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美国亚特兰大警方枪杀一黑人 真相是什么?

美国东部时间6月12日晚,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再次发生了警察枪杀黑人的事件。目前,这一新闻已经开始滚动播出,但是我没有看到关于这起事件的原由,没有看到这名叫做雷沙德·布鲁克斯的黑人为何被警方枪杀,也没有看到关于这起事件的后续处理。只知道亚特兰大又因为此事发生了骚乱,布鲁克斯死亡地点的餐厅被暴徒纵火焚烧,骚乱期间,有人趁火打劫,又造成了另外的枪击案,并有人死亡。

图为布鲁克斯

美国东部时间6月12日晚,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再次发生了警察枪杀黑人的事件。目前,这一新闻已经开始滚动播出,但是我没有看到关于这起事件的原由,没有看到这名叫做雷沙德·布鲁克斯的黑人为何被警方枪杀,也没有看到关于这起事件的后续处理。只知道亚特兰大又因为此事发生了骚乱,布鲁克斯死亡地点的餐厅被暴徒纵火焚烧,骚乱期间,有人趁火打劫,又造成了另外的枪击案,并有人死亡。

除此之外,我一无所知,于是我决定查找资料,厘清事实真相。

首先,布鲁克斯的死是一个遗憾。我搜寻事实真相,并不是因为我冷血,没有同情心。真相与同情心是两回事,是可以共存的。

布鲁克斯现年27岁,有三个亲生女儿,还有一名14岁的继子。对于他的家人们来说,损失是巨大的,悲痛是无法承受的。他的女儿们,年龄尚小,将在没有父亲的生活中长大。

接下来,进入今天的正题。

根据我所查到的外文资料。当地时间6月12日晚,亚特兰大警察局接到报警投诉称有人将车停在温迪餐馆外的行车道上。

警员德文·布洛斯兰(Devin Brosnan)到达现场后,发现在涉事车辆内,有人坐在驾驶位上呼呼大睡,而在车内睡觉的正是此次被枪杀的黑人布鲁克斯。

于是布洛斯兰警员敲打布鲁克斯的车窗,费劲地叫醒了他,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布鲁克斯表示不需要帮助,然后准备再次睡去,布洛斯兰警员让布鲁克斯不要再睡了,要求他将车挪到旁边的停车位,接受检查,不要停在行驶道上,布鲁克斯听从了指令。

布洛斯兰警员检查了布鲁克斯的证件,并询问了相关情况。布鲁克斯开始时表示自己在当天早些时候只喝了一杯马蒂尼酒,随后又表示喝了两杯或者一杯半的代基尼鸡尾酒。

另外一名警员加勒特·罗尔夫(Garrett Rolfe)抵达现场后,布洛斯兰警员告诉他说布鲁克斯的车内有一股浓重的酒精气味,并且布鲁克斯的眼睛水汪汪的,说话也含混不清,似乎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随后罗尔夫警员与布鲁克斯进行了长达20分钟之久的谈话,谈话结束后,两名警员试图对布鲁克斯进行清醒测试,让布鲁克斯注视警员的手指头以及直线行走,但布鲁克斯均没有做到。

于是两名警察对布鲁克斯进行了酒精测试。测试结果是血液酒精值为1.08,而法定数值是不能超过0.08,布鲁克斯的酒精测试结果显示其醉酒程度严重。

随后警员罗尔夫对布鲁克斯说:“我认为你喝得太多了,不能开车了。”边说这话,罗尔夫警员边试图用手铐铐住布鲁克斯。

但是布鲁克斯拒捕,并试图挣脱警察的控制,与两名警察扭打起来,三人均摔倒在地上。警察身上携带的执法记录仪也摔在了地上。在一片混乱中,警员声嘶力竭地警告布鲁克斯:“停止打斗,否则你会被电击的。”

