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三峡大坝/今天中国的科学家没有一个人胆敢站出来说真话

今年六月初以来,中国南方十多个省市暴雨成灾,从网络社交平台上上传的视频来看,灾情十分严重。广西桂林的阳朔、永福和平乐,三地几乎沦为“水中孤城”,县城出现严重内涝。视频显示,广西桂林阳朔县城以及多个乡镇的街道已变河道,老百姓的房屋、车子被淹没,积水过腰,居民撑起了竹筏。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关心灾情的观察人士都很难了解具体灾情如何,因为中国官媒普遍聚焦美国国内的示威抗议活动。台湾中央社社报道说,中国南部52条河流水位超出警戒线,大水在广东广西多地出现内涝,桂林一所中学三百多名师生一度被洪水所困。所幸他们被迅速撤离。另外,从广州开往重庆的列车也一度受因轨道塌方而出轨。虽然并未导致人员伤亡,但这足以显示灾情严重性不同寻常。那么,导致中国南方尤其是广东与广西地区洪水肆虐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暴雨是否是唯一的罪魁祸首?我们为此电话连线了旅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请他来谈谈他的观点。

桂林阳朔水灾网络图片,2020年6月。

每年夏天,中国大陆总是旱涝成灾,今年看来也不例外。每次发生水灾,人们总会提到三峡大坝,不过,六月初以来,灾情最严重的是远离长江的广西与广东两大省份,似乎与三峡大坝并没有关系,作为水利专家,您认为这次两广地区的水灾的根本的原因是什么?

王维洛:要分析中国南方水灾的原因,我们可以分成两大部分来讨论,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广州等大城市的情况,记得《纽约时报》不久前针对广州的水灾发表过一篇文章,其中就谈到广州城市规模的无限制的扩大,中国最近几十年来最重要的所谓发展成果之一就是城镇化,城市面积的无限制的扩大导致城市的交通以及排水成为老大难的问题,即使是最优秀的城市规划师面对这两大难题也无能为力。而且,广州等城市所在的珠江水系还面临另外一个十分严重的威胁,那就是南海海平面的提高,导致城市排水的速度受到严重影响。

海平面的升高这同气候变化有关,事实上,中国其他城市上海等地也受到威胁,而且不仅是中国,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面临同样的威胁。

王维洛:确实如此,但是,不同的是,美国还有别的国家都没有回避这些问题,但是,在中国就不一样,官媒尽量回避这些棘手的难题,因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城市都面临被淹没的威胁。但是,政府领导人目光短浅,避免认真地去讨论这些问题。

您刚才说的是广州等大城市的水灾原因,那么,桂林还有广西其他地区的农村灾情为何会如此严重呢?桂林,阳溯等地近年来修建了二十多座大大小小的水坝,这些水坝为何没有能够起到调节雨水,降低洪灾的功能?

王维洛:桂林地区有四座大型的水坝,但是,为什么这些水坝却并没有起到预防洪水的作用。其实,原因很简单,同中国其他地区的水坝一样,他们的主要功能首先是灌溉,供水,发电,然后才是防洪,养鱼以及发展旅游行等等。供水以及发电意味着水库中的蓄水越多越好,而如果要保障防洪,这就意味着水库必须是空的。水库的管理者在利益的诱惑下当然首先选择多蓄水,之后,再按照天气预报来调节水库的蓄水量。而今天,气候变化以及使天气预报充满变数,水库管理者根本无法准确地预估水库中的安全的蓄水量。这就导致许多水库在突遭暴雨后为了保证水库的安全而紧急地无预警地多次泄洪。从而使水坝下游的民众加倍的遭受暴雨的危害。除了水坝泄洪的原因之外,桂林以及阳溯等地同广州一样也是房地产高度开发地区,当地的河河墁地区,也就是原本不应该修建居民房的地区如今都修建了水景房或者欧式别墅等等,所以,受灾最严重的地区都是原来的河流的河墁地段,但是,房地产开发是中国政府的一大经济支柱。中国今天修建的住房已经可以满足三十亿以上的人口的居住,但是,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却依然欣欣向荣。中国过去有一首大家都家喻户晓的歌曲,叫做一条大河波浪宽,这里面关键词就是这个“宽”,河流它需要宽敞的河床,河墁,需要它自己的空间,但是,今天中国的河流都见不到河墁了,它们都被开发商挪用来修建一本万利的风景房。而水则是刚柔相兼的元素,水同小孩子一样,也有发脾气的时候。所以,一条大河波浪宽这首歌的旋律非常优美,但是歌词里面却有许多病毒,比如说,这里面就有这么一句,“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好好的一条河流,为什么要去改变它的模样,为什么要把它圈起来,框起来,导致特大暴雨或者别的突发灾情时河水泛滥成灾。

其实您刚才所说的这一系列因素在中国国内很少受到关注,受洪灾危害的老百姓也往往被蒙在鼓里,以为仅仅是由于暴雨,中国国内的媒体尤其是中国的水利专家们为什么没有提醒大家警惕呢?

王维洛:中国的水利专家们在三峡问题上已经被政府上了痛心的一科:当初拒绝在三峡大坝可行性报告上签字的人虽然都是十分优秀的科学家,但却一直遭到打压,至今不能功成名就,而那些签字的人虽然在学术上造诣不高,但却都成为科学院的院士了。所以,今天中国的科学家没有一个人胆敢站出来说真话,这就是为什么南水北调工程最早推出时也没有人反对,二期工程上马还是没有人反对。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