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沉雁:若把谎言撕碎 碎片便是真理

作者:
30秒倒下三次就是碎片,也是混元形意太极掌门人原形毕露的真理。2017年6月26日,马保国约战徐晓冬于上海,当徐晓冬心怀尊重地去了上海后,马保国报警了。报警就是碎片,也是马大师保住颜面的真理。昨天在山东淄博,马大师没保住颜面,幸好保住了命。但保住马大师命的不是他的神功,而是当值裁判吓得连叫王庆民的“停,停,停”。停停停就是碎片,但也是保马大师命的真理。

马保国终于倒下了,是直挺挺倒下的,有人亲自看见他是后脑勺先着地。据说当时把对手王庆民和当值场裁给吓坏了,做了五分钟现场抢救,混元形意太极掌门人马保国大师又活过来了。坐标山东淄博,时间2020年5月17日。

怎么形容马保国的倒下呢?

美国上个世纪初有位得过诺奖和普利策奖的剧作家,名叫尤金奥尼尔,他有一句经典:“如果你把谎言撕碎,那些碎片便是真理”。

马保国的擂台对手是一位武术教练,50岁的王庆民,还不是专业拳击手,最多是业余散打爱好者。在30秒内,马保国大师被击倒三次,最后一次彻底歇菜。混元形意的灵魂:接、化、发,一次也没出现。我从视频看,我就只看见一个69岁老头那弱不禁风的体态和步伐,仅凭马大师在空中摆个姿势,我就知道他手无缚鸡之力。但马大师真的很相信自己有气功、有神功、有以柔克刚的隔山打牛。

30秒倒下三次就是碎片,也是混元形意太极掌门人原形毕露的真理。2017年6月26日,马保国约战徐晓冬于上海,当徐晓冬心怀尊重地去了上海后,马保国报警了。报警就是碎片,也是马大师保住颜面的真理。昨天在山东淄博,马大师没保住颜面,幸好保住了命。但保住马大师命的不是他的神功,而是当值裁判吓得连叫王庆民的“停,停,停”。停停停就是碎片,但也是保马大师命的真理。

从太极宗师雷雷到咏春嫡传丁浩,从里和腿田野到武术家吕刚,再到刚刚趴下的混元太极马保国,一个接一个大师都不信邪。就像马尔克斯所言:“谎言说得越来越真诚,最后连他们自己也从中得到了安慰。”岂止是得到安慰?他们连自己都骗,并且骗自己还骗得特狠,不惜以丢人现眼的满地找牙去以身试谎。

这么一看,还是武僧一龙不算最蠢,打网红既能包赢不输又能疯狂吸金,遇到硬茬,打不赢就报警,至少好汉不吃眼前亏。本来马保国大师也曾聪明过,但他却没有将聪明坚持到底,最后还是栽在了自欺欺人的邪门中。

我最佩服我们老祖宗了,老祖宗发明的传统优秀文化的全部精髓就在一个成语:自欺欺人。传武简直弱爆了,真正的大师不是动手动脚,而是风轻云淡的惜字如金。

首席大师理当是“道可道,非常道”,给你一个“无为”,就让你膜拜几千年而不得解。所以,国人吵起架来都是以“老子”自居。接着就是鬼谷子、孙武子、和罗贯中等大师,他们把以弱胜强、以柔克刚等臆想症股市拉升到了历史新高。当然,这些大师都属于古代了,比起现代大师已经又落伍了。

现代大师理推金庸,他不但将“自欺欺人”推向了登峰造极,而且他推陈出新,给了自欺欺人一副永葆颜面青春的秘笈神药:“你强由你强,清风拂山岗,你横任你横,明月照大江”。所以,你去南海,我就去黄海,你去渤海,我就去宫古海峡,你去台海,我就去终南海乘凉。最厉害的大师就一招:无招胜有招。

传武大师其实是档次最低的一档大师,即便是自己欺骗自己,平时也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累得一身臭汗,也主要靠忽悠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徒子徒孙谋得一碗稻粮。徐晓冬的出现,基本终结了传武大师的门厅兴旺。所以,像雷雷和一龙已经开始与时俱进转向了。转向为什么呢?爱国,直接做爱国大师,再多的徐晓冬也不敢挑衅了,去一个灭一个。

爱国大师才真叫借力打力,所借之力不但力大无穷,而且打出去无任何招架之敌。但做爱国大师也不容易,需要有敏锐的大势把握能力。像雷雷、钱诗贵、邱毅、周小平、张伯礼院士等,就是爱国大师中的佼佼者,他们知道锅架目前正讨厌方方,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借力机会向方方开炮,国库里有的是钱,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赚得盆满钵溢。就连敲锣女都深谙爱国大师真谛,所以她毫不犹豫跳起来反咬一口也在所不惜。

不过,现在爱国这个词儿也很臭大街,做爱国大师虽然能赚钱,但毕竟还是要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脸皮不是足够厚也很难做。所以,爱国大师也算不得顶级大师。

什么才是顶级大师呢?

做国士,如果做到国士无双,OK,遇到国士无双这样的顶级大师,即便老子和金庸在世,也得羞愧到撞墙而死。

但要做到国士无双的顶级大师,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念想的。首先你要拿到第一张门票就是院士,像屠呦呦就没机会了,张伯礼院士就是最佳接班人。做顶级大师仅凭院士门票还不够,你还要做一个“说真话”的好人,不是真的要说真话,而是要把谎言说成与真的一样。这一点比做院士还难,这需要极高的天赋,不然你就忽悠不住一群每天看新闻联播的前浪后浪。

一旦做到顶级大师,那就是无冕之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票通吃,只须装着开会的样子喝两口安慕希,就日进斗金。谁敢不服想闲言碎语,根本无须顶级大师哼一声,你就会被大刑伺候。就在我们嘲笑马保国这样不入流的伪劣大师时,顶级大师已经靠几颗胶囊轻轻松松入账几十个亿落袋为安。也只有这样的顶级大师才能读懂王尔德:“我年轻时以为金钱至上,而今年事已高,发现果真如此”。

但无论什么样的大师,只要沾上了一个“伪”字,也无论他伪装得多么深不可测,他都怕撕,并且一撕就死。因为海明威早就为这些大师们准备好了墓志铭:“如果一个人以谎言为生,他就应该试着以谎言而死”。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