汽车的行驶记录仪拍摄到的视频显示,在听到这句话后,布鲁克斯在打斗中抢了布洛斯兰警员的电击枪,然后翻身逃离,在逃离过程中,布鲁克斯将电击枪的枪口对准了警察,似乎他还对罗尔夫警员开了枪。

随后,罗尔夫警员开枪击中了布鲁克斯,布鲁克斯在送医进行手术后宣布不治。

事发后,在没有任何调查的情况下,亚特兰大民主党籍的非洲裔女市长凯莎·巴特慕斯(Keisha Lance Bottoms)迅速要求立即开除警察罗尔夫,她说:“我不认为这是使用致命武器的正当理由。”

图为亚特兰大市长巴特慕斯

而另外一名警察,布洛斯兰,则被调离工作岗位。6月13日,亚特兰大市警察局长艾丽卡·谢尔兹(Erika Shields)也宣布辞职。

图为亚特兰大警察局长谢尔兹

她在辞职声明中说:“我在亚特兰大警察局,与一群卓越的同事们共事已经超过了20年。出于对这个城市和我们部门深沉的爱,我决定辞去警察局长的职务。我以后也将全力支持亚特兰大警察局,全力支持巴特慕斯市长在未来对警察局工作的指导,我对市长有信心。对于这个城市而言,是时候往前迈进一步了,以重建执法部门与他们为之服务的社区间的信任。”

佐治亚州调查局局长维克·雷诺兹是共和党人,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不希望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急于做出任何判断,在当前情况下,双方都很容易地轻易做出判断。我们意识到,(公众)对此类事件有着巨大的激愤,随着情况的变化,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强。但是我仍然谦卑地、恭敬地请求公众稍等片刻,等待调查结果的出炉。”

富尔顿县民主党籍的地区检察官保罗·L·霍华德负责这起事件的调查,他曾在5月28日发表推特,表达对死于警察跪杀的黑人弗洛伊德的同情。

此次,他在相关声明中说:“我们对布鲁克斯的家人致以同情和慰问,我们必须要记住,这起调查活动的主题是生命的损失。”

在这起事件中,布鲁克斯涉嫌醉酒驾驶、非法占用行车道、拒捕、抢夺警察武器、袭警、逃跑。

而在没有任何调查结果的情况下,在视频清楚显示整个事件来龙去脉的情况下,亚特兰大市长就立即开除了警员罗尔夫。

牌子上写着:“安息吧,雷沙德(即布鲁克斯)”,远处是燃烧的温迪餐馆

富尔顿县地区检察官的声明富有同情心,这没有问题。但是调查的重点难道不是追求客观真相吗?生命的损失并不一定就是不合理的。作为检察官,他不应当先入为主,他应该保持中立。

在这起事件中,民主党籍的市长和地区检察官,一个动用自己作为行政长官的特权,在没有任何调查结果的情况下,就开除了开枪的警察罗尔夫,并且将另外一名警察调离岗位。而检察官却一边在网络上征询更多证据,一边急于站队。

民主党籍的政客们为了自己的选票,就像纽约市长一样,在背后捅了警察一刀。

而他们到底能捞取到多少选票呢?虽然亚特兰大的暴徒们在事后聚集了起来,纵火焚烧了布鲁克斯死亡地的餐馆,阻断了高速公路的交通,但是他们的人数却只有150人。

即使只有150人,被民主党控制的亚特兰大警察局也未采取强力措施,保护好公民的合法财产。

想想弗洛伊德事件中民主党的所作所为,在弗洛伊德事件接近尾声之际,又发生了布鲁克斯事件,这对于民主党政客们而言,可能是一件又可以激化矛盾的事情。

亚特兰大民主党籍的政客们所做的,也确实是激化族群对立,激化警民矛盾。

这样的操作,芝加哥的民主党籍市长、华盛顿特区的民主党籍市长、纽约市的民主党籍市长、西雅图的民主党籍市长、休斯敦的民主党籍市长、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民主党籍市长,都已经做过了。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寰宇大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