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外交专家:支持川普撤军 德国不再是自由世界抗敌的可靠盟友

图为2018年12月27日,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拜访美军驻德国的一个空军基地。

国家利益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战略与公共外交高级研究员惠顿(Christian Whiton)周二(6月9日)撰文说,川普总统下令从德国撤出9,500名美军的决定是正确的,而且还应该做更多。因为德国乃至欧盟在自由世界与中共和伊朗的斗争中站在了错误的一边,已不再是自由世界抗击主要敌人的可靠盟友。

惠顿还曾是川普和小布什政府的高级顾问,他周二在福克斯新闻网的文章说,川普总统近日做了一件非常正确的事,下令从德国撤出9,500名美军,使驻德国的美军兵力减少到25,000人。对此,德国政府大西洋关系协调员拜尔(Peter Beyer)傲慢地称其为“完全不能接受”。

德国及其主导的欧盟经常违背美国的利益。他们不应该得到美国的资助保护。

当《华尔街日报》首先报道撤军的消息时,欧洲官员和主流媒体震惊不已。他们不断告诉我们说,德国和欧洲其他地区是我们最亲密的盟友。

希望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教训,因为德国只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盟友而已,与我们在国际上面临的重大挑战无关,甚至有害。

例如,德国与法国和英国联合,积极反对美国的伊朗政策。这三个国家反对川普总统终止奥巴马-拜登时代对德黑兰的绥靖政策。今天,他们正在创造性、大力地破坏美国对出口恐怖主义的伊朗政权的金融制裁。

德国领头创建了支持贸易交易的工具INSTEX。从理论上讲,这将允许与伊朗进行的交易避开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金融体系。川普总统对伊朗的制裁之所以如此有效,是因为制裁阻止了全球任何一家银行与伊朗进行交易,除非该银行不在意被排除在以美元计价的交易之外。这对任何银行都相当于死刑判决。

德国外交部在3月表示,它已用INSTEX与伊朗进行了首次交易。如果不加以惩罚和继续扩大,这种作法可能会破坏美国政府应对威胁的最强大的非军事工具。而这种破坏是来自于喜欢谈论软实力的所谓“盟友”。

在自由世界与中共的斗争中柏林也站在了错误的一边。今年9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将欢迎中共独裁者习近平来到在莱比锡举行的大型欧盟峰会。在讨论议程时,默克尔始终回避有关人权和北京赤裸裸在香港夺权的问题。

默克尔所在政党的一位高级成员最近表示:“旨在孤立中国(中共)的政策不符合德国或欧洲的利益。”柏林仍然以为,中国14亿消费者将会使德国变得富有,即使美国和亚洲国家已经从这一神话中清醒过来了。德国还拒绝在其5G电信网络中禁止使用华为设备,从而使德国在全球数字化发展中与中共站在一边。

在美国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中,德国也是帮倒忙。来自俄罗斯所谓的可怕威胁是美国驻军德国的首要原因。但柏林一直在努力实现莫斯科关于从俄罗斯通过波罗的海到德国的“北流2”(Nord Stream2)天然气管道计划。该项目将使欧洲更加依赖俄罗斯的能源,并承受俄罗斯的政治压力。

在对美国持续不公平的贸易问题上,德国也没有做任何让步。这是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当时华盛顿不介意吃亏,以帮助西欧与前苏联集团进行斗争。

今天,美国仅对德国汽车征收2.5%的关税,而德国对美国汽车征收不公平的10%关税。这是去年670亿美元商品贸易逆差的原因之一。这种不公平现象在整个欧洲都存在,最明显的是法国对美国农产品设置了很高的壁垒。

在当前美国应对主要来自中共和伊朗的挑战中,欧洲根本就无关紧要或是在起反作用。

在川普总统一再要求下,北约声称增加了2,000亿美元的国防支出。但这个数字总是基于“创造性”的算法,没有反映美国之外的会员国的实际国防预算。而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导致经济停罢后,增加国防预算的要求又被忘记了。

川普总统从德国撤军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对欧洲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教训。那就是,当他们与我们的敌人沆瀣一气时,我们将不再是保护伞。

在欧洲没有就贸易和外交政策迅速回应的情况下,川普总统应该走得更远。川普总统应从德国撤出所有美军,并降低我们在北约的成员资格,就像瑞典等非成员国一样,成为更为被动的和平伙伴关系。此外,还应在关税和其他贸易关系上实行对等。

21世纪自由世界的先锋与上世纪不同。其核心仍然是美国,但日本、台湾、韩国、波兰、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一线国家也是关键的。就像冷战期间一样,并非所有这些国家都是民主国家,但它们是自由世界抗击主要敌人的可靠盟友。

德国、欧盟和北约充其量只是在占便宜,是无足轻重的,更多的时候是一个包袱。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