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历数中共罪恶 北美知识层精英组党反共

北美一群华人学子在认清中共对内镇压百姓,对外威胁世界的邪恶本质后,日前组建中国公民进步党(以下简称公进党),希望联合世界各族裔有识之士共同起来反抗中共极权暴政。

北美一群华人学子在认清中共对内镇压百姓,对外威胁世界的邪恶本质后,日前组建中国公民进步党,希望联合世界各族裔有识之士共同起来反抗中共极权暴政。图为拒绝红色中国(中共),实现宪政民主!(受访者提供)

北美一群华人学子在认清中共对内镇压百姓,对外威胁世界的邪恶本质后,日前组建中国公民进步党(以下简称公进党),希望联合世界各族裔有识之士共同起来反抗中共极权暴政。

今年5月底,成立于美国俄勒冈州的中国公进党首任主席张先生告诉大纪元,公进党的成员主要来自美国俄勒冈大学,华盛顿大学,俄勒冈州立大学等多所大学的学生和教师等高级知识份子。张先生本人是美国工商管理博士,也曾在美国大学教书。

张先生说,他们之所以成立这个组织是因为大家认清了中国共产党的罪恶及危害,具体表现在以下五大方面。

第一,中共对人民的剥削和监控。中共在所谓的改革三十年中,社会贫富极度悬殊,“老百姓在房贷、教育、医疗和养老四座大山压力下,生活艰苦,再努力工作都没有出头之日。”而当权者在这些领域的掠夺中却腰缠万贯,“政治局常委们的家产甚至几百亿更多”。

而且共产党对人民变本加厉剥削的程度远远超过现代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比如996的工作制,它剥削的严酷程度在西方都是罕见的,但在中国这种极度残酷的剥削被按照所谓正能量宣传成一种工作模式,要人民努力工作使国家变得强大。”

与此同时,对人民的监控越来越严重,“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就如鲍威尔《一九八四》书中描述的终极极权恐怖中的情况,大数据摄像头、对社交媒体和个人之间交流的管控程度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几乎是无以伦比,和毛泽东发动的文革苏联斯大林发动的肃反非常相似。”

第二,对民主和自由的压迫变本加厉。对宗教的压迫,“比如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几十年一直没有停止过,对人生命的伤害(活摘器官)犯下反人类的罪行。对其它宗教的压迫也是越来越严重,包括党魁头像及共产党的党旗直接进入宗教场所。”

对人民的压迫,“如对新疆维吾尔人的压迫,建立类似纳粹集中营的再教育营,一个自称为人民的党对内部人民压迫到这种程度,令人发指。”

对同胞的打压,“对台湾人民,耀武扬威,说留岛不留人,要把台湾打下来。对香港人民,违反当初的中英联合声明,改变对一国两制的承诺。而在历史上,从民族传统而言,台湾和香港人民毕竟都是中国人,但中共对自己的人民镇压时毫不手软,而对一些在历史上没有渊源、地理位置很远的国家,大撒币援助,慷慨大方。”

第三,中共治下党魁可随意违宪修宪。“世界在向文明社会发展,把任期制改成终身制这种逆时代而动、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在中共治下却出现了。

第四,制度性腐败的中共还对其它国家输出极权腐败。“中国共产党的本质是一个封建党,它在党纲里宣传平等,但共产党非常不平等,从对社会权力和财富的控制来说,共产党是一代传一代,现在掌权的这些人都是红一代、红二代子女,它是最深刻的一种制度性腐败。”

而现在,中共正在将这种腐败输出,“这种输出可能导致第三世界发展国家,包括世界一些文明国家、西方民主国家被中共腐败政体和这套制度演变,最终形成像中共的社会制度,即由共产党党魁带领的很少一部分特权阶级去压迫广大人民群众。”

第五,共产党也是全世界文明社会的威胁。

中共近几年变得越来越耀武扬威。“一方面国家纳粹化,扩军备战,对周边国家咄咄逼人、战狼外交,对与其它国家有争议的领土主权问题越来越强硬,中共要建立10个航空母舰战斗群,这完全超过了一个正常国家作为保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要求,这么大规模的扩军备战唯一的目的让人感觉共产党准备对其它国家武装侵略。”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这个邪恶的政党已经是不可救药,不能再继续看着它把中国人民推向深渊,所以,我们要成立这个组织,并发展非华裔的成员,使他们也参加到我们反对中国共产党的工作中来。”

