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仲明: 武汉肺炎 引人深思的几个比较

作者:

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的爆发已有半年。到6月中旬全球确诊人数超过800万,分布于180余个国家。瘟疫的传播是有迹可循还是随机散播?科学家们并未给出确切的结论,因为疫情看起来无规律可循:西方国家与中国相隔千万里之遥,而且医疗、公共卫生力量首屈一指,但是美、英、法、德却是疫情重灾区;台湾香港中国大陆紧紧相连,但是疫情只不过是其他国家的零头。

然而,当我们用解剖麻雀的方式来观察这半年来的疫情时,却有了意外的发现。

一、美国各州疫情与中共关系的比较

至6月中旬,疫情数字最高(中共数字未能确认)的是美国已接近220万,但如果仔细看各个州不同的情况,却有一个显著的现象。

设立在美国的全球统计网站Worldometer.com对美国50个州按照中共病毒感染人数进行了排序。纽约州加州新泽西等都是重灾区。

就在这时,有人无意中看到了2019年6月,与清华大学有合作关系的中共智库“民智研究院”曾发表了一份题名为“美国各州对华态度全景——州长篇”的重磅报告,报告中对美国50个州的州长对中共的态度进行分类,就各州的贸易总量、GDP进行排名,并且按对华贸易额排列出前10名和后10名。而将这个排序与各州疫情排名对照时,令人惊讶的是两个排行榜有着高度的吻合性:Worldometer.com的数据显示,受中共病毒感染最严重的15个州中,9个来自中共智库报告中对华贸易前10名。

也就是说,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在美国的重灾区都是和中共贸易密切的那些州;反之,与中共关系疏远的,在当下疫灾中都比较幸运。

表一:中共2016年智库报告中对华贸易总量排名前10位的美国州。

表二:截至2020年4月22日,Worldometer.com网站美国染疫程度最严重的前15个州(不包括地区)。

Worldometer.com的数据显示出,受中共病毒感染最严重的15个州中,9个(表二中9红圈)来自中共智库报告中对华贸易前10名;在感染最严重的前6个州中,有5个州入围对华贸易前10名。

感染严重程度排第3位的马萨诸塞,虽然贸易量不及排在前10位的州,但州长查理·贝克(Charlie Baker)却是对中共最友好的州长之一,被中共智库报告称为是既亲共又反对川普加征中国关税的州长。

而染疫程度排在第7位的密西根,虽现任州长与中共贸易未进入十甲,但2018年退位的前任州长里克·斯奈德(Rick Snyder)却是所有州长中访问中国最频繁的,甚至歌颂中共对恢复密西根经济的贡献。

表三:截至2020年4月22日,Worldometer.com网站上美国染疫程度排名最后的15个州中有7个(红圈中南达科他州除外)是对华贸易排最后10位的州。

表四:中共智库报告中对华贸易总量排名最后10位的美国州。

中共出台“美国各州对华态度全景——州长篇”报告的目的,本来是要绕开美国联邦政府,中共对各个州分别公关、利益开路,然而无意中却成为瘟疫降临的一个分布图。

在美国东西两岸左派州如纽约、加州等疫情最重。纽约变成美国的“武汉”不是无缘无故的。纽约是世界第一大都会,全球金融、商业、文化和媒体中心,也是联合国总部的所在地。中共在纽约的渗透体现在方方面面。华尔街和美国金融市场向中共大量输血;联合国的信誉被中共绑架,世卫等组织被操控;纽约政要、权贵阶层为中共站台、发声;中共媒体在纽约几乎已经如同在北京上海一样无所顾忌。

加州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全美第一,到2017年夏天,加州累计吸引了近260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它容纳了近600家中资企业,比其它任何一个州都要多,几乎成了中共“社会主义企业”的乐园。

二、巴西与澳大利亚的比较

巴西澳大利亚世界工厂的两个重要原材料基地,中共大兴土木要使用大量钢材,铁矿石等原材料就是从这两个国家进口的。

公开数据显示,澳洲每年向中国出口的铁矿石价值近800亿澳元,约占全国总产量的30%。2019年,中国进口的铁矿石有62%来自澳洲,是巴西的两倍多,巴西铁矿石占比只有21%。这两个国家的重要性对于中共而言,不言自喻。多年来,中共在澳洲、巴西的政商界都下了不少功夫,利益的渗透是方方面面的。

