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打水漂!中共花20年费上万亿还踏步 亏损92%王健林只求活下去 前中国首富出狱江湖已变色

新外资禁区 关键阵地死守 32家中企拿不出年报或退市 芯片投资加速推升行业泡沫 中共紧购美大豆 美农民赔变赚

在美国祭出封杀华为的大旗后,中国半导体芯片行业全面告急。但不为人知的是,中共在过去二十年,耗费上万亿人民币,而半导体产业相对美国而言,仍是原地踏步,所占全球市场份额不过是美国的零头而已,然而中共仍未吸取教训,还在继续大规模烧钱。最近中共当局发布最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开放金融产业,中共背后有着怎样的考量?

黄光裕马云王健林都曾是中国首富,但今天三人却有着天壤之别的境遇。此外,中国32家上市企业年报迟迟不出或有退市风险;中国加紧采购美国大豆引发价格上涨。

打水漂了!中共花费20年耗费上万亿相对水平仍原地踏步

6月24日,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中国国际事务主任、教授巴里·诺顿(Barry J. Naughton),参加了美国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举行的一个听证会,他在会上表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共在半导体制造(研究)上耗费了约2000亿美元,而与美国的差距并未缩小。”

他在书面证词中表示,中共在半导体技术发展上遇到“瓶颈”,而在机械制造方面则“更为脆弱”。

“他们(中共)在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财产权)构造块方面存在明显的缺点。IP构造块是IC(Integrated Circuit,芯片)复杂电路设计的基础。”

日本经济新闻》(Nikkei)报导,中共领先的人工智能芯片制造商的一名高管透露,中美在芯片领域的技术差距悬殊。他说:“如果我们无法获得美国软件或继续更新,我们的芯片开发将走入绝境。”

美国半导体市场分析公司“IC Insights”(集成电路见解)发布了一份芯片市场数据的统计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芯片公司占全球芯片市场份额超过50%,中国只占3%。美国无晶圆厂芯片公司占据全球68%的市场份额,中国只占13%;而美国整合元件制造商(简称IDM)则占据了全球46%的市场份额,中国IDM市场份额不到1%。

市场研究人员表示:“中国公司需要数十年才能在非存储器IC产品领域具有竞争力。”

在美国祭出封杀华为的大旗后,中国半导体芯片行业全面告急。不过中共仍未吸取前面的教训,还在依靠中共政府的大规模补贴,在芯片产业烧钱,最终结果只能是加速推进产业泡沫,浪费纳税人的钱。

中国芯片投资加速推升行业泡沫

江系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25日报道,近期,风险投资资金已经从消费者互联网公司转向芯片公司。据清科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该领域的风险资本投资在两年内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20亿元(31亿美元)。

投资者已将中国45家上市芯片制造商的股价推升至盈利的100倍以上,使半导体成为股市中价格最高的板块。

尽管中国芯片企业股票被投资者热炒,但这类企业存在巨大风险。

将于今年在中国科创板上市的寒武纪科技(Cambricon)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其2019年的收入为4.44亿元,净亏损11.8亿元。

寒武纪科技是北京市一所人工智能技术公司。在失去与华为的业务后,该公司现在几乎一半的收入来自北京市政府分支机构。

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进口数字,2018年中国进口了价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计算机芯片(晶片),超过一年的军费开支,超过进口原油的支出,也超过全球芯片进口总额的66%。

北京当局2019年10月份设立了一只规模290亿美元的基金,用于培育国内芯片产业。

无线充电芯片制造商Nuvolta联合创始人黄金彪表示,“不只是政府,私营部门也一样。中国所有人都在试图投资半导体相关领域。”

中共政府对中国芯片企业提供减免税收的优待,按照其技术难度和投资规模,可减免2-5年税收。这些优惠政策基本包括了高中低端芯片的生产。

经合组织在2019年12月12日的报告指出,中国半导体公司得到政府支持和投资,大大高于其他国家的竞争者。

但中共在芯片行业的投入获得的结果充其量是喜忧参半。

几家获得国家支持的制造数据存储记忆芯片的中国制造商宣布了大规模生产计划,但他们只能生产低端芯片,这类产品在全球市场已经饱和,这意味着盈利前景黯淡。

上海半导体市场研究公司芯谋研究(ICwise)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表示,总体而言,政府的扶植助长了这个产业在中国的发展。但在太过浮躁过热之后,其实负面的影响更突出。