中国公民进步(公进)党在建党宣言的最后写道:“本党宗旨为联合世界各地华人以及支持和赞成我们理念的各国人士,唤醒世界各地人民对中共的重新审视,促进中国社会整体思想解放和进步,号召人们夺回自该拥有的权力,启发他们去追求作为人的尊严和幸福,最终建立属于中国人民的宪政民主制度。”

选择此时站出来反抗中共的原因

谈到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联合学生和教师界以及各族裔的有识之士起来反共,张先生表示,共产党做事常具隐蔽性和欺骗性,而且中共搞统一战线和各个击破,所以,在共产党完全能够有掌控的情况下,许多被骗或被奴役的人是不知道中共制度到底是邪恶到什么程度,但最近有两件事情促使许多人警醒。

一是,中共在香港推出《国安法》,“这个比反送中厉害10倍的香港《国安法》,基本上就是用武力吞并香港,至于以前对全世界的承诺、对香港人民的承诺完全是弃于不顾。”

二是,中共病毒对全世界产生毁灭性打击,“中共制度本身的这种不可救药的特性,使它(病毒)变成了一个影响全世界的一个大瘟疫,而且现在也是遥遥没有尽头,全世界因为这个病毒感染人数接近千万,死亡人数靠近百万,包括对全世界经济毁灭性的打击。对于在美国的许多华侨知识分子和学生,包括一些小粉红在内,通过这个事情,对于共产党的邪恶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特别是中共宣传把海外留学生接回中国,但是真正出现事情的时候,不但坐的机票贵,而且出钱都没有多少途径或渠道可以买到回国的机票。“许多在国外的尤其是学生,他们通过这个事情意识到共产党许多它说的事情是不可靠也是不可信的,所以这个事就是我们现在站起来反共的一个核心原因。”

从中学开始对中共的邪恶就早有认识

张先生表示,公进党成员里有很多人早在国内上中学时就对中共的邪恶有了基本的认识。

公进党成员唐先生在很小的时就认识到共产党的这个系统性腐败,“(比如)能不能当(学生)干部,或者包括老师对于学生是不是平等、或者有尊严的对待等,经常受这个学生的家庭情况,比如给学校捐款多少,或者是这个学生他的父母是不是有权有势的那种等影响,所以,共产党虽然宣传平等,但是在这个从小孩开始的时候就开始做这些不平等、特权的事情。”

公进党成员、美国大学留学生李先生当初在国内上初中的时候就认识到中共的教育制度扭曲人性,中共“那个系统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非常邪恶的系统,要求上进你想要往上爬,你就必须得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去给别人打小报告,或者是去汇报思想、举报同学,或者跟别人表面上说一套背后做一套等,这些与人性相反的行为在共产党这种教育制度下它变成一个常态。如果再做到高层,它的这种腐败和不道德的这种行为就会变得更加变本加厉。”

张先生说,公进党许多成员的父母在国内是做生意的,他们很早就知道中共体制下不仅没有公平,还存在各种潜规则,人身财产都没有安全感

“包括我自己以前在国内商业(界)也有过经历,即便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很成功的人士或企业家,也算是这个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但生活也是感觉到‘惶惶不可终日’,因为在中国这个环境下做生意不可能做到完全清白,(那么)这个共产党的各级机关它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挑你的毛病,然后向你索取贿赂,或者是通过各种方式去盘剥你,即便是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也经常处于这种性命不保的情况。”

而对中共体制及文革的认识,很多知识界的公进党成员担心文革会再次发生,“党天下,越来越严地打压发表个人观点的教师,大学老师锒铛入狱比比皆是,做为老师的我和其他许多知识分子都有比较强的担心和恐惧中国有可能发生文革,大规模地迫害知识分子,包括把所有的归国人员都投入监狱。”张先生说。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