然而面对中共隐瞒疫情、危及世界,澳洲外长佩恩(Marise Payne)4月19日呼吁国际调查病毒来源,敦促北京配合。

4月21日,澳洲总理莫里森公开表示,国际社会应独立调查中共病毒祸延全球的真相。中共公开、私下威胁澳洲,停止牛肉出口等等。

澳洲内务部长达顿(Peter Dutton)说,澳洲不会被中共的关税威胁吓倒。“我们有自己坚守的信念和价值观,我们认为中国(共)的这些关税是没有理由的。”

上至总理、内阁,下至普通民众,澳洲朝野对中共的态度都非常明显,就是拒绝中共,包括不允许华为5G进入澳洲。

5月13日,中共官媒曾威胁说,如果两国关系继续恶化,澳洲对中国来说并不是唯一选择,巴西也可以向中国提供大量铁矿石、煤炭或液化天然气

面对中共的经济胁迫,澳洲总理莫里森表示:“我们永远不会出卖我们的价值观。澳洲正大力游说各国支持对疫情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并促成了疫情独立调查决议案在世界卫生大会(WHA)获得通过。

澳大利亚新州首席卫生官查安特博士(Dr Kerry Chant)3月12日曾预计,按照当时的爆发趋势,他估计全澳将有340万人感染。然而,澳洲的疫情却神奇地回转了,截止5月中旬,在医院护理病房躺着的不足10人。6月初,澳洲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宣布,澳洲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单日病例增长已经连续40天低于0.5%,这意味着澳洲已经成功压平感染曲线,控制住了疫情,目前确诊人数为7千宗。

就在澳洲准备调查中共隐瞒疫情的同时。4月6日,由中共与巴西正在举办“上海—圣保罗抗击新冠肺炎经验交流视频会”。

对于矿资源等生意,巴西铁矿石出口商一直在推动使用人民币结算,以获得更多来自中国的合同,中共媒体称:“这或导致澳大利亚出口商失去部分合作订单。”

在巴西政商界,中共用利益手段多年来构造了庞大的“利益链”。中共利用华为5G网络渗透国际社会,在去年巴西副总统莫里奥宣布,巴西正在建设的5G网络不会封禁华为。同时还强调不会与中共“降级”关系,巴西应该选择“灵活和务实”的立场。

对于巴西疫情的蔓延,现任参议员、总统博索纳罗之子爱德华多(Eduardo Bolsonaro)在社交媒体上直接称呼“中国(共)病毒”。中共外交部驻巴西大使对此的回应几乎是罕见的谩骂,可见中共在巴西打下的“基础”是多么的“深厚”,连巴西民众也奇怪,一个外国使节怎样可以这样侮辱我们的总统。

然而,巴西的政要人物却纷纷为中共站台:据巴西“大都市(Metropoles)”网站报导,因受弹劾而下台的前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批评爱德华多为“不公平、荒谬和屈从于沮丧的驻美大使候选人”。巴西众议长罗德里戈·马亚(Rodrigo Maia)也为爱德华多的“轻率言论”向中共道歉。参议院议长奥尔科伦布勒(Davi Alcolumbre)不仅因为爱德华多的推文向中共道歉,还称赞中共抗疫起到了“样板作用”。不幸的是,奥尔科伦布勒本人在18日已经被确诊感染了中共病毒。

巴西至6月初,巴西确诊人数超过70万例,死亡病例3.7万人,成为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然而,不到三个月前,3月4日,全国只有4宗确诊。

一个要调查中共隐瞒疫情真相,在威胁与利诱面前坚守正义;一个却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而纷纷为中共站台。几个月前两者的疫情都属轻微,而现在一个确诊人数70万,一个7千。这样的变化引人深思……

三、武汉、东北与港台的比较

纽约和香港同是世界金融中心,在人口方面,纽约是850万人,香港少100万,即750万人;游客量,两个地方的数字几乎一样,不过,当中从大陆来的游客,纽约每年接待110万人次,而香港则是5,100万人次,是纽约的46倍;纽约与香港距离武汉分别是1万2,033公里和919公里。

从客观数字来看,相比纽约,香港属于高危地方,无论从确诊人数及死亡案例都应该比纽约高。然而纽约的确诊数字超过10万宗,而香港只有一千余宗,香港感染个案仅为纽约个案的1%;纽约死亡个案为7千余宗,而香港只有4宗。也就是说纽约的染疫死亡率7.16%,而香港为0.39%。

