人支付赔偿的先例?

奥特斯:是的,曾经在美国发生过几个先例,在《外国主权豁免法》之下起诉外国也有些先例,利比亚曾被起诉,我忘记是哪一年了,他们因泛美空难导致103人丧生而遭起诉,他们支付了27亿美元给那场空难的受害者。

古巴曾被多方起诉,我记得有14起诉讼,我当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处理了其中一项诉讼,我们胜诉得到11亿7900万元赔偿金,后来金额增加到超过20亿美元,我们得以在美国收取古巴政府被扣押的资金。

我相信伊朗曾被起诉,伊拉克也被起诉过,还有苏丹,这些案例中,我们得以没收资产来支付诉讼费用。

但也许曾经发生过的最相关的案例,是我很久以前曾经参与的一诉讼,大约2009年初,那时候中国向美国运来劣质石膏板用来建筑房屋。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在2008年首次提起诉讼,经过了冗长的法律程序,我们在新奥尔良有一个很好的法官,让我们跟那家德国的中国公司达成约10亿美元的和解协议,然后这家中国国有企业泰山石膏公司在大约一年前,以大约2亿4800万美元达成和解。

这很有意思,也(跟现在的情况)很类似,因为这是一家中国国有企业,而中国拒绝接受起诉书。就像我们之前所讨论的,但也因此变成了一种气势和推动力,如果他们不回应起诉的话,人们就会开始冻结他们的资产,比如他们已经驶入港口的船只。该案的原告律师要求法官扣押进港的船只,在法官裁定之前,这个新闻上了报纸流传开来,你猜猜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中共政府出庭为自己辩护,最终此案以和解结案。

如我之前所说,以前发生过这类的诉讼,而气势是一种非常非常强大的东西,如果我们能够懂得蓄势,任何人都很难认同中(共)国可以从中脱身。中国共产党可能自认可从中脱身,我们不打算允许它们脱身。

主持人:是的,实际上我记得2008~09年的时候,我曾经报导过这起石膏板诉讼案的新闻。

奥特斯:这是很大的一个案子,时间拖得很长,但结果很不错。你知道这很有趣,我想对此做些评论。当时中国石膏板是残次品,在中国都是残次品,中国政府知道那是有缺陷的,

你甚至可能闻到硫磺或者臭鸡蛋的味道,还有一种苍蝇绕着石膏板工厂飞。无论你怎样称呼吧,那就是残次品。就像这次,他们还是把医护的残次品运了过来。在明知有缺陷的情况下,他们明知这些石膏板将要进入美国的家庭中,那时正处在美国房地产繁荣时期,到处都在盖房,他们知道这些将要进入家庭里和建筑中,他们没有告诉我们,是我们这里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后来才搞明白有这样的事。我们启动了法律的机制来反对他们,然后就奏效了。

我猜这一次还会再奏效,很明显这次是规模更大的问题,而且是更严重的与很多美国人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但原则是相同的。

参议员霍利法案:为群体起诉中共、追索赔偿扫清道路

奥特斯:我想提出另外一件事情,美国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已提出一项议案,等会儿Vinh(王荣)会更多的谈论这件事。这项议案目的是为了群体诉中共赔偿案而废除《外国主权豁免法》(FSIA),这意味着美国人民应该能够因此而起诉中共(政府),《外国主权豁免法》应该被废除。这是一个有趣的概念,当然我们很喜欢这个想法,而且认为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有​​个推动力,因为自1976年建立《外国主权豁免法》以来,很多情况都改变了,尤其是科技,如果这个病毒发生在1976年,也许中国确实难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武汉)实验室的测试或许是不一样的。但现在由于科技的发展,由于追踪技术是可实现的,他们知道确切发生了什么。因此我们认为《外国主权豁免法》有些过时了,尽管我们可以在这项法案之下起诉,我认为应该对这项法案进行修改,以便这样的案件可以畅通无阻地进行。

