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岸青被逼疯后

作者:

毛岸青是毛泽东与杨开慧所生的第二个儿子,1923年11月出生在长沙。1927年国民党实行“清党”,杨开慧带着3个儿子到乡下躲避,但最终还是被逮捕。由于毛的冷血,不加以营救,杨开慧被枪决,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人则被保释出狱,由外婆抚养。其后几经辗转,毛岸英、毛岸青于1936年被送往莫斯科,进入国际第二儿童院。毛岸青的俄文名字为亚历山大。

1947年,毛岸青回国,并加入中共,在黑龙江从事土改工作。1949年中共建政后,他成为军人,挂阶中校,在军事科学院从事编译工作。1951年秋,毛岸青与领导发生口角,毛泽东下令他写检讨,将他逼疯,使其数度住院,最终成为了一个废人。

林彪之子林立果在其秘密制定的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中也证实:“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押的关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这里所说的“他”指的就是毛泽东。

毛岸青患上精神疾病后,情况时好时坏。1960年1月,毛岸青在大连疗养期间,毛泽东与张文秋以亲家形式,撮合毛岸青与张文秋的次女、北京大学学生邵华结合,二人随即于4月下旬在大连结婚,至1962年春天回北京。而当时医院提出,按照法律这种病人不能结婚,但因毛同意,医院也不敢公开反对。

在毛岸青和邵华回北京后,毛接见了他们,三人留下了一张合影(网上可以见到)。令人讶异的是,毛与儿子毛岸青没有任何身体上的亲密接触,甚至表情也十分严肃,但右手却和邵华十指紧扣;而毛岸青给人的感觉是诚惶诚恐、浑身的不自在。父子关系、公公与儿媳关系的错位自然让人们产生了联想。毕竟在那样并不开放的岁月,身为老公公的毛再疼爱儿媳,也不用“十指相扣”吧,而这样的场景通常发生在恋人之间。

毛泽东与邵华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许江青的哭诉可以让我们窥知一二。1966年文革爆发后,毛指派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副组长江青等去北大,召开万人大会,北大附中全校师生也全部到齐。然而,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江青的发言将矛头指向了邵华:“邵华是北大二年级的学生,她妈妈张文秋很坏……张文秋有野心,我不同意邵华和毛岸青结婚,……他们……就结婚了!”说着,江青还哭出了声。当时,全场各色人等都傻了,不知该喊什么口号才是,邵华在会后则马上跑掉了。

按理说,江青根本没必要干涉非自己所生的毛岸青的婚事,除非她与邵华有什么过节。而有消息称,毛泽东和张文秋早年时就有一腿,在张无望进驻中南海后,张遂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先后贡献出来。大女儿刘思齐嫁给了毛岸英,可惜毛岸英早死;二女儿嫁给了精神有疾病的毛岸青,但却与老毛关系不清不楚。想必这一切江青都是心知肚明,但却是有苦说不出。

1970年1月17日,邵华诞下了儿子毛新宇。坊间传是其与老毛乱伦的结果。是否如此,笔者暂不下断言,由读者判断,但有两个事实大家要知晓:一是邵华与老毛的关系确非一般,她不仅可以随意给毛拍生活照片,而且在中南海还有自己的一个暗房冲洗照片;此外,她可以随意出入毛的居所,而这样的权利连江青以及毛的所有孩子都不具备。二是老毛终生未见自己唯一的“孙子”毛新宇,这是否有悖常理?

如今,当事人大多已死,但毛新宇这个活宝的存在却让人无法忽略这段可能存在的丑闻。

至于毛岸青一生过的如何,他自己是最为清楚的。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了一篇题为《在毛岸青、邵华家做客》的文章,内中写道:54岁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时,熟悉的景物才使他想起了一件与“父亲”有关的故事。小时候自己打碎了一个瓷杯,遭到父亲的训斥。而母亲,在他心中的印象深多了。幼年时代,他一直在开慧妈妈的身边成长,曾用名叫“杨永寿”。当几十年后,他含着热泪来为妈妈扫墓时,来到板仓旧居,他在签名簿上写下了“杨岸青”三个字。

一生懦弱的毛岸青将自己的签名写成了“杨岸青”,应该是他内心最真实的写照吧。在他的心中,父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呢?严酷?无情?不伦?好色?或许只有其自知。

毛岸青晚年居于北戴河总参疗养院,以写作与静态活动为主,因十分低调,基本没有关于他的新闻。其后他行动不便,2007年3月23日凌晨在北京301医院去世。2008年12月,其骨灰迁至其母陵园。生在帝王家的毛岸青悲剧的人生又是谁造成的呢?

2013-08-02

责任编辑: 吴量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