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虚声:右派反击 发起“取消耶鲁”运动!

作者:

01犀利反击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下跪、拆雕像三部曲正如火如荼进行中。

抗议者在西雅图搞了自治区。

拜登佩洛西都参与了下跪运动。

华盛顿林肯等人的雕像都被挑出政治不正确的毛病。

但这些都是美国左派主导的,玩得热火朝天,不亦说乎。甚至还有左派要拆除“白人上帝”的雕像。但政治运动这东西,其实并不高深,也不是左派的专利,右派也能玩。

一位名叫Jesse Kelly的右派学者在推特公开要求耶鲁大学改名,一石激起千层浪。

他的理由很简单:耶鲁大学以伊利胡·耶鲁的名字命名,他不仅拥有奴隶,还是奴隶贩子;应该把耶鲁的名字从每幢大楼、每一张纸和每件商品上去掉;否则,就是憎恨黑人。

这个话题抛出来之后,推特上#CancelYale(取消耶鲁)登上热搜。

耶鲁大学前身是康涅狄格大学学院。1701年,伊利胡·耶鲁给其捐赠了一大笔资金。随后官方将新大楼命名为耶鲁,最终学院变成耶鲁大学。

用现在的观点看,这位伊利胡·耶鲁可不是什么好人,他在臭名昭著的英国印度公司干了20年,还当过总裁,靠贩卖奴隶获得了巨额财富。他的情况可比华盛顿和杰斐逊拥有奴隶恶劣多了。

按照黑人平权运动的要求,给耶鲁大学更名,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而且耶鲁大学历史上曾经有个卡尔霍恩(第七任美国副总统,曾被评为美国最伟大的五位参议员,奴隶制支持者)学院,最终因为“白人至上主义”被抗议而改名。

那么右派为什么这个时候把耶鲁大学拎出来?原因大概有三条:

其一,耶鲁很重要。

其二,耶鲁是左派摇篮。

其三,耶鲁涉及到另一种公平。

02历史上的耶鲁

很多人知道耶鲁大学重要,却很少有人知道它究竟有多重要。

截至2018年,耶鲁大学的教授、研究人员和校友共获得了60多个诺贝尔奖、5个菲尔兹奖、3个图灵奖,还有5个美国总统。但这些数据远不能体现出耶鲁的重要性

美国建国那会儿,北方商人精英基本来自哈佛大学(美国第一所大学),南方地主精英基本来自威廉玛丽学院(美国第二所大学)。

耶鲁是全美第三古老的大学,在美国中部崛起过程中发挥过决定性作用。

什么叫中部崛起?确切说就是从修建铁路系统开始,直到美国工业化完成。这是美国历史的国脉所在。

美国历史上,中部崛起导致南北战争。这中间牵扯的事情非常复杂。

耶鲁大学虽然以耶鲁命名,实际上是在谢尔曼家族手中发扬光大

谢尔曼家族在美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罗杰·谢尔曼和托马斯·杰斐逊一样,都参与起草《独立宣言》,也是奴隶主。

但是谢尔曼家族在接手耶鲁大学之后,和新兴的资本豪门(或多或少从事奴隶贸易或鸦片贸易,照黑人运动的逻辑,都应该被清算)结合,为了中部崛起,发展为坚定的废奴主义者。

南北战争中,谢尔曼家族中的威廉·谢尔曼成为北方英雄兼屠夫。

1890年美国出台的《反托拉斯法案》,又叫《谢尔曼法案》,也是出自谢尔曼家族成员的手笔。

另外在谢尔曼家族的推动下,耶鲁骷髅会成为美国富人和权力者的“秘密俱乐部”。小布什一家几代,都是神秘的耶鲁骷髅会成员。

简而言之,如果以耶鲁为支点进行政治大清洗,基本上可以把美国历史清洗一遍。所以这次右派的切入点,还是很有深度、广度与大局观的。

大家或许会纳闷,保守的右派为什么也热衷于搞运动了?其实不是搞运动,而是打击左派。耶鲁是左派的摇篮。

03左派

耶鲁的校徽上书写着,光明与真知

耶鲁人文教育的目标之一是培养学生的人文情怀

前任校长理查德·莱文说,“让青年学生们用自己在学术、艺术等专业上的成就为社会做出贡献,为人类生存条件的改善而工作。

看了这些就明白,耶鲁是标准的左派摇篮。

内战之后,共有5位美国总统毕业于耶鲁。他们分别是第27任总统塔夫脱、第38任总统福特、第41任总统老布什、第42任总统克林顿以及美国第43任总统小布什

在美国政坛上,耶鲁创造了惊人的政治奇迹:连续3届总统(布什父子与克林顿)都出自耶鲁!虽然布什父子是共和党,克林顿是民主党,但他们都是左派(支持全球化)。

所以特朗普上台之后,骂希拉里时总把克林顿带上,骂奥巴马时也把克林顿带上。去年大投机家爱泼斯坦因性丑闻莫名其妙死去时,特朗普又把祸水引向克林顿。

布什父子虽然和特朗普一样属于共和党,但从不为特朗普站台。前段时间特朗普骂鲍威尔在伊拉克战争中表现愚蠢,其实等于骂小布什,搞得小布什非常不爽。

另外希拉里也是耶鲁大学毕业的。Kelly公开指责她称:为什么要考入以奴隶主名字命名的大学?毕业后还要回去做演讲?你是不是支持奴隶贸易,歧视黑人?

这哥们虽然立场是右派,但已经把左派的招数完全学到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打着民主大旗反民主的典型。

按照这个层层分析下去,就会发现:这个“取消耶鲁”的运动,相当于把布什父子、克林顿夫妇一竿子打翻,有利于特朗普。

与此同时,这个运动还在为接下来的运动埋下更深层次的伏笔。

04深层伏笔

美国老一点的大学多半和奴隶主有关。比方说威廉玛丽学院,那可是当年奴隶主的大本营。比方说哈佛大学,其法学院的校徽上直到2016年还有奴隶主痕迹。

如果左派继续这么闹下去,继续把华盛顿、杰斐逊、林肯等人放在显微镜下挑刺,继续冲击右派白人的底线。

那么右派也可以围绕耶鲁进一步做文章。这一步是改名,下一步就会涉及到分钱。伊利胡·耶鲁这位奴隶主捐给耶鲁大学的钱,都是从贩卖奴隶得来的不义之财,是不是也得考虑拿出来抚慰黑人兄弟受伤的心灵?就算不拿全部,那也得按照比例贡献一部分出来吧,不然就是歧视黑人兄弟啊。

如果这个口子一开,那可不得了!因为很多左派是大家族子弟。美国那些老牌家族,祖上基本上都当过奴隶主或贩卖过奴隶,要不要拿一部分财产出来为祖上赎罪?

——要不要来一波打奴隶主分田地?

真走到那一步,美国估计真的要天翻地覆了。反正特朗普无所谓,祖上都是干房地产的,没当过奴隶主。就算他爷爷开过一家妓院,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实际特朗普的支持者,那些下层的白右,祖上是奴隶主的也不多。

所以这个“废除耶鲁运动”,从浅层次理解,算是右派的舆论反击;深层次理解,这是右派对左派的震慑,你左派想掀桌,我右派不介意拆房。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虚声(公众号ID:lxlong20)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