顾文军指出,中共政府对行业没有太多认知,只是在耗尽民企能够有效使用的资源。

中共公布新外资禁区清单,关键阵地死守禁投资

最近中共当局发布最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在金融等多领域进一步放宽外资投资限制,但仍有关键领域死守阵地禁止外资介入。

自由亚洲电台6月24日报导,中共发改委商务部近日发布2020年《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自7月23日起施行。

在金融领域,取消了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最多占据51%的限制。

在基础设施领域,取消50万人口以上城市供排水管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规定;在制造业领域,放开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取消禁止外商投资放射性矿产冶炼、加工和核燃料生产的规定。

不过这份清单明文规定,新闻、广播电视、出版等行业仍然由中资牢牢把控,外商禁止投资;中共也依然禁止外国投资法律事务、社会调查和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机构。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中国经济复苏步履维艰,全球供应链正加速撤离中国,企业经营惨淡,财政收入捉襟见肘,外汇储备骤降,大撒币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中共取消多项外资限制,放开金融业,是亟需外资输血急救,留住外资、稳定外汇,为实现中国经济六保的无奈之举。

中共加紧采购美国大豆引发价格上涨

华尔街日报》25日报道,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仅过去一个月,中国就购买了近500万吨美国大豆

中国增加采购美国大豆,推升了大豆价格。自4月份跌至近一年来的最低位以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大豆期货价格已经上涨了6.4%。

周三25日,交投最活跃的大豆期货合约价格收报每蒲式耳8.71美元,一些交易员认为,当前这样的势头可能会推动大豆价格超过每蒲式耳10美元。高于约每蒲式耳8.50美元的农户盈亏平衡点,超过该水平农户才能赚钱

中国32家上市企业年报迟迟不出或有退市风险

目前,2019年年度报告最后披露期限进入倒计时,仅余5个交易日。但截至6月24日,还有至少32家上市公司未披露年度报告。

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24日,超过32家上市公司仍未披露年报,其中23家已经披露了年报预告,但大多数均为业绩巨亏或大幅下滑的企业。

如*ST飞马、中昌数据、华昌达、*ST凯迪、*ST康得等9家上市公司预计亏损额在10亿元以上;*ST富控、千山药机、ST天成等亏损额在5亿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这些企业虽然尚未披露年报,但投资者早已开始用脚投票,或使得部分公司因触及面值退市标准,提前离开A股市场。

亏损92%王健林“1亿小目标”成奢望只求“活下去”

2020年,前中国首富王健林,可能是中国最惨富豪之一。不过王健林当初在媒体面前曾扬言“先赚1个亿小目标”。

大陆财经媒体《侃见财经》6月25日报道,王健林直接宣布,万达旗下的AMC院线全球关闭1000家影院,其中美国就高达630余家,解雇600余人。国际测评机构更是直接把AMC院线拉入“垃圾评级”,普遍看衰。

2020年3月,AMC院线的总市值一度跌至仅剩2亿美元,浮亏比例超过92%,浮亏金额高达140亿元。

巅峰时期,万达电影的总市值一度高达2000亿元,目前仅剩323亿元。

王健林之后,再来看看另外两位首富黄光裕和马云。

中国前首富黄光裕假释归来

6月24日,北京市第一法院裁定对黄光裕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假释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这意味着,在服刑超过11年后,黄光裕将重归商业江湖。

图:黄光裕

黄光裕是中国前首富、国美家电创办人,他2004年、2005年、2008年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

大陆澎湃新闻分析,黄光裕入狱前,国美还是行业里的龙头老大,年营收是阿里巴巴营收的十余倍,京东的百余倍。古语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国美与阿里、京东、苏宁在规模上已经不是一个重量级。

继2019年9月,55岁的马云辞去了一手创办的阿里巴巴的董事局主席职务之后,周四25日,马云退出了日本软银的董事会,同日软银创始人兼CEO孙正义,也宣布即日起退出阿里巴巴的董事会。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黄光裕、王健林和马云三人相同的都曾是中国首富,不同的是,黄光裕刚刚走出监狱,王健林日薄西山,虽然马云看似功成名就,但在中共一手遮天、出尔反尔的政治环境下,有谁能保证王健林和马云不会重蹈黄光裕的覆辙呢?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