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采访:北京餐馆食客中招 草木皆兵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正在北京扩散。丰台区、西城区、大兴区皆有餐馆人员因赴新发地市场采购,感染给该门店其他员工,造成多家餐馆聚集性感染。北京市民担忧,中共病毒透过“市场—餐馆—食客”途径传染,最终将导致大规模扩散。

与此同时,中共正试图掩盖北京疫情的真实情况。北京市疾控中心11日起连续5天公布确诊案例的具体情况,16日起,改为只概略描述整体病例的小区统计,不再逐一详述个案的具体情形,使得民众相当恐慌。某位网友说,“一天天,瞒这个瞒那个的,不引起民愤吗?”

北京市疾控中心19日主动提及某餐馆“1人到市场采购、全店7人染疫”的案例,但迄今未告知餐馆所在地点和名称,网友说,“什么叫某餐馆啊?”“听到这消息,我心态都炸了!”“一整个餐馆这个多人感染,通报一下店名很难吗?”“我们真的很担忧,很恐慌啊!”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中共之所以隐瞒疫情,一方面是病毒已由新发地接触者扩散到密接者,再扩散到像食客这样难以掌控的人群;另一方面,当前采用的流调方式,非常耗费成本,也十分伤害经济,不可持续,估计中共接下来会放松一些措施。

已知北京至少6餐馆染疫

从官方公布的流调资料显示,8日就有前往新发地采购的餐馆人员,出现身体不适的症状。一名大海碗餐馆员工(西城区天桥乐汇百货商场店)4日前往新发地采购,8日出现身体不适,另一名密接员工12日出现不适症状后确诊。

位于丰台花乡地区的李记川菜首经贸店,是兄妹俩一起经营,哥哥担任厨师并负责采购,4日他曾与妹妹到新发地市场采购,妹妹8日出现身体乏力,12日确诊,哥哥和余下三名同事其后核酸检测为阳性,目前收治于北京地坛医院。

两间餐馆皆于12日出现确诊病例后,暂停营业。

6月17日,再有丰台区花乡地区一店7人确诊,37岁邓某为餐馆采购员兼厨师,负责到新发地市场采购,其余6人均未到过新发地市场。官方迄今未对外公布这家餐馆的地点与店名。

18日,公布二处餐馆出现确诊病例:位于新发地北水嘉伦水产品市场里的“面面俱到餐馆”里的8名员工全部确诊;位于北京大兴区高米店街道的老杨特色烧烤店,该店冷荤师傅和服务员2人确诊。

此外,河北省一名北京疫情关联病例,系北京丰台区南庭新苑北区“王师傅系列牛肉面”餐饮服务人员、19岁的王某某,11日发烧至附近诊所就医,13日晚由其父亲自驾车带回河北老家,14日列为可疑病例,16日确诊。

新发地餐馆业者集中隔离1店8人中招

记者19、20日致电丰台花乡地区餐饮业者,了解该地餐饮业的现况。新发地市场某餐馆老板说,他目前被隔离在宾馆里,该宾馆约有200人。听说要隔离14天,目前已隔离了7天。他说,有听说有个宾馆里,“查出里面有病例,就又全被整走了。”

他回忆新发地市场从事发到清零的过程。12日,白天先封闭了牛肉大厅,核酸检测完后,就直接(将人员)送往隔离点;再接着检查水果批发区人员,检查了一整晚,一直到隔天早上五点多检查完;14日,再要求市场里头住的人,全部集中隔离,“说不去隔离不行,等到公安来,就强制执行”。

他谈起这次疫情在北京爆发,令全国相当震惊,“北京首都是心脏啊,能不焦虑啊?”“北京新发地出了事,全国都惊讶,北京怎么能出这事,这多惊讶啊。”“年初疫情来时,按理说北京应该最严重,四面八方的人全往这跑,那时控制多好啊。没想到这就爆发了。”“现在这北京多萧条啊。”

他说,虽然现在集中隔离吃喝没成问题,但难保之后隔离费用要百姓买单,“伙食钱和住房的钱,都没人说是谁要付的。”若真要百姓掏钱,“这伙食钱大伙可以掏,但若要缴住房钱,我估计这帮人只能反抗了,不给,因为这是为了配合国家的。”

另一名新发地业主说,他认识冰鲜市场里“面面俱到餐馆”的业主。他说,现在也说不清楚这店是怎么全体染上的,“有可能是(源于)客人,因为新发地就是这个冰海鲜市场,来吃拉面的人多,可能客人去买海鲜货之后,又传染给他们了。”目前“面面俱到”8名员工都确诊了,但官方尚未公布,究竟有多少食客因用餐而感染。

这名业主提到,目前被限制在小区单元楼里,不让进出,准备的粮食已经所剩无几了,“我们是13日不让出门的,现在都20日了,家里备的东西都吃得差不多了。”

餐饮业草木皆兵食客忧病从口入

邻近新发地的丰台花乡地区被列入高风险地区,几间餐馆陆续传出确诊病例,人人自危。某餐馆已停业超过五天,老板娘说,“我们自己愿意停业的,现在是疫情高峰期,我们不敢开。我们这边人都比较安全,外界来的人多的话,怕有接触会感染。而且现在菜也不好买。”

被公布出现确诊病例的大兴区高米店街道的老杨特色烧烤店,公开讯息指,店长常上新发地采购,该店冷荤师傅和服务员2人已确诊。住在该小区的网友透露说,“老杨(特色烧烤店)在这片区已经开了好多年了。”有网友疑惑,“去采购的店主还没确诊,员工先确诊了?”

刚刚列入中风险区的丰台区马家堡街道,一家餐馆业者反映,虽然他们家以卖外卖为主,没有堂食,估计比较安全,但是现在餐饮业已经成了高危行业了,所以还是尽早做核酸检测。虽然当局说餐馆“愿检应检”,“但现在检查的人太多了,要排队。”好不容易才约上了明天做检测。

民以食为天,眼看餐饮业一家一家中招,网友说,“餐饮业的寒冬要来了。”“餐饮业员工吃住基本都是一起,还有顾客,算是病从口入。看来许多餐饮店都会撑不住。”“因为新发地,这下餐馆成重灾区了。”

流调成本攀升经济不稳危及政权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除了疫情已经扩散至必须掩盖、维稳,另一方面,中共未来估计会渐渐减少大范围公布病患流行病学调查内容。一来,做精确的流行病学调查的成本太高。亦即如果现在把所有流行病学调查出来的密接人公开,全部隔离,再找出这些人的二次密接者,再隔离,这种代价较为昂贵,而且动辄牵涉成千上万人,一直这么做,中共撑不住。中共现在已经开始在“混”,就是表面上各类措施仍很严格,好像追求的是零确诊,但实际上只要不大面积爆发即可。

两会前,北京的管控是最严的,当其它地方对武汉人都开放的时候,武汉人入京还要隔离14天。但是严厉的防疫措施的问题是,对经济伤害尤其之大,接下来经济可能会出现不稳定,也会危及政权。所以对中共来说,“防疫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这个政权不是真的关注着老百姓命,最注重的是不倒台。所以一旦疫苗无望,中共各种措施慢慢就会越来越松,向西方靠拢。”

李林一认为,未来西方仍会采取相对较为放松的防疫措施,人员会恢复来往,中共不可能永远和世界不连通。也就是说,北京防疫的弦不可能一直蹦得那么紧。出于经济考量,中共防疫措施会进一步放松,但这会有一个过程。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韩露、林岑心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