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刘德华身边的智障和天才

作者:

纪录片旁白说:“舟舟是一个喜欢完美的人,尽管他自己并不完美。”

每次上台演出前,他的准备工作都做得一丝不苟。

舟舟是一个没有任何功利色彩的人,只要给一个乐音,他就能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尽管这种美好,无人喝彩。

浪漫主义是舟舟性格旋律中的基调,他有时候像个诗人,有所不同的是他比抽象派更抽象,比朦胧派还朦胧。

谁也未曾想过,1997年纪录片《舟舟的世界》在湖北电视台播出后,引起了极大的反响。随后,央视也播出了这部纪录片。

图片来源:纪录片《舟舟的世界》

德国、法国等国的电视台也纷纷买下了这部片子的播出权,不同国家、民族、种族的人,为片中的这个中国年轻人欣喜、唏嘘、感动、落泪。

20岁的舟舟,红了。

1999年1月22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邀请舟舟参加在北京保利剧院举办的新春晚会。

这是舟舟首次登上真正意义上的大舞台,配合他的是中国歌剧芭蕾舞剧院交响乐团。

上台前,胡厚培非常紧张,心一直怦怦直跳。舟舟似乎并不紧张,快要登台了,他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会有人给我献花吗?”

舟舟上台了。

他朝所有观众鞠了一躬,像一个真正的指挥那样。

接着,他的指挥棒一亮,这时胡厚培才想到舟舟手里拿的还不是真正的指挥棒,而是他用筷子为儿子做的一根指挥棒。

此刻,舟舟茫然的目光立即变得炯炯有神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瞬间抓住了他的灵魂。

在台下千千万万双目光的注视下,他终于抬起了手,将父亲亲手用筷子做的指挥棒向乐队一伸,有节奏地抖动着。

黑色的燕尾服在他身后飘扬着,他的脸上流下了汗珠。

舟舟的神情虔诚而又庄重。在他这里,没有世俗的熏染,没有功利,有的只是艺术。

台下的人们被他所感染,有人在流泪,有人眉头紧锁,目光紧紧地盯着他。

那首《瑶族舞曲》其实并不长,只是短短的不足三分钟的时间,但台上台下的人们如同经历了漫长的一生,经历了一个世纪。

在这里,没有儿时的羞辱,也没有旁人的轻慢与歧视。张以庆改变了舟舟,舟舟也改变了张以庆。

胡厚培坐在台下,泪水从他的眼眶中奔涌而出。他不是一个脆弱的男人,二十年的艰苦岁月,他都没流过一滴眼泪。

此刻,时光已经在他的两鬓涂上霜雪,在他的脸上刻上斑斑痕迹,他却哭了。

胡厚培默默地在心中记住了这一天:

1999年1月22日。

因为他知道,舟舟是永远都记不住这样复杂的数字的。

首场演出后,中残联主席邓朴方与舟舟紧紧相拥,大声而激动地说:“一切生命都是伟大的。”

那年,舟舟21岁。

演出成功后,全国各地的媒体纷纷报道了舟舟的演出盛况。

这个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孩子一夜之间成为“天才指挥家”,被拉到了公众面前,接受各种各样的目光。

一时间,在北京、武汉、广州、拉萨……舟舟成为了社会的焦点。他在各大城市掀起了一阵狂潮,场场热烈。

武汉市残联甚至提出为舟舟在市民广场塑一座铜像,但被胡厚培谢绝了。

2000年8月29日晚,中残联艺术团受邀访美演出。

时年9月,舟舟跟随艺术团飞往美国。

美国邀请舟舟在纽约等城市演出,最高待遇是世界级音乐殿堂卡耐基音乐厅,乐团是美国十大乐团之一的辛辛那提交响乐团。

那时,中国艺术家的面孔还从来没有在卡耐基舞台上出现过。

胡厚培认为,这是儿子一生中的高光时刻。他说:

“作为一个乐手,一辈子在全国各地进行着演出,做梦也不敢想象自己能在世界顶级的音乐厅内演出,可我重度智残的儿子却做到了。”

2000年的中国,对于普通大众而言,大型交响乐的表演还十分高雅而陌生,指挥手更是神秘的存在。

在这样的年代,智力残障的男孩进入最高级别的乐团演出,他本人明显的外形特征和专业的乐团演出形成的巨大反差。

在媒体大肆宣扬的热潮之下,舟舟成了红遍世界的“天才指挥家”。

而胡厚培却很反感这个称呼,因为身为专业低音提琴手的他深知,虽然舟舟的乐感很好,但他压根就不懂什么指挥,也缺乏乐理训练,称不上真正的指挥,更不是天才。

他曾在媒体上坦诚地表示:“感谢大家陪舟舟玩。”但当时的主流媒体一阵狂热,根本没人理会胡厚培的发声。

在被互联网裹挟,流量大行其道的时代,人们变得无限懒惰和浅薄,往往热衷于制造爆款,也很善忘。

在各国演出后的舟舟荣誉加身。与刘德华、施瓦辛格同台已成为家常便饭。

舟舟与刘德华

几年时间舟舟变得家喻户晓,一场演出出场费最高达到3万元。2007年,舟舟一共参演168场音乐会。

他人生的辉煌已经达到了顶点,质疑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有指挥家和音乐人反对将舟舟称为“天才指挥家”,说舟舟的指挥不过是一种舞蹈。

父亲胡厚培也表示:

“从一开始,我心里就非常清楚舟舟不是天才指挥家,但你不得不承认,他的乐感很好,他的表演很有感染力。那时,铺天盖地的报道都在夸舟舟,舟舟到哪演出都能给别人带来快乐,我不想破坏这个气氛。”

然而常识与逻辑被弃置一旁,反对和质疑的声音被迅疾淹没。

当时的社会大环境需要舟舟,他是一张好牌。可是狂热之后,舟舟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

这个问题,大众当然不会去思考,媒体更不会,会为之思考的只有舟舟的父亲胡厚培。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最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