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刘德华身边的智障和天才

作者:

舟舟是一面镜子,折射出魔幻世界的生动与聒噪。

20年前的走红,来得生猛又狂热,如同他们退却的速度。常识与逻辑被弃置一旁,质疑的声音被迅疾淹没。

舟舟还是那个舟舟,时代已不再是那个时代。

始终清醒而深爱着舟舟的人,只有他的父亲胡厚培。面对所有喝彩声,他只说过一句话:“谢谢大家陪舟舟玩。”

对于舟舟而言,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童年。等待他的,是巨大的寂静与闷热的夏天。

1995年,武汉交响乐团演练厅,舟舟与父亲胡厚培在这里排练。

身患唐氏综合征的舟舟,和着乐曲煞有其事地挥舞着当作指挥棒的筷子,颤抖着双臂,如入无人忘我之境。

在乐曲完毕之后,他的手臂猛烈一收时脸上还会流露出某种疲惫与不屑,或是某种若有所失。

很快,舟舟的面庞又会恢复呆滞,显示出苍白无力的本色。

纪录片导演张以庆目睹了这一幕,他望着拿着筷子忘情指挥的舟舟,内心感到无比震撼,跑去找胡厚培商量:

“老胡,我想拍一部纪录片,让一个弱智残疾人出现在镜头里,您是否能接受?”

张以庆宽宽的额头,坚定的眼神,给人以沉稳的感觉。

记录一个真实的人,一个真实的生命的初衷,让胡厚培答应了张以庆导演的请求。他理解这件事的意义,不仅仅是拍舟舟,更是拍残疾人。

“一切生命都有尊严”是纪录片《舟舟的世界》片头的一句话,这句话本身就意味着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残缺是生命的遗憾,但不能成为他人漠视的理由。

舟舟是一面镜子,折射出出现在他世界里人与事的真善美,世界的生动与聒噪。

1978年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上帝跟胡厚培开了一个玩笑。

37岁得子的他,没想到生下来一个天生弱智的畸形儿。

后来,孩子的母亲发现这个残酷的事实后,痛不欲生地想和这个傻儿子同归于尽,幸而被父亲救下才得以重生。

舟舟与父母

胡厚培在歌剧院工作,是个低音提琴手。虽脾气暴躁但心地善良。

他已经把自己当做《巴黎圣母院》里卡西莫多般的悲剧人物,“有个这样的儿子,过得再差我也要陪他照顾好他。”

图片来源:纪录片《舟舟的世界》

孩子取名为胡一舟,他的人生如一叶扁舟就这样摇晃着开始了。

胡厚培夫妇只希望舟舟快乐地生活,日后也能有所依靠。日子在他们的忧虑中一天一天过去了,舟舟也在他混混沌沌的世界里渐渐长大。

舟舟的童年时代是苦涩的。由于智力缺陷,他常常受到周围孩子的欺负。那时候,胡厚培给儿子买了很多玩具,有自行车、羽毛球和乒乓球,都被别的孩子抢走了。

舟舟是很渴望朋友的,但那些被他视为朋友的孩子常常不领情,还骂他是傻子。

图片来源:电影《舟舟》

其实,胡厚培心里明白,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儿子,是在保护他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面对种种斜视的目光,胡厚培说:“你可以不爱舟舟,但你不能歧视舟舟。”

当时,有人告诉老胡,武汉有一个供智障人读书的培育学校,建议舟舟去那里读书。

那天是一个晴朗的秋天,老胡带着儿子转了几次车,到了学校。结果到校长办公室打听了一下费用,每月400元。

老胡一下子傻了眼,自己每月的工资是43.5元,两年后涨工资了,到了52.5元,加上妻子的工资每月还不到100元。

那天,胡厚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校长办公室走出来的,他只是觉得天忽然阴暗了下来,大地在脚下旋转。

舟舟不停地在旁边问父亲:“我什么时候能来这里玩?”胡厚培看了眼儿子,不知怎么回答他。

回到家后,老胡对妻子说:“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让舟舟学习,学校进不了,我自己教他!”

从那时起,胡厚培就带着儿子到武汉歌剧院活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大院子代表了武汉的艺术水准。在这里,居住和走出过一大批优秀的艺术家,其中就有著名表演艺术家谢芳。

在这所艺术氛围浓厚的大院子里,舟舟魔幻的人间命运,开始书写。

武汉歌剧院的人们,对舟舟很是照顾。那是八十年代,人与人之间的关怀,是纯粹的。

舟舟长期和艺术家们待在一起,他熟悉这里所有的排练房、化妆室和排练厅,且从不捣乱。

在当时,恐怕没有人像舟舟这样,把自己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都安排在排练厅里。

音乐是有魔力的,音乐可以吸引着舟舟这样的孩子,日复一日地陶冶自己,自由自在地生长。

1984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武汉歌舞剧院像往常一样,树枝轻轻地摆动着,阳光透过树叶照在剧院的土地上。

这一天,看似普通,但对于舟舟来说,却有着超乎寻常的意义。

舟舟在胡厚培同事的起哄下,第一次上台表演指挥《卡门》。

在众人的眼光中,只见他认真地看了一眼乐谱,然后用右手轻柔地举起指挥棒,果断地划起了一道线。

他两只手有节奏地抖动着,神情严肃,可那张脸又分明是一张憨态可掬的脸。

最有意思的是,舟舟的指挥中有一个明显的多余动作,时不时地用左手去推一下鼻梁。也许是一直以来的耳濡目染,他惟妙惟肖地将乐团指挥张起的样子模仿了出来。

他的这个动作,恐怕是唯一不了解舟舟历史就无法看懂的一个动作。

《卡门》序曲的乐声在排练厅里回荡,飘扬在剧院上空。舟舟两手不断地挥动着,一招一式,都是张起的架式。屋子里的人都看呆了,包括胡厚培。

一曲终了,大家才醒过神来。在众人疑惑不已的目光里,舟舟恋恋不舍地走下指挥台,又坐到了他的椅子上。

胡厚培恍若在梦中一般,“这是我儿子舟舟吗?这真的是舟舟吗?”

这一年,舟舟才6岁。

自从这次指挥之后,舟舟就在心里把自己当作了真正的指挥。

第二天的行动,验证了这一点。这天晚上,胡厚培与妻子决定给舟舟以物质奖励。

他们来到商场,面对琳琅满目的食品柜,爱吃锅巴喝可乐的舟舟竟然破天荒地摇了摇头。胡厚培问舟舟:“你到底要什么?”

舟舟掷地有声地吐出来三个字:

“指挥棒。”

回家以后,胡厚培找来一根木筷,将前面部分削尖,又找来黑胶布,将后面一层一层地缠上,一根指挥棒就做好了。

那时的胡厚培,不会想到,这根木筷会给儿子日后的人生掀起惊涛骇浪。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最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