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访民亲睹疫情下长安街戒严

「我今年七十岁,第一次亲眼看到特别震憾的一个场面,整个长安街,从公主坟开始,朝天安门方的整个路都给封了。」原中共海军航空兵后勤技术部干部纪卓图的遗孀国俪堃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她在6月16日凌晨的经历。

国俪堃因丈夫强拆致死案长年上访,6月15日下午,她与其他军嫂等十余人到军委巡视组所在地北京京海大厦上访,但却遭到保安暴力殴打,乃至昏迷。最后被带到派出所关押三个小时后,晚上,她与另外3人驾私家车去医院看病,16日凌晨二三点钟才往家赶。

「我因为各处找医院,看完病都两三点钟了,好多路口都得绕,都给封锁了。我今年七十岁,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的,特别震憾的一个场面,整个长安街,从公主坟开始,朝天安门方向的整个路都给封了,只留了公交车的那条线,其他的线都有大墩子(挡住)。」国俪堃说。

她说:「我们从307医院开始这么绕,我们那天晚上光绕着卡子(关卡)差不多(花了)一个多小时,围着天安门方园的,到东合院正义路,正义路口是一辆扫马路的清洁车挡着,在正义路前面靠近往北海,五四大街那边那条路,从后边过来,从景山那条路过来,凡遇卡子都不让过,那边整个封了,长安街对面。」

「我从来没见过,我小时候天安门游行采排都没那么设过卡子,那个大墩子,临时的,我都没见过那个样的,发光的,那大粗墩子全马路上都是,跟打仗似的,六四的时候我见过,但是这次比六四的情景还严重,特可怕,还有武警、特警,还有车。」

她透露,每个关卡有两辆警车,两辆武警的车,以及特警的车,共有六辆车,然后还站着穿着闪光服的人,一个路口至少有6人,全副武装,凡是路口的地方全部给堵死。

他们一行人也被盘查,「有一个人伸直了手臂,一挥棍让你停车检查,一查我们也老弱病残的,就说走吧,也没问我们什么,什么都不说,我问他们,人家不说,就说『走吧走吧,赶快走,我们在执行公务』。」

她表示,当时的场面太可怕,街上都没有其它车辆,当时就他们一辆私家车在街上跑,让人感到可怕,就想着赶紧回家。

她断言戒严绝对不是因为疫情,是什么事情不知道,但是肯定有情况。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