王荣:是的,我们应该称赞霍利参议员带头提出此项法案,还有很多其他参议员也会加入这个跨党联盟,我知道有几个民主党参议员和一些国会众议员,当然还有共和党方面,所以这正在成为一项两党共同的目标。自3月12日伯曼律师集团首次提出诉讼以来,他们是第一批提出诉讼的人,他们把言论付诸行动。

我们单枪匹马地在真切的改变着公众舆论,不论是国内还是全球范围内。人们最近看到很多这些立法者们采取行动和提出立法的新闻,还看到更多针对中共武汉实验室的调查和建议调查,这都是从我们跨党派共同努力把全美受害者聚集起来所受到的启发。

我们还接到来自全球40多个国家打来的电话,我们正在获得巨大的气势。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方式,为什么伯曼法律集团带头采取这样的策略,就是首先提起诉讼,然后聚合气势。现在我们要找到大量铁证,从昨天起福克斯新闻的布莱特贝尔就在报导,大量合法的证据来源显示,这个(病毒)可能是来自武汉实验室。

我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说,我们用360度全方位的方法,能够把全世界团结起来,我们将追究中共的责任。更重要的是,我们也会帮到中国人,帮他们聚集起来对抗来自中共的残暴政权。

伯曼律师事务所将承担集体诉讼案费用,自负风险

主持人:听起来这个集体诉讼案的规模很大,那谁将提供这项诉讼的资金?

奥特斯:由伯曼法律集团来提供。集体诉讼的胜诉分成就是这么运作的,没有资助者,也没有人走过来说:嘿,让我们来付钱。一切都是我们自己承担的,我们要自负风险。希望我们能够为这个国家的每个人争取到胜利,我们曾经这么做过,而且我们成功过。我们承担这个风险,我们计划再次获得成功。

王荣:在这件事上伯曼律师事务所功不可没,他们所做的事情真的是太棒了!他们承担了所有的风险,他们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言论,而且他们正在做这么一件伟大的事。人们必须要意识到这一点,不仅是全球所有的受害者,甚至是那些对此有所怀疑的华裔美国人,我们做这一切是发自内心的善良,我们知道正在发生什么,我们希望伸张正义,我们也终将伸张正义,这是双方的公共利益所在。

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不仅仅是美国人,而是来自全球的人,特别是华裔美国人,还有身在中国的中国公民。

使法院理解此诉讼属法律的例外情况是此案的最大挑战

主持人:您觉得此案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奥特斯:诉讼总是充满挑战的,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让法院能够理解这起诉讼是属于法律的例外情况,这对法院和法官来讲是一项重大的任务。这件事情正备受关注,不仅来自美国,而且来自全世界,这是一项巨大的任务,去判决中(共)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要为此负责任,这涉及到政治问题、进出口问题、涉及到业务往来等各种各样的事情,还要把华裔美国人和中国公民都考虑在内,所以这不是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但会有一个简单的结果。

我这么说是因为数字是有力量的,综观历史我们都知道,越多人支持一件事情,这件事就会变得越有力量。我认为,如果美国法院能够意识到,这件事的背后有数百万、数千万、数亿乃至数十亿的人,要求中国(中共)为他们所做的事情负责,我们就能够通过法院达成解决方案。我认为我们美国的法官,那些被分配受理此案的法官,或受理这两个案件的法官,他们都是非常棒的法官,他们曾经处理过相当复杂的案件,并且了解《外国主权豁免法》的复杂性;我认为我们事务所的律师们,以及我们将要合作的律师们,将能够向法院乃至全世界阐述清楚,为什么在这件事上、在豁免法之下中共仍应负责,尤其是随着更多的信息浮出水面,使得这件事发生的背后意图越来越明显。

此案根本不该适用主权豁免,并有相关法律可循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联邦参议员霍利4月14日提出法案,取消中共政府的主权豁免权,让武汉肺炎的受害者能够直接起诉中共要求赔偿。那么这个群体诉讼案是在法案之前就已经提起了,该法案能适用于这起诉讼案吗?

