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港台娱乐 > 正文

追过邓丽君 一晚输700万 被封杀15年 他还是台湾歌坛传奇

上世纪80年代,新加坡,刚刚演出完的邓丽君从电梯门里走了出来。

一个五短身材,鼻大脸方的年轻人,嗖地一下出现在她面前,他手捧鲜花,笑吟吟地朝邓丽君走去。

工作人员们已不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个人三番四次出现在有邓丽君的秀场,变着花样哄邓丽君开心,有时候一送就是一百束花,花上还写着“问彩云何处飞,愿我心永相随”。

他的凶猛攻势,持续了整整2年,在那个年代,敢追邓丽君的,就只有他和成龙

他的名字,叫做高凌风。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火光,照亮了我……”

1987年春晚,跨越海峡而来的费翔用一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点燃了整个大陆,这首歌成了当年红极一时的歌曲。

很多人不知道,这首歌的原唱是一代天骄“青蛙王子”——高凌风

就在费翔把他的代表作唱红大陆的时候,高凌风陷入了人生中一个最大的低谷,自此开始了近15年的挣扎。

有时候,人太早成功,可能是一场灾难。

 

高凌风本名葛元诚,1950年2月28日,出生于台湾高雄县冈山镇的空军眷村,父亲是一名军人,母亲是越南人。

小时候,他与父母姐姐四人住在公家配给的逼仄宿舍里,生活相当拮据。

老爸希望葛元诚好好念书,将来有学问,找个好工作,但葛元诚却不这么想,他沉迷音乐,只想成为猫王和汤姆•琼斯,成绩垫底,差一点被学校劝退。

19岁那年,就读于中国文化学院的他组了个乐队。

有一回,有个大人物要听合唱团表演,乐队被借了过去。

演出现场,由于咖位小,高凌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乐队和别人一起表演,自己身为主唱却只能搓搓手站在一旁。

这时,那位看表演的大人物注意到了他,很善意地邀请葛元诚也上台唱一曲。

葛元诚心中惊喜,有时候一个不经意得来的机会,改变的是一个人一生的命运,颤巍巍地上了台,架起话筒,唱了起来。

等他一曲唱罢,那位大人物没有开口,却仿佛若有所思。

片刻后,那人把葛元诚拉到一旁,像交代什么秘密似的说道:“你们这个团,只有你会红!”

葛元诚听到后震惊不已,这位大人物,不仅给了他信心,后来更成为了他的伯乐。

她的名字,叫琼瑶

听完歌的琼瑶对葛元诚的才华心醉魂迷,她不仅给葛元诚的乐队赐名“火鸟”,更推荐葛元诚到刘家昌(《往事只能回味》作者)的“美琪饭店”驻唱,自此葛元诚开始崭露头角。

20岁出头,就得到琼瑶的加持,葛元诚扣开演艺圈的大门显得毫不费力。

但他还不知道,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

1974年,琼瑶正式邀请葛元诚为她的电影《女朋友》演唱同名主题曲,此歌搭配热映的电影,葛元诚一炮而红。

也就是在那时,他将自己的艺名改成了《女朋友》男主角的名字——高凌风。

一年后,他直接主演了琼瑶的电影《剪剪风》,在那个年代,担任琼瑶电影的男主,是极少数人才有的荣幸。

又过了一年,高凌风继续出击,推出了曲风怪诞的《泡菜》一歌,震动台湾及东南亚,借此巩固了他在演艺圈的地位。

等到琼瑶剧霸屏的80年代,高凌风又受邀演唱了《烟雨蒙蒙》的主题曲《濛濛烟雨》,以及《在水一方》的同名主题曲。

还翻唱了许多欧美金曲,当中就包括著名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和《恼人的秋风》。

他独特的无颤音鼻腔唱法,不高的身材,不小的鼻子,总是伸展不开的四肢,永远猫缩起来的脖子,再加上每次都是红红绿绿眼花缭乱的演出服,让他有了“青蛙王子”的美称,也有了一大批忠实的拥趸。

每一次,只要有高凌风的地方,就人气爆棚。

那时的他,在一众艺人里独树一帜,辨识度极高,要作品有作品,要名气有名气。

志得意满,顾盼自雄。

高凌风的演艺之路,从一启程就光芒四射。

有人说,顺风顺水的日子,是最危险的。

过于顺遂会让一个人产生“我无所不能”的错觉,然后在不自知中渐渐引火烧身。

80年代,台湾秀场文化盛行。

在台湾秀场界,张菲、猪哥亮、邢峰、高凌风和倪敏然有“南猪、北张、中邢峰,高凌风草上飞,倪敏然总管”的合称。

这些人全是秀场的红人。

不过他们当中最吸金,最能挣钱的,还是高凌风。

当时的高凌风是实打实的秀场宠儿,一个晚上能挣十几万台币,两三个晚上,高凌风就能在台北买一栋百来平米的公寓。

那时的他穿金戴银,买4辆豪车,找4个司机,出入有8个保镖前呼后拥,投资了台湾最大的夜总会,还去追求一代歌后邓丽君。

对那时的他来说,挣钱,太容易了。

于是,失去了动力的他开始懈怠自己的演艺事业。

1983年,如日中天的高凌风被台北西门町宝马歌厅用一天24万的高价挖角,结果他收钱唱了4天就“失踪了”。

这间宝马歌厅的经营人来头可不小,是台湾黑道竹联帮中山堂堂主董桂森。

被高凌风放鸽子之后,董桂森气不打一处来,宣布在北部封杀高凌风。

无奈,高凌风只好跑到台湾南部的高雄,寻求另一位黑道大哥杨双伍的庇护。

来到杨双伍的场子,他又故技重施,拿了钱不干活,跑去唱别人家的场子,这下子又惹恼了杨双伍。

一个表演日,高凌风演出完毕从高雄歌厅出来时,忽现两名黑衣人尾随其后。

高凌风见苗头不对,赶紧跑进暗巷里,任身手再敏捷,也躲不过飞快的子弹。

啪!

一声枪响后,一颗子弹打进了高凌风的右大腿。

等被送到医院时,他已经严重失血,最终紧急开刀才保住性命。

那一次,高凌风一共缝了9针,大半年时间没有办法好好走路。

后来高凌风因为这件事情产生心理阴影,私自携带枪支防身,以致被台湾警方拘留了3个月。

受伤的同时,高凌风还沉迷声色,掉进了赌博的魔窟里,曾经一个晚上就输掉700万台币。

曾经的青蛙王子,沾上了泥土和腥臊的烟火气,活像一只丑态毕露的蛤蟆。

高凌风不在意这些,他仍然是高高在上的秀场宠儿,有的是才华,有的是资本,只要上了台,只要拿起话筒,他知道钱总是会来的,观众也一定会忘记他所有荒唐。

事实也确实如此。

令他没想到的是,很快,他连台也上不了了。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砍柴文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娱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