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民生 > 正文

中共应停止以疫情为由完全剥夺囚犯权利

2018年7月4日,一名安全官员站在上海郊区青浦监狱大门口。

​​​​​美国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RD)6月22日呼吁中共政府停止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为由,完全剥夺被拘押人员家属的探视权,而应在疫情期间切实保障被拘人员享有获得司法咨询以及家属的探视权利。

违背国际人权标准

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中国人权捍卫者组织发布新闻稿表示,中国的传染病防治法授权中央政府紧急控制疫情的权力。不过,相关国际人权标准要求,公共卫生紧急形势下有关权利的暂时中止,必须“合法、适当,必要、非歧视性,而且必须重点明确,期限明确,尽可能减少对公共健康的过分干扰”。“一刀切”地拒绝家属和律师探视,其中包括网络虚拟探视也被拒绝,则与上述国际标准相左。

该团体提供了12个相关案例,说明中共监狱当局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为由,拒绝被押者的家属和律师享有探视权,其中获得网络虚拟探视的机会也被剥夺。不仅如此,这种限制在各地疫情逐步缓解,社会生活逐渐恢复,复工复产大面积展开之际,依然还在继续。

许艳探视权被剥夺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苏州看守所

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对美国之音表示,她的情况算是最糟糕的。她说:“他(余文生)失去自由900多天,我的探视权被完全剥夺,一次都没有获得探视。不只是受到(疫情)影响,而是被完全剥夺。这是违反法律规定的,而且是不人道的行为。”

许艳说,徐州市中院6月19日对余文生秘密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许艳作为家属没有被通知。

针对这次审判以及获刑后家属的探视权,许艳说:“这是一个秘密判决,判决以后按理和相关法律规定,下面可能会涉及到家属要求会见的问题,我和孩子会要求去见他。关于这一点,他们(当局)是否会以疫情等原因不让会见,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黄琦母子仍未相见

黄琦母亲蒲文清为儿奔走(维权网照片)

中国人权捍卫者特别例举了黄琦案的情况。身患癌症的蒲文清是“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年迈母亲,她希望有生之年见儿子一面。蒲文清请求探视儿子的一系列呼吁和努力,一段时间以来不断成为媒体的人权新闻焦点。不过,迄今母子依然没能见面。收押黄琦的四川巴中监狱4月21日疫情爆发后,以疫情为由拒绝安排会见,甚至拒绝为家属安排电话探视的机会。

四川地区熟悉黄琦案的一位当地人士担心遭打压,匿名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对黄琦案的管控非常严,目前只知道蒲文清已回到家中,“精神还好”,但是不清楚她们母子是否见了面。与此同时,当局因黄琦案不断传唤和骚扰当地有关人士。

不过,四川当地也有维权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被当局委派参与护理蒲文清老人的医护人员,都是蒲文清原单位的同事,她们对这位老人还是悉心照顾的,这一点令人欣慰。不过,老人最后愿望是有生之年能够见到儿子。舆论对当局以疫情为由断然拒绝一切会见表示不满。

疫情期间被中国监狱当局剥夺探视权的还有人权活动人士秦永敏、律师郝劲松,人权活动人士徐昆等,其中人权律师王全璋是在疫情期间家属李文足突然患病情况下,被临时允许返回原居住地北京与家人团聚。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令人欣慰的特例。

人道呼吁和建议

将近一千天未见到丈夫的余文生妻子许艳表示,国内面临困境的人欢迎国际社会的关注。她说:“如果有国际组织提出上述呼吁,首先这是对国内面临这种处境的人一种帮助。不过,中国政府可能会不在乎,或者不去听取这种建议,继续剥夺这种权利的可能性会更大,希望国际上继续要求中国依法行事,向中国政府施压,也希望中国政府人道对待这些人。”

许艳还表示,具体探视操作上,监狱当局完全可以通过消毒、隔离、限时、限人等卫生技术手段,安排家属和律师的探视,包括网络虚拟探视和电话探视的安排。

中国强力抗疫模式

中国监狱系统疫情期间普遍强化管理,凸显中国强力抗疫模式的特点。四川省司法厅微信公号曾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省司法厅下令迅速实施监所全封闭管理,实行“六个暂停”:暂停一切外来人员进入监管区,包括非监管区值班执勤民警也不得进入监管区,暂停面对面会见探视,暂停办理罪犯戒毒人员转押,暂停提审、亲情帮教和警示教育,暂停服刑人员、戒毒人员集体就餐;暂停监所内一切大型活动。

另外,5月17日北京因全国疫情持续,中央和国家来访机关接待场所全部关闭,上访接待暂停。北京以及一些地方的疫情新近再度告急的严峻形势之下,中国监狱系统能否很快重启家属探视还有待观察。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