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观察人士:中共对台港政策强硬恐激化对立、推升反中浪潮

台湾总统府(资料照片)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周三(5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明确拒绝中共当局的“一国两制”,再加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首度高调贺电、且直呼蔡英文为总统,都让中国跳脚,除引发国台办抗议外,还招来党媒环球时报在周四(5月21日)的社论中语出威胁:要让“台湾的邦交国基本归零”、或者让解放军的军机军舰朝台湾近一点来宣示主权等。

中共鹰派对台湾的威胁言犹在耳,中国第13届全国人大会议就于周五(5月22日)直接对香港下重手,决定绕过香港立法会的程序,公布制定“香港版国安法”,预计下周四(5月28日)表决通过后,未来将严惩四类在港行为,包括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此举引发了国际社会强烈的反弹声浪。

针对中国一连串对台、对港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观察人士表示,中国的高压手段恐适得其反,不仅威胁到香港长期的稳定、冲击到香港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两岸关系,也只会让港台人民对其更加反感、进一步推升原本力道就不小的反中浪潮。

两岸政策协会秘书长、民进党前中国事务部副主任张百达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过去四年内,中国已挖走台湾7个邦交国,虽然北京出手挖台湾外交墙脚已不是新闻、且中共当局也尚未形塑让台湾零邦交国的正式决策,但中国若持续在军事和外交上打压台湾,只会让两岸关系更僵持、更对立,台湾人也会对北京的观感越来越差,反而不利于中国对台的统一诉求。

零邦交国反效果

他说:“台湾民众会不会觉得,北京这样的做法让台湾在国际上没有空间的话,在政治上会不会走到另一种极端的反应,那种(追求独立的)反应可能不是北京所乐见的,我想,这北京要去评估。”

张百达说,中国常批评民进党或境外势力煽动台湾人反中,但其实,台湾社会之所以反中往往是中国对台打压所导致的。

根据自由时报报导,前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现任华府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Project2049 Institute)”主席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周五(5月22日)也在美国的一场视讯研讨会指出,中国对台政策失败、一国两制在台湾没有市场,完全“是北京自己造成的”,而且中国对台打压越深,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对台湾的支持度也会更高。

地缘政治来分析,中兴大学法政学院院长蔡东杰说,台湾问题现在已升级为美中问题,也就是说,台湾利益已和美国利益捆绑在一起,而台湾也成为美国对中国的筹码之一,因此,基于台湾的战略位置,中国任何对台湾的打压,都会被认为是冲着美国来,也因此,短期内,他认为,中国因为没有能力与美国抗衡、所以不太可能对台湾硬起来,而这种零邦交国的鹰派威胁也可能仅流于口头,两岸之间应会继续维持着冷和平的关系。

台湾问题升级为美中问题

蔡东杰告诉美国之音:“如果是只是两岸关系,对中国来说的话,它可以软硬两手、都可以很灵活去使用,可是它上升到就是美中关系的时候,那其实反而对它来说,它(中国)是有很多很多的忌惮,它必须要很严肃以待这些事情…事实上,你(中国)要对抗的不是台湾、而是美国,所以,严格来说,我觉得,短期之内,一两年之内,两岸之间还是冷和的状态。”

这也就是说,台湾有美国罩着,如果中国真的挖光台湾所有的邦交国,会不会反而引来美国报复,例如让台湾总统直接出访美国,大踩中国的红线,这是中国要打好算盘的地方。

蔡院长说,台独和藏独,对中国来说,是境外的分离主义问题,虽然中国矢言处理,但因为不在其主权范围内,中国很难控制。

港独就不一样了,蔡东杰说,中国原本将香港问题视为准境内的分离主义势力,但随着去年波涛汹涌的反送中运动,香港问题有上升到准境外分离主义的态势,这也是为什么,今年人大要急于透过港版的国安法,把香港问题从准境外问题、拉回到准境内的主权问题。

香港问题位阶:准境内、准境外?

蔡东杰说,透过港版国安法,北京现在“只是先把它的线画出来,就是把香港跟所谓境外势力的那个线画出来,把它主权的声索线先确认下来后,其实,(未来)六个月来才是(它)静观其变的概念,就是,六个月之后,到底它(中国)怎么去落实国安法,就是说,它还是留下一个伸缩的空间,让自己去落实。”

这也就是说,人大下周必然通过港版国安法,但如何落实和手段有多强硬,未来六个月会是观察期。

蔡东杰说,至于国际对香港问题的关注是把两刃剑,正因为反送中运动引发国际关注,因此给了北京维稳的急迫性。他说:“其他的国家越是声援香港,它(中国)的手就下得越重,这是一定的,也就是说,如果只是香港闹,大家(国际社会)就冷眼旁观,其实它(中国)也有容忍的空间,因为它(港独势力)也长不了太大,可是今天如果大家(国际社会)一起去灌溉它的时候,那它(中国)非得把它(港独势力)给放水掉。”

尤其来自台湾的声援,对香港问题有加乘的效果。因此,蔡院长说,中国除了要一定程度压制香港内部的反对势力,接下来,也会试图切割台港之间的连结性。

然而,若香港失去境外势力、包括台湾和国际的关注,香港人的前途会不会落得像新疆一样,被北京一再地以境内分离分子的问题,不断地下重手维稳,这也是令外界非常担忧的地方。

国际声援香港

1989年六四天安门运动学生领袖吾尔开希说,港版的国安法意味着,香港人过去透过抗争要争取的所有自由,中共不仅不给,就连过去承诺过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也都会全部收回。因此,他呼吁,国际社会应加大对香港的支持并施压中国。

他说,中国“这个政权是色厉内荏的,压力从来都是有作用的,只要全球自由的世界面对中国的直接的威胁,终于觉醒,然后回过头来,用正确的态度与中国来直接的对抗的话,不利一定是中国。”

他说,美国的角色尤其重要,因为中国今日的蛮横,是美国和国际社会过去20-30年来的姑息、纵容和“绥靖政策”所造成的,因此,他希望美国能登高一呼、带领全球来导正中国对自由和民主价值所带来的破坏,不过,他也提醒美国,所有对中国的牵制不能只流于口头的警告,必须伴随实质的惩罚,才能让中共领导班子因实质利益受损而有所屈服。

张百达则呼吁中共应落实承诺、而非用高压手段来压制香港,他认为,港版国安法一通过,中共设在香港的国安部门,将更严厉掌控和处置在港的境内外人士,外部势力在香港活动可能受到高度压制,但此法也会影响到香港长期的稳定、以及香港与中国大陆的关系,甚至有可能进一步激化香港的街头抗争,反而不利于中共的维稳方针。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