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内幕:北京疫情再起 雄安新区心惊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北京再次反弹,京城防疫措施升级,邻近的河北省雄安新区也处于恐慌状态。近日,大纪元获得的多份中共内部文件显示,雄安新区已全面恢复各项防疫措施。

6月16日,北京朝阳区排长队等待检测的人。(大纪元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北京再次反弹,京城防疫措施升级,邻近的河北雄安新区也处于恐慌状态。近日,大纪元获得的多份中共内部文件显示,雄安新区已全面恢复各项防疫措施。

雄安新区是大陆第19个国家级新区,位于河北省保定市东部,由雄县、容城县、安新县及其周边部分地区组成,于2017年4月1日正式成立。三年过去后,仍未见雄安新区有大型建设,海外评论认为这个新区已成了中共的“烂尾工程”。

大纪元:雄安新区安新县全面恢复各项防疫措施

随着近日北京疫情升温,与北京毗邻的雄安新区也陆续出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确诊者。

6月14日,根据中共自己发布的数字,河北雄安新区安新县报告确诊病例3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随后保定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启动“战时机制”。

6月15日,雄安新区安新县又报告确诊病例3例;16日,雄安新区确诊1例;17日,雄安新区再确诊2例。

6月15日,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在雄安新区举行防疫专题会议,省长许勤出席会议。

大纪元获得的文件显示,雄安新区安新县防疫措施从13日开始已经全面升级。

中共安新县防疫小组办公室6月13日发出的《关于全面恢复各项防控措施的紧急通知》提到,从即日起,全面恢复各村、小区检查站,各单位、学校、医院、药店、车站及各类商贸流通门店的体温检测,健康码检查及出入人员登记、佩戴口罩,就近设立发热人员隔离点等防控措施。

(大纪元)

除此之外,同日,安新县防疫小组办公室还下发了《关于印发6月13日新区疫情防控工作视频调度会议精神的通知》。

会议记录显示,6月13日该视频调度会中,雄安新区高层几乎全部到会。参与者包括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陈刚和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雄安集团董事长田金昌及公共服务局局长高立春、管委会副主任傅首清等等。

记录提到,对5月30日以来从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京深海鲜批发市场、顺鑫石门批发市场、怀柔区万星农副市场、平谷区东寺渠农副产品市场、朝阳区松榆东里市场六大批发市场返回的人员,要逐一建立档案,对没有返回的劝阻其返回等等。

会议也把“维稳”放在突出地位。

通知要求做好社会面管控和舆情管控。疫情信息要在省“统一领导”下发布,不允许擅自发布信息。

(大纪元)

大纪元还获得一份安新县防疫小组关于印发《安新县新冠肺炎疫情应急处置方案》的通知,从中可见地方如临大敌。

通知称,启动相关村庄的封闭管理。对北京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刘某某、王某等四人及与其接触的人员的所在村庄、小区设立进出关口,设置警戒标识,进行24小时值守,实行封闭式管理,严禁人员进出。

通知还要求对“重点人群”进行核酸检测。一是(安新县)端村镇政府全体工作人员;二是(安新县)端村第一幼儿园全体师生及后勤人员;三是昌盛医院全体医务人员、工勤人员及全体住院患者、门诊患者;四是其他可能感染人员。

大纪元:河北保定开会承认形势异常严峻

北京疫情也让邻近的河北保定市紧张。

大纪元获得了6月15日保定举行的疫情防控调度会的会议内容。

会议提到,从北京一系列的行动来看,确诊病例增长迅猛,呈现出爆发式态势。同时承认,保定现在形势异常严峻。

会议说,保定在北京这些中高风险疫区从业人员众多。保定离北京非常近,从北京到保定一天可以跑好几个来回。由于信息共享不及时,前期从中高风险疫区携带病毒来保的人员到底有多少,无从可查。因此,当前疫情防控面临巨大挑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峻,到了最吃紧的关键阶段。

该会议还提到各种防疫措施:一是按照“三级响应、二级措施、一级状态”的要求,迅速恢复战时状态,市防疫小组“一办十二组”及各工作专班已经全部到岗到位等等。

(大纪元)

分析:还未发展疫情先至雄安新区“生不逢时”

雄安新区在2017年一度被中共吹捧为“千年大计”,官媒大幅造势。但三年后,大规模的建设仍未启动。

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旅居德国王维洛博士曾撰文表示,雄安新区选在“冀中凹陷”,是华北平原最低洼的地方,违背了老祖宗的教导。这是雄安新区发展缓慢而且未来也不可能有大发展的根本原因。

王维洛认为,雄安新区选址错误,使其根本无法发展成为一个百万人口甚至千万人口的城市,无法成为北京的副中心,无法有效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无法调整甚至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

清华大学教授尹稚也有类似的判断。

2018年8月16日,清华大学教授尹稚在“清华大学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雄安新区建设并不是处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最好时间。

尹稚认为,虽然雄安新区并没有占用农田,但河北当地人都知道,白洋淀周围那块地如果不是每年被淹,民众一定会去耕种。但为何这块地从来没有人耕种?因为这块地非常低洼,对标常年洪水位,雄安新区选址要低8米到9米。如果要防洪,不是简单地修个防洪提。

尹稚还表示,雄安新区动手慢的原因还包括本体条件差,因为交通上以往这块土地并没有规划国家级大型交通网络节点,因此需要重新规划,需要全新的选址和全新的技术工程建设等。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虽然2018年中共有说法称对雄安新区的投资将超过10万亿元,但进入2020年,雄安新区实质已渐淡出新闻。海外一直有评论认为,这个新区已成了中共的一个“大型烂尾工程”。如今雄安新区建设未行,疫情先至,各项建设势必继续停滞,更会加重人们对此的观感。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