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天下见水尽半杯

作者:
因为这正是网络世代,小孩都是一个与人隔绝低头看手提电话长大的。进入大学,本可有正常人的谈话与交往,陷入在手提电话里的魂魄唤回来,恢复人类的眼神交流、面部表情沟通,但延长网络授课一年,又把这一代人推回网络萤光幕里去。

武肺全球化,剑桥大学率先宣布,下一学年全年网络授课。全国大学即宣布同样政策。

全年网络上课,没有了大学校园生活。大学生在校园上课,可以是很浪漫的事情。心仪某男生,听讲座时,找一个近他的位子,散席时故意让他看见,青草地上好似偶遇的样子,开始搭讪对话,问哪一本书在图书馆借得到。对方说,我替你借好吗?于是开始在大学餐厅第一次约会。许多人一生美好的回忆,在大学的一所Lecture Room开始。

因为来自中国的一种病毒,致使西方文明国家继续关闭校园一年。在网络听课,中国人最先会想到交了的学费如何能保值,是否应该要校方打个九折。正常人如我,听到此一消息,先往感性处想,觉得在这种世道,今年和明年的大学生好惨。

因为这正是网络世代,小孩都是一个与人隔绝低头看手提电话长大的。进入大学,本可有正常人的谈话与交往,陷入在手提电话里的魂魄唤回来,恢复人类的眼神交流、面部表情沟通,但延长网络授课一年,又把这一代人推回网络萤光幕里去。

多一年这种瘟疫中的授课,最终会多几个年轻人声称抑郁?多一代人性格孤独或社交障碍,以后连开口说一句完整句子的能力退化?或又会多几个几十年后验出视网膜受损或提早青光眼?这一切都不管了,当务之急为遏止武肺死亡人数。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524/1455441.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