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欧选手疑军运会期间染疫与P4实验室关闭时间契合

来自欧洲几个国家的多名运动员近日向媒体表示,他们去年10月赴中国武汉市参加世界军运会期间,曾出现过与中共肺炎(COVID-19)高度相似的病症。武汉军运会举行时间为10月18日至27日,而英美情报人员调查发现,去年10月7日到10月24日期间,武汉P4实验室所在区域手机收发讯号动态完全消失且交通停摆,判断当时该实验室很可能发生了“危险事故”。

来自欧洲几个国家的多名运动员近日向媒体表示,他们去年10月赴中国武汉市参加世界军运会期间,曾出现过与中共肺炎COVID-19)高度相似的病症。武汉军运会举行时间为10月18日至27日,而英美情报人员调查发现,去年10月7日到10月24日期间,武汉P4实验室所在区域手机收发讯号动态完全消失且交通停摆,判断当时该实验室很可能发生了“危险事故”。

自由亚洲电台(RFA)报导,欧洲多个国家的运动员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都谈到了他们去年10月在武汉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生病的经历。

法国女子现代五项运动世界冠军库威尔(Elodie Clouvel)表示,当时她和男友贝劳(Valentin Belaud)以及法国代表团的许多运动员都曾经生病了,而且症状相同,有的运动员还病得很重,那时候他们以为是患上了流感

她说:“我们最近看了军医,他才告诉我们,他认为我们感染了这个病毒(指中共病毒),因为法国代表队的许多人都曾经生病”。

卢森堡的游泳选手亨克斯(Julien Henx)也证实,在去年的武汉军运会上,他们的代表团也有两人在参赛期间生了疑似中共肺炎的疾病,他回忆说:“20万名中国志愿者每晚都回家,很可能参赛者因此被感染了病毒”。

意大利前奥运击剑冠军选手塔利亚里奥尔(Matteo Tagliariol)也告诉媒体,在参加武汉军运会期间,他和5个住在同一房间的选手,都曾经出现过类似武汉肺炎的生病症状,很久才康复。而他直到回家一周后还在发高烧,当时呼吸困难,“吃抗生素都没用”,拖了3周才痊愈,身体虚弱不堪。随后他的儿子和伴侣也生病了。

RFA的报导说,瑞典代表团同样有多人在参赛期间发病,包括游泳选手史塔克奇欧弟(Raphael Stacchiotti)。

资料显示,2019年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7th CISM Military World Games),于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在中国武汉举行,设置了射击、游泳、田径、篮球等27个大项目和其他329个小项目,共有来自109个国家的9308名军人报名参加比赛。

而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报导,有英美情报机构人员披露,经调查发现,在2019年10月7日到10月24日期间,武汉P4级别的病毒实验室及其附近的手机收发讯号的动态完全消失;在此期间,该区域的交通也停摆。经研判,这表明在10月6日到10月11日之间,当地很可能发生了“危险事件”。

这份封面印着MACE E-PAI COVID-19 ANALYSIS字样的报告指称,武汉P4实验室及附近的手机收发讯号在突然大幅锐减直至消失之前,最后一次的手机讯号启动是在10月6日,显示6日至11日期间可能发生了“危险事故”而导致该实验室关闭。

这份报告提供的调查图像显示:武汉P4病毒实验室周遭10月14日至19日的联外交通完全停摆,疑似地方当局在该区域架设了路障,禁止车流与人流接近武汉P4实验室。

武汉P4实验室周遭2019年10月14日至19日联外交通完全停摆。(NBC调查报导截图)

另一组图像则显示:由于所有进入武汉病毒实验室的人员,必先经过可能是管制大楼门禁的地方,那个位置上,去年8月至10月6日期间都有很多光点,显示园区内的手机收发讯号活动频繁。

然而,从10月7日至24日,整个实验室园区显示手机收发讯号活动的光点竟然全部归零。直到25日,疑似管制区门禁的位置才又重新开始出现光点。

武汉病毒实验室疑似门禁管制大楼的位置,2019年8月至10月6日期间显示手机收发讯号活动的检测结果与10月7日至24日期间同位置的检测结果对比图。(图源:NBC调查报导截图)

报告还指出,去年11月24日至30日期间,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及附近出现的多个手机装置定位中,其中有一个手机装置的定位点后来出现在新加坡,而该手机的持有人杜克,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Duke-NUS Medical School)新兴感染疾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小组的成员。

报导表示,上述资料来自实验室部分员工的个人行动通讯装置,虽然这份分析报告没有提出可佐证P4实验室曾关闭以及外泄肺疫病毒的直接证据,但若实验室的确曾在那期间突然关闭,可视为病毒外泄的间接证据。

报导并引述美国情报官员表示,目前他们还在搜集和筛查更多个人手机的定位资讯,并研究武汉P4实验室的卫星图像等线索,以便进一步厘清武汉病毒试验室曾经发生过什么异常状况。

法广(RFI)5月8日也曾引述《费加洛报》(Le Figaro)的报导称,武汉P4实验室近期可能出现过密封问题,而中共政府去年12月份曾在国际市场购买抗凝剂库存即足以佐证。

该报导表示,中国早在去年11月中就疑似知道中共肺炎已经传播出去,现在来自英美的研究报告更加强了这个论点。

伦敦大学学院(UCL)遗传学研究所5月5日在《感染、遗传与进化》期刊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负责人弗朗索瓦·巴卢克斯(Francois Balloux)领导的小组经研究判断,中共肺炎疫情最初爆发的时间点应该是介于“2019年10月6日至2019年12月11日”,而且一开始就迅速在全世界广泛传播。

法广报导说,当初中法合作兴建武汉P4实验室,法国研究细菌战、外交与国防事务的专家,以及法国国防部总秘书处(SGDN)持保留态度,因先前法国资助中国成立的几个P3实验室下落不明,质疑中国必定也会以同样方式使用P4实验室,犹如“令人不寒而栗的缺乏透明度”,可能会沦为“生物武器库”。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