奥特斯: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不知道在历史上是否曾经发生过,一个法案被提出是为了起诉外国政府,霍利议员所提法案的方式将适用于任何在美国提起的诉讼,因为基本上他所阐述的是:中共所为简直太恶劣、太可怕、太有目的性了,以至于《外国主权豁免法》根本不应该适用。

让我指出一件事情,关于非商业侵权行为的例外,这是我们起诉中共的违法行为之一,相关法律在过去30多年中已被扩展。我记得最近的是在2010或2011年,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庭提出:如果一个国家未能警告已知的危险(我认为这就是我们这次所面临的情况),并且对人类造成了如此可怕的后果,他们就不应该享有外国主权豁免。这就是当时所讲的。

如果找出这么一件对人类造成可怕影响的事,由于一件已知的却没有被警告的事件,那就是目前病毒疫情这件事,符合当前《外国主权豁免法》中的例外情形。我们相信,我们现在就可以证明,但正因如此,参议员霍利、相信还会有其他人,都说中国(共)所做的事简直荒谬可笑,他们不可能摆脱这件事,我们的法院系统能够为美国人解决这个问题,让他们可以被允许无任何障碍地提起诉讼。我们现在有障碍,我们会跨越这个障碍,我们要排除障碍,我们会坚持下去。参议员霍利的法案会为我们为每个人排除障碍。

病毒源头的确定和中共违反法律的蓄意行为是此案的追偿基础

主持人:关于武汉P4研究所可能是这次病毒的源头,目前越来越多美国媒体也在报道这件事,川普政府也已表示在调查,如果是真的话,对你们的诉讼案会起到什么作用?

奥特斯:从我们提起第一个诉讼之日3月12日起,我们一直在说这个病毒是人工制造的就在武汉P4病毒实验室,这是全中国唯一的四级病毒实验室。我们一直在说这个病毒是人工操作出来的,他们使用因子技术制造使病毒变大,他们一直在蝙蝠上测试新冠病毒。但我们被告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被一些科学家律师和其它一些人批评。

你瞧吧,现在有个两党共同的报告,华盛顿邮报CNN福克斯新闻和其它媒体的报道,大纪元对此也做了精彩的报导,那些来自两党的组织都显示,他们不仅在实验室的蝙蝠身上测试新冠病毒,他们还增加了病毒的繁殖力,使得病毒从实验室泄漏出来。

目前还不清楚是如何泄漏的,是实验室中有科学家或什么人被感染后将病毒带入社区?还是病毒通过他们用来测试病毒的蝙蝠泄漏后进入武汉生鲜市场?还有一个问题是,究竟是通过蝙蝠还是某种海鲜?但无论哪一种渠道,原则上是一样的,中共在实验室测试病毒,病毒从实验室泄露出来进入武汉社区,然后传播到世界其他地区。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非常重要的是,在2018年1月到3月间,美国政府从驻北京大使馆派遣特使前往查看这个实验室,实际上武汉有2个实验室,一个是四级,一个是二级,他们查看这些实验室并报告说,那里不安全,他们没有遵循正确的操作规程,他们正在测试蝙蝠新冠病毒,但他们并不应该进行这种测试,如果不采取行动的话会造成重大问题。他们劝告中方修正不正确的操作规程,解决不安全问题。但中共政府什么都没做,还说实验室是安全的、没有问题。

猜想一下会怎么样?当你像一个鸵鸟那样把头埋进沙子里,你忽视有能力的人告诉的你话,这就是结果!但是当病毒已经蔓延时,当事情在武汉发生时,他们不应该再次把头迈进沙子里,眼看着全世界的人都染病。他们应该抬起头说,“我们有麻烦了,请帮助我们。”他们不应该在三四个月后才说这话。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就是此案件的基础。

因此病毒是来自武汉实验室的信息,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在谈论的,我们拥有直接的信息,而现在已经被验证了,已经在我们眼前被证实了,这绝对会巩固这一案件,这个商业违规行为既违反中国法律,也违反美国法律,甚至是国际法规。

建立此案的唯一原因:巨大数字中的每一个都是一条人命!

主持人:如果有人对这个诉讼案有兴趣,或想要加入的话,他们应该怎么做?

