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揽炒的终极之路!张昆阳:美国制裁七大终极武器

作者:
美方可制裁港共或港澳办官员。美港关系法同人权民主法授权美国总统,对打压香港高度自治的人士作出制裁。措施包括:冻结在美资产,户口及取消现有签证和禁止其再申请签证。过往美国制裁新彊显示美方并不会放过地方政府架构官员。从新彊大规模侵犯人权的案例中,制裁措施包括党委书记陈全国及当地公安部。可以预视美方将同一样制裁香港官员。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喊话,表明本星期内会采取反制措施应对中国在香港推行国安法的威胁,美中新冷战一触即发。然而,即使美国在今星期采取制裁行动,我们也不应天真地以为这场大国博弈便能就此结束。事实上,参考贸易战美中互相交锋也超过数回合,今次就着香港议题美中的博弈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就能轻松解决。想必大家也会在互相试招,那么究竟美国所谓的制裁其实具体内涵和实际板斧到底有什么?其实美国拥有的制裁武器不少均是核弹级选项,如非必要美方不可能轻易动用,尤其美国商会在香港拥有一定程度的利益。但事到如今,自由主义下的商贸利益是否真的能确保美中关系不会再恶化走向更极端的一步?如果贸易真的「大哂」,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实也不会爆发,德国跟全欧洲应该还是良好的贸易夥伴。所以踏入2020年,与其选择「积极理性」但继续错判,倒不如一起沙盘推演时势还可以怎样坏落去。这里我不妨抛砖引玉,向大家讲解美国有可能动用到的制裁七大武器,如果这些武器都用上场,中共可以怎样回应我们就屏息以待。

1.制裁港共或港澳办官员

美方可制裁港共或港澳办官员。美港关系法同人权民主法授权美国总统,对打压香港高度自治的人士作出制裁。措施包括:冻结在美资产,户口及取消现有签证和禁止其再申请签证。过往美国制裁新彊显示美方并不会放过地方政府架构官员。从新彊大规模侵犯人权的案例中,制裁措施包括党委书记陈全国及当地公安部。可以预视美方将同一样制裁香港官员。同一时间,美国参议员Chris Van Hollen和Senator Pat Toomey为了声援香港人已经提出一项两党法案,以制裁执行港区国安法的中国共产党官员和实体(entities),而法案亦将处罚与实体有业务往来的银行,一旦法案通过美国绝对有权制裁港澳办的夏宝龙和骆惠宁,并且制裁一些与他们有联系的银行,务必封锁他们的海外资产。

2.制裁中资

在1977年生效的《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赋予美国总统广泛权力,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便可以限制美国企业甚至整个经济产业的国际商业活动,以应对外国的异常情况或特殊威胁,但这里所指的「紧急状态」并非真的很严重的那种战争状态。事实上,总统特朗普在今年五月初才利用这条法例的权力签署行政命令限制美国电讯企业采购中国制造设备(例如华为)一年。

因此美国政府绝对可以运用这项权力去针对不让美国企业跟中国企业合作,从而打击中国本地经济。

即使不动用这法例,过往美国亦为打击协助在新彊侵犯人权的公司,使用国会通过的法例制裁为解放军提供武器和监控系统的公司,亦禁止向列入实体清单的企业出口敏感科技。

加上,美国商贸部以往也试过制裁伊朗,对其银行作出巨额罚款,同时禁止美国企业与伊朗银行交易,变相阻止它在美国营运。可以预见中资企业,支援中国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的企业亦被制裁。尤其《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列明了美方可制裁支援中国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的企业,例如 Sharp Eyes, Skynet, 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以及其他可作大规模人群监控及行为预测管理的系统(other systems of mass surveillance and predictive policing),所以美国借住这次事件借力打力限制众多中资绝非不可能。

3.停止向香港出口敏感科技不承认香港船只飞机认证

美港关系法表明香港的特殊地位将不会限制美国对港出口敏感科技。若美国认为香港的高度自治受到威胁,可停止向香港出口高科技产品。于是中共将无法再以香港作白手套偷取敏感科技。