而距离中国大陆仅81海里的台湾,到6月初,台湾累计443例确诊,抗疫成就引发世界各国瞩目。

在疫情爆发于中国新年两岸居民来往最频繁的期间,能够成功地将来势汹汹的中共病毒挡在边境,抗疫经验值得各国学习。

台湾、香港何以抗疫成功,简言之,一、不信中共;二、不信世卫;三、及早封关。

在过去的一年中,香港自从去年6月开始至12月底瘟疫爆发,“反送中”运动持续大半年,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游行人数最多达到200万。抗争的主流从未提出过“港独”的主张,而是越来越聚焦中共,喊出“驱逐共党”,“与神同行”的口号。

正是从香港的“反送中”变局,台湾从对中共的经济依赖与幻想中警醒,“反共”成为台湾上上下下共同的心声与选择。

与港台取得的抗疫佳绩相比,中国大陆疫情的关注点已经从武汉转移至东北。

四、为什么疫情首先爆发在武汉?

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的,天大的罪业首先使武汉在劫难逃。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编造电视片栽赃嫁祸法轮功,为中共迫害做舆论铺垫,贻害全国民众;武汉的众多医院如同济医院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发源地;武汉的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监狱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可以说,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对于中共而言最棘手、最难办、最不好搞定的事情,在武汉都能“解决”,这里办法多。

中共用难以想象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用利益与考核指令公检法动用种种手段让学员放弃“真、善、忍”修炼。比起酷刑肉体折磨,更为残酷的是摧残人的心灵,而“洗脑班”不仅武汉是最早的“发明”者之一,更是政法委点名到全国推广经验的“转化榜样”,连东北的监狱都要去武汉学习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经验。

据2019年3月19日明慧网刊发的报道《强制“转化”好人中共洗脑班知多少》,在明慧网上搜索“洗脑班”,一共有64,911篇文章(约6万5千篇)。“洗脑班”在这些文章中一共出现了211,939次(21万多次)。就单一城市而言,洗脑班数量最多、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湖北省武汉市:

1、湖北省武汉市4,277次(武汉市杨园洗脑班896次、武汉市汤逊湖洗脑班894次、武汉市板桥洗脑班767次、武汉市额头湾洗脑班669次、武汉市谌家矶洗脑班570次、武汉市二道棚洗脑班481次)

2、四川省成都市的新津洗脑班4,093次

3、甘肃兰州市的龚家湾洗脑班3,128次

4、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的青龙山(农场)洗脑班2,237次

5、辽宁省抚顺市的罗台山庄洗脑班1,430次

(下略)

诛心之罪,天地不容。武汉洗脑班将注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病毒在罪业深重的武汉爆发、蔓延后,瘟神又瞄准了黑龙江。黑龙江正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在全国首屈一指。黑龙江哈尔滨市疫情一度陷于紧急。6月8日,黑龙江牡丹江情况紧急,发展势头迅速。很多小区都不让车辆入内,住户没有本小区健康码也不让进入。

牡丹江肛肠医院发生群聚感染,有患者感染后传染给护士,肛肠医院现已被封。

在2013年,明慧网曾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整体状况,予以汇总统计,并发表《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调查显示,1999年至2013年的14年中,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湖北、湖南河南、北京是省级/直辖市610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猖獗的十个地区,其中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黑龙江省最多排第一,河北省排第二,辽宁排第三。

截至2020年4月30日,从1999年“7·20”以来,透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能够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最少4,408人,黑龙江省迫害致死582人,占全国被迫害致死总数的百分之13.2%,处于所有省份占比第一位。

辽宁、吉林的疫情,在黑龙江之后也非常紧张。2020年5月22日吉林省内部的防疫文件《吉林市人员排查表》显示,有2,048人可能感染病毒,要求对这些人的密切接触者进行排查。防疫文件还显示,吉林延边的排查数据高达4,167人。就是说,延边可能已经有大量人群接触了确诊感染者

疫情仍在进行中,中共内部规定:谁上报的数量超过中共的警戒线,谁就撤职。那么哪一个官员还会把真实的数据报上去?有良知的人会把真实的消息传到海外,然而国内的人却对真实消息一无所知。目前,黑龙江、吉林、辽宁的疫情在国内严密封锁,其他省市已从封城、封户状态中恢复,人们的警惕正在放松。

疫情到底会怎么样发展呢?上海医生张文宏称,第二波疫情将在秋冬时来临。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任何一个人做了什么事情,最终都要为这个事情负责,这个道理并不会因为无神论者说“信则有不信则无”而改变,做了亏心事闭着眼就可以没事?

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天理公道,自在人心,所谓事实胜于雄辩,在历史即将发生剧变之机,每一个人应当做出怎样的选择,已经刻不容缓。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新生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