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北京根本不懂 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

作者:
中共外交部的华春莹在推特上,讽刺白宫发言人,模仿被杀死黑人的话,“我不能呼吸了”。讲这话的时候,她有没有想过,多少中国人正躺在地上,脖子就在共产党的膝下,无法呼吸,即将死去?北京看美国好戏,不但不了解美式民主,更不愿面对香港现实,“暴君的鲜血”即将洒满神州大地。

正因为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才能逼迫政治精英仔细聆听民意(汤森路透)

抗议美国黑人被警察拘捕死亡的街头暴力,扩散到全美国。暴力一直是美国民主的一个特点,自殖民时代就普遍发生,但暴力抗争不但不是美式民主的缺陷,反而是其长治久安的重要特质。值此中共官方借由美国街头暴力,嘲弄美国,并合理化共产党在香港的“镇暴”作为,我们民主阵营更应该了解这个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没有了解,才会惧怕,才会灰心丧志。

“民主”曾是一个脏字

1795年,华盛顿总统任内,美国和英国签了有名的Jay Treaty,美英和平解决自独立战争来的持续纷争,确认英国在大西洋的海洋霸权,确保美国船只不受英军骚扰,但也等同在英国和法国之间,选了英国站边。这个协定让美国社会起了巨大的骚动,因为从独立战争以来,反英的情緖仍然高涨,对接踵美国发生革命的法国,充满同情。于是暴力抗争四起,开国元勋、卸任财长汉弥尔顿,在纽约街头面对抗议群众,试图说明和平协定对美国安全的重要,但发狂的群众完全无法理性沟通,拿石头砸破了汉弥尔顿的头,逼得他仓皇退场。

这种民主的暴力性格,是许多开国群贤一直所担忧。一个现在比较少用的英文字,licentious,是开国之初,常用来指责对手支持民主的暴乱、肆无忌惮。没错,“民主”在美国建国之初,是一个脏字。治国菁英如汉弥尔顿和签定协定的大法官约翰‧杰(John Jay),拥有过人学识和洞见,把协定的必要性说明地相当清楚,对国家未来发展这么重要的事,理应在国会轻骑过关,怎么可以在暴民胁迫下,作出违反国家利益的决定?

但正因为民主的暴力性格,才能逼迫政治精英仔细聆听民意。这个民主程序,如果没有反对党制衡的力量,没有民众用暴力表达心声的机会,不可能完备。也许汉弥尔顿等人,不经民主程序得逞,但因为他们的正直高贵,所以可以保持美国走在正轨。但如果下一个有私心的政治人物,仿效精英治国的自大行事,那受害的就会是国家社会。自大行事慢慢就变成握权不放,贪污腐败,就会接续而来。也许群众是暴力的,但去除民意直接发声的管道制度,发生的暴力更为可怕。而这个民众施用暴力的过程,也要逼迫这些自以为是的政治领袖,把政策说明的更清楚。

严格的分权制衡

美英协定,在声望还是很高的华盛顿加持下,顺利在国会过关。民主到头来,还是个数人头的比赛。但这个数人头的比赛,如果没有美国宪法的框架,民主的暴力,会像是打乒乓球一样,你来我往,越演越烈。美国制宪会议群贤,因为顾忌民主的暴力性格,所以刚性地定下严格的制衡机制,总统和国会的相互制衡,州和联邦政府的分享主权,还有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权分立,不让人多的一方,轻易地可以民主制度,霸凌少数。因为有这样的民主程序,所以街头暴力,不会演变成革命事端。

美国的民主暴力,挺过了1968年的反战激烈抗争,挺过了1992年的洛城暴动,更挺过了南北战争。(汤森路透)

执政党掌控国家机器,不是永恒不变。这也是为什么亚特兰大的市长,日前出面和抗议群众对话,她说,如果你有不满,下次用选票讨回来,不要滋事。

因此美国的民主制度,让街头暴力变成反对力量发泄不满的方式,不是坏事,反而是国家正常发展的重要机制。对喜欢讲“团结和谐”的中国人来说,这是很难理解的一个民主哲学。美国的民主暴力,挺过了1968年的反战激烈抗争,挺过了1992年的洛城暴动,更挺过了南北战争,现在发生的街头抗争,和南北战争相比,只是小菜一碟。

南北战争的本质,就是民主制度如何处理多数暴力走到了死胡同,而不得不用更大的暴力解决。南方白人奴役黑人,那是多数欺凌少数的极致,而人多的北方,逼迫南方放弃长期的制度,也是多数欺凌少数。这两个美国宪法下的民主问题,最后要靠打一仗,死了几十万美国人才解决。

美国今时今日的问题,美国白人警察伤害黑人事件,虽然仍有很多,但种族问题,不但远远好于南北战争前的状况,连六零年代民权运动前种族隔离的情况,都远远要好的多。实在很难让人相信,现在的街头抗争,会有任何结构性的改变。也就是说,不久之后,美国社会就会船过水无痕。但这不代表,现在上街头的民众,就是白费功夫。

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革命”(编注:自由)的浪漫情怀,仍在美国社会存续,这不见得是坏事。这是让一个长期安逸、发展自由的社会,一个重新注入新生激清的好方法。起草独立宣言的杰佛逊,在听闻美国立国后第一个农民起义时,他说,“自由之树,需时不时,用爱国者和暴君的鲜血浇灌。”“上天不允许我们,每二十年,不出一次这样的反叛”。

美式民主的暴力性格,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革命的浪漫情怀,仍在美国社会存续,这不见得是坏事。(汤森路透

共产党侮辱自由与民主

反叛的精神,是美国这个自由的共和国维持长期自由的重要关键。把美国警察镇压暴乱,比为香港黑警在街头凌虐香港青年,那是污辱了自由一词。

自由的美国人,在民主制度的保障下,得以自由发展、随心创作、生产财富,过上幸福的日子。适当地发抒对政府不满,就算时有暴力,也无伤大雅。但在香港青年面前的,不是一个有民主制度保障的未来,而是夺去一切希望的共产政权。即将失去所有自由的香港,不是上街头抒发对政府不满而已,这是反抗暴政,这是革命战争。

中共外交部的华春莹在推特上,讽刺白宫发言人,模仿被杀死黑人的话,“我不能呼吸了”。讲这话的时候,她有没有想过,多少中国人正躺在地上,脖子就在共产党的膝下,无法呼吸,即将死去?北京看美国好戏,不但不了解美式民主,更不愿面对香港现实,“暴君的鲜血”即将洒满神州大地。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