同一时间,美港关系法列明美国在主权移交后将承认在港注册船只及飞机。不少中资在港注册货船作掩饰,美国可禁止这些货船在美国靠岸。实际影响可迫使其改变航道,增加营运及香港和中国企业对美贸易成本,破坏整个生产链。

再者,美国及欧洲对中国实施的军事相关设备出口管制并不适用于香港,所以过去中国经常被发现在香港设立众多公司,在利用香港名义的船只去入口那些受管制设备,再转运至中国,所以限制香港的飞机船只亦可达致对中国施压的目标。

4.取消香港世贸成员待遇

1992年制定的《香港政策法》列明美方基于香港拥有在关税暨贸易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前身)的成员身份而不会对香港制造的出口产品有歧视待遇。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成立,香港作为创始成员比中国更早「入世」,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世贸组织规定成员需要在对外贸易关系和参与世贸事务上享有「完全的自治权」,但中国不断利用香港买卖军民两用敏感科技,以及为中国公司逃税,令香港被视为缺乏自治权;大湾区规划亦令香港经济自主失陷。随着香港自治沦丧,美国对香港与中国一视同仁,美方或会动用影响力,呼吁盟友动议将香港踢出世贸,杜绝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在世界贸易组织可以拥有三票(中国、香港、澳门)的荒谬现象。一旦香港不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很多双边的自由贸易协定便要重新签署,但外国政府又不一定以最优惠的形式看待香港,香港货品进口其他地方的关税必然会提高,香港竞争力大为下降。届时,香港的贸易和金融服务必定受到很大的冲击。

5.停止两地交流

《香港政策法》支持加强美港交流,促进两地文化、科学、教育和学术互动。随着香港自治地位不保,美国不再视香港为有别于中国的地区,或会收紧港美学术交流活动,限制交换生名额或研讨会,把香港从国际学术、文化圈仲排挤出去,令香港学术机构排名和国际竞争力大跌,甚至将香港踢出美国 Fulbright Academic Exchange Program,削弱香港国际地位和文化纽带。

6.降低香港护照待遇级别

美国制裁或会令香港特区护照得不到国际认可。在美中关系恶化之际,美国大可收紧港人赴美签证要求,甚至鼓励其他盟友国家取消对香港的免签资格,令广受多国认可、168个国家免签的香港护照,变成与只得45个国家免签的中国护照同等地位。香港人将不能如以往般,自由畅游世界各地。

7. SWIFT制裁实施外汇管制

美国可利用 System SWIFT对香港金融市场实施制裁。SWIFT系统为各国依赖的一个结算系统。假如某些金融机构不合作,即不愿意交出制约对象客户的资料及冻结其户口,便有机会禁止该金融机构连接SWIFT进行以美元为主的结算,直至彼等愿意合作。未能以美元结算,等于宣告该机构倒闭阵亡,不能再做「白手套」。有论指,中国会尝试把区块链技术加入到 CIPS(China International Payment System),以减低制裁的冲击。区块链技术作为结算工具是否成熟存疑,但中共可能面临新彊和香港事务的双重制裁,只能边试边用。

美国曾对为北韩和伊朗提供服务的银行进行「斩首」,例如澳门的诚兴银行就曾遭制裁。

更甚的是假如港元由联系汇率转为挂鈎人民币,基于人民币仍未是自由兑换的货币,更会因人民币积弱而拖累港币价值下跌。为控制外汇进出 大陆,人民币汇率由中国人民银行操控,这点不会改变。因此,港币亦会随中国经济波动大上大落,香港并不宜再作交易中心。

由于中国一向管制外汇进出,外资投资中国,必须先将手上外汇结存于境内银行体系,并由此兑换为人民币作为造生意的资本。近年中国政府为遏止外汇流失,外汇易进难出,这在外资撤资时未能换回外汇的情况屡见不鲜。

近年中国外汇储备捉襟见肘,中国四大银行和地产商普遍在海外发行大量以美元计价的企业债。这些企业债很快面临偿债期,恐怕中国地产商手持的外汇不足以埋单,最后触发连环破产的风险。如果美国在香港实施外汇管制不容许这些国企在香港自由汇出美元,那么他们的日常运作甚至长久以来累积的经济问题例如坏帐等便会爆煲。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