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陈诚回忆录:清末民初的乱局是中共发展壮大的土壤

作者:
袁世凯以一代权奸而为开国总统,他自己先道德破产,则由他所领导的政府,由他所发动的政治,如何能不成为一团烂污?共党之为患是在国民革命军旗帜下寄生长成的,是由剿共军的补给壮大的。这是无可讳言的事实。当然共产党是祸患的中心领导力量,但没有武装的共产党,只能在言说文字上捣乱,除淆惑观听外,尚难成为大害。共产党而拥有武装,于是为虎傅翼,出而食人,遂成为无可避免的后果。

二十年秋,政府征调大军进行第三次围剿。共军知我军交通困难,补给不易,利在速战,以“坚壁清野,避实击虚”为计,不与中央军主力接触。我军正在捕捉其主力予以聚歼之际,适“九一八”事变发生,剿共军事,又因之暂归停顿。时二十六路军孙连仲部驻守宁都,孙因事不在军中,其参谋长赵博生固共产党徒也,乃利用机会,一面勾结共党,一面煽动所部叛变。旅长季振同及董振堂,均为所惑,旋即一同叛投共军。共党中央收编叛部成立第五军团,辖三个军。即以季振同为军团总指挥,董副之;并以萧劲光为军团政治委员,刘伯坚为政治部主任。据共党机关报《红色中华》第二期所载,共党此次获枪两万余枝,兵员一万六千余人。于是赤焰益炽,攻赣州,陷南雄,占领漳州,几有不可复制之势。斯时赣南闽西二十余县,尽为共军所据。彼等顾盼自雄,遂于十一月七日苏俄十月革命纪念日,在瑞金叶坪召开中华工农兵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议决政纲、宪法、土地法、劳动法、红军问题、经济政策等重要法令,并颁布之。同时宣告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正式成立。定瑞金为伪都,改称瑞京,设伪中央政府于此。

此次伪大会选举毛泽东、项英、张国焘周恩来、卢福坦、朱德等六十三人为共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以毛泽东为主席,项、张副之。该会下设人民委员会,为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行政机关,亦以毛为主席,项、张为副。此外以王稼蔷为外交人民委员,朱德为军事人民委员,项英为劳动人民委员,邓子恢为财政人民委员,张鼎丞为土地人民委员,瞿秋白为教育人民委员,周以栗为内务人民委员,张国焘为司法人民委员,何叔衡为工农检查人民委员。中共“国”由此正式开锣,共党为患由此更一发而不可遏矣。

综上以观,共党之为患是在国民革命军旗帜下寄生长成的,是由剿共军的补给壮大的。这是无可讳言的事实。当然共产党是祸患的中心领导力量,但没有武装的共产党,只能在言说文字上捣乱,除淆惑观听外,尚难成为大害。共产党而拥有武装,于是为虎傅翼,出而食人,遂成为无可避免的后果。

不过物必先腐而后虫生的道理,我们尤不可不加以确认。中国自清季以来,民生凋敝,政治腐败,都到了极端严重的地步。民国肇造,一开始就付托非人。袁世凯以一代权奸而为开国总统,他自己先道德破产,则由他所领导的政府,由他所发动的政治,如何能不成为一团烂污?因而继革命的军事破坏之后,又加上他的人心破坏,遂使民生国计,较之清末,尤有江河日下之势。当时显著的现象是:既得权益阶级骄奢自恣,荒淫无耻;被摈弃的大众,沦落失所,甚至饥寒交迫;外侮凭陵,内乱时发,国几不国。

以上三种现象,互相激荡,就产生以下的结果:被摈弃大众之有知识者,有的就想做黄巢、宋江,有的就想做高不危、牛金星,其椎鲁无识者,可以投军为兵,也可以入伙为匪,反正吃饭要紧,什么叫兵,什么叫匪,还不都是那么回事。历代大乱,无不起于饥民和沦落失所的知识分子之众多,往事历历,可覆按也。

所以共党为患,直接原因是共党攫夺武装的成功,间接但是基本的原因,却是由于若干年来的政治败坏人民失所。履霜坚冰至,固非一朝一夕之故也。

第二节共党为患的惨烈

世称黄巢造反,曾“杀人八百万,流血三千里”,考之正史,此说并无所据。惟黄巢残忍嗜杀,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杨复光陈破贼事状,说巢贼“物无不害,恶靡不为”,已可见其为祸之烈于一斑。

献忠荼毒生灵,距今不过三百余年,仍为家喻户晓之事。至今成都少城公园尚存有张献忠所书之“七杀碑”,其文为:“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以杀人为报天养人之法,是何理性?真是匪夷所思。

共党以流寇方式起家,对于历代流寇,尤其是黄巢献忠,素极奉不崇敬,大有奉为“先贤”、“先烈”之意。其实他们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他们这三十年来在中国所造的孽,虽起黄巢献忠于地下,当亦有自愧弗如之感。

大陆沦陷之初,港澳及各地华侨,对于共党表示好感及寄以希望的,可谓大有人在。然而仅只一两年的时间,人心为之大变,希望破灭了,完全变成绝望,好感消失了,完全变成咒诅。至今无论海内外的中国人,除去已失人性的共党中,形成“新阶级”的人物外,对于共党不存“时日曷丧,与汝偕亡”之想的,可说不可能有这样的人。

共党仅仅在一两年之间,使华侨对它的观感形成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其故安在?最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由于他们太残酷,使人人觉得在共党统治之下,生命财产毫无保障,所以才毅然决然的摒弃了对他们的幻想。

共党之嗜杀,不但数量上跨越黄巢献忠,其手段之惨毒,也有非黄巢献忠所能想望者。他们创造发明了许多酷刑,使受害者虽欲求死而不可得。三十年来关于这类事故的报导,俯拾即是,我们不但不忍卒听,而且也不忍备言。

单就杀人之多这一点来说,共党所造成的纪录,称得起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陈诚先生回忆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