奥特斯:他们应该去DemandChinaPay.org,这个网站连结能直接把你带到这起诉讼网页;你可以阅读跟诉讼相关的新闻,你可以在那里查看Twitter更新贴文,你可以在那里直接加入这起诉讼。如果你在线填写加入信息,我们会根据您的偏好给您打电话或发邮件,理想情况下在24小时内;但有时收到的信息过多,就需要24~48小时的时间,但我们会打电话给你,获取更多信息,你将成为诉讼案的一员。

如我先前所说,数字是具有力量的,数字有着巨大的能量,所以数字越大,参与人数越多,结果就会越好。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我希望我们都不要忘记唯一的原因:当我们看新闻节目时,当我们在电视上看到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时,不要忘记屏幕上这些数字中的每一个都是一条人命!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一个家庭,他们中的每一个要么是失去了生命,要么他们的生活完全被颠覆了,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没有尽到职责控制好病毒,最终使其感染了成千上万或数百万或一亿或十亿人;就是因为它没有告诉世界其它地区它们所知道的,你在屏幕上看到的每一个数字,在美国死亡人数每天都会上升2000、3000、或4000,就是因为它们所做的事!

所以我们可以从数字中获得足够的能量,我们会利用这些数字、这些真实的数字、这些数字背后真实的人,尽我们一切能力和投入精力去完成这项任务。

全世界受害的人团结起来告诉中共:这次它再也躲不过去了!

主持人:两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王荣:我想说请观众们加入我们,请加入我们吧,这是一个无党派的努力,这是为了所有的受害者、全世界的受害者,这里没有政治色彩,没有地区问题,没有种族因素,这是为了伸张正义,使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府为他们的行为负责。请在DemandChinaPay.org加入我们,我们邀请每一个受影响的人都参与,甚至没有受到影响的人请传播这个消息。

请告诉你的朋友们,请在社交媒体上发帖传播消息,这是为了全世界的人,是为了华裔美国人,是为了亚裔美国人,坚持住,请支持我们的诉讼案,我们强烈谴责你所面对的任何歧视!请心怀大局,要知道,当我们起诉成功的时候,在中国的朋友们、中国公民只会受益更大,因为你将从中共的控制下解脱出来,追究他们的责任,你在武汉或中国其它地方所面对的一切也将不会白费。是时候团结起来了,不仅是在全世界,还有华裔美国人以及中国的民众。

奥特斯:我唯一想要说的是,什么时候才是“受够了”呢?我认为我们已经处在这样的临界点了,已经受够了!以前有萨斯(SARS)病毒,有这个有那个,这是摧毁性的流行病毒灾难在全世界肆虐,我们已经受够了!我们不能像中共那样做,我们不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我们必须把头抬起来放回肩膀上,告诉中共,这次他们不能再逃脱了!不管是律师、个人、企业、政客……不管是谁,让我们抬起头来,让我们肩并肩,当危机过去后告诉它们(中共),这次它们再也躲不过去了!我们将尽我们所能帮助你。

感谢你们给我们的时间,感谢你们给我们在这里发声的机会,这真的能够帮助每个人了解正在发生什么。我们非常感激,谢谢!

主持人:谢谢Vinh!谢谢Jeremy!

随着伯曼律师事务所提起这项集体诉讼案,美国德州和内华达州也分别发起了类似诉讼案。

英国保守派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的调查报告,美国向中共提出索赔,有可能价值高达1万2千亿美元。报告认为,中共要为疫情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因为它早期处理疫情不当,尤其是有意扣押信息,不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报告敦促各国对中共提起诉讼,并列出了10条不同的法律渠道。

而英国《太阳报》前编辑凯文·麦肯齐(Kelvin MacKenzie)在《早安英国》节目中呼吁: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的人们,应该向中共当局提起诉讼。

当人们从恐慌中回过神来,当人们付出惨痛的生命和经济代价后试图重新出发的时候,问责灾难的制造者,是一个大众都可期待的事情。

这项集体诉讼案和其它相关的诉讼案将会如何发展?中共政府会如何回应,对它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让我们继续关注。

(全文完)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SxJBtYdBxo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