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投书 > 正文

80余岁女高干让孙子翻墙声明:正式与魔鬼切割

作者:
在此我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这个黄俄,和那个苏联、强奸中国妇女的毛子都是一丘之貉。这是一个垂暮老者的觉悟,虽然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少年。希望没有共产党的中国能好起来,少些人祸。

我今年80多岁了,党龄也快70年了,现在让外孙子帮我翻墙、打字,我要退党

小时候家乡闹毛子,很多俄罗斯人经常到村里强奸妇女,在这种担惊受怕的环境下长大,在老家,不恨日本人,最恨俄国鬼子。老家非常穷,女孩很早出去干活谋生,我也为了糊口进了省城。很快中共建政,我到东北局工作,糊里糊涂入了团和党,成了当时的“进步青年”,其实对我来说能填饱肚子是最大的满足。

对于苏联,我的印象一直没变,那就是个土匪强奸犯国家。因为工作关系,见过毛泽东一次,他很喜欢游泳,姿势不标准,就是漂着划水,寒暄了几句,当时觉得大家口中的“红太阳”也就是个普通人。后来印象最深的就是上一个庚子年的自然灾害,现在看其实是毛泽东制造的人为饥荒,我去排队买东西时饿晕过去,差点丢了性命。那还是在城里,农村就更惨,饿死很多人。

后来工作调动到了北京。文革开始了,康生把我老伴叫去,威逼利诱,让他给自己的领导写黑材料,老伴胆小,迫不得已在一个虚构的证据上签了字,他为此愧疚了一生。之后我们一家几口人被流放到西北五七干校改造思想,也就是俗称的“修理地球”,那鬼地方盐碱地、走几十里不见人烟,吃不上喝不上,女儿在那边造纸厂患上了尘肺病,儿子那时小,在泥巴坑里学游泳,后来回城才敢把头放进水里练换气。

流放西北那些年成了我一生的辛酸回忆,这辈子都没有再回西北看过一眼。

工作到退休,晚年生活还算平稳,没想到今年庚子年又发生大灾。老伴生前最喜欢听外孙子讲墙外的事,总是问海外华人媒体又说了什么,江泽民出了什么事,海外有什么新消息。他级别比我高,参加革命早,属于离休干部,他可能最清楚共产党没实话,还是墙外的消息真。现在老伴不在了,外孙子就给我讲。我知道了现在“二毛”习近平的所作所为,隐瞒疫情病毒传到全世界,还想开倒车,重新把国家带回毛泽东时代,变成第二个朝鲜,变回那个人吃人的社会,变成亲人互相检举揭发的牢狱,这事我绝对不能答应,我老伴如果还活着也坚决不能答应。

我们作为党员,这辈子是得到了一些共产党的好处,但是我们其他方面、我们的家人亲戚、朋友,也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有良心上的,也有钱财和生命上的。我的老家到现在也没有脱贫,之前去老家看二哥,那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家里只有一个土炕,这就是所谓的小康社会。

通过这次疫情,我经历的第二个庚子年,让我彻底辨明了中共的丑恶面目,它只会给老百姓带来不幸,现在还给全世界带来不幸。我这个年纪了,虽然也不参加任何党员活动了,党费都不找我要了,但是我要退出共产党,和它永别,划清界限,从此永无瓜葛。我知道我的思想可能很多地方已经跟不上时代,自由民主那些我不懂,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孙子辈,能过上他们期待的生活。

在此我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这个黄俄,和那个苏联、强奸中国妇女的毛子都是一丘之貉。这是一个垂暮老者的觉悟,虽然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少年。希望没有共产党的中国能好起来,少些人祸。

声明人:张爱缘

2020-05-0812:46

北京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退党网站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