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六神磊磊读金庸:​有没有发现:她们都很像?

作者:

懒得管段落了,就这么一句一句写。

苟晶陈春秀,还有王娜娜、罗彩霞……

这些,都是高考被人冒名顶替的女孩。

看了她们全部人的采访,

你有没有发现一点:

她们都很像?

我说的“像”,

不只是说她们都来自农村、家庭贫困。

也不只是说都是女孩。

还包括她们都给人同一种感觉——很老实、很良善。

我当记者,也算采访过各类人。

提意见的、闹事的,等等,什么人什么性格,基本上几眼能看透。

这些被顶替的女孩子,她们个个毫无“狼性”,反而“羊性”很足。

不会搞事,不会发狠。

你看她们的采访,

虽然也都坚持要讨个说法,

但是说到那些伤害她们的人的时候,

没有什么特强的憎恨、复仇的情绪,

没有什么老子要搞出个天大的事那种感觉,

没有牙尖嘴利,没有口吐芬芳,没有打滚痛骂,

甚至让我们都觉得:骂得不够痛快!

你看陈春秀说起那个顶替她的人——陈双双。

称别人还是用的“人家”。

还说她“很漂亮”,

说看照片就感觉自己“好像跟人家不是一个档次的”。

这要换了我,一定早已经问候对方十八代外加先人板板了。

可陈春秀还反复哽咽,还说人家漂亮。

苟晶说起那个下黑手顶替自己的老师,

居然不断地说,心疼他“头发都白了”。

还反复说这老师“教语文还不错”。

并且苟晶还一再地讲:

“我针对的不是老师你个人。”

“这么多年,我也没有想过去针对你。”

好像还怕话重一点,就会伤了那个老师的心一样。

我都迷惑了:到底谁是受害者?

你还用得着反复解释?

还用得着对这样的老师有恻隐之心?

这些女孩子,真的是很像。

一样的温厚驯良,一样的老实软弱,一样的人畜无害。

于是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

为什么她们都清一色地给人这种感觉?

大概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理由:

她们当年,就是被精准地筛选出来的。

她们不是因为受害才善良。

她们是因为善良才受害。

不妨来从头推敲一下“冒名顶替”这件事。

看看这一场黑暗的剽窃是如何进行的。

要顶替,当然就必须选择一名合适的受害者。

那么多学生,顶谁?对谁下手?

是谁第一步“提名了”这些受害的女孩子?

大概率是班主任。

挑选出罗彩霞、苟晶的,就都是班主任。

当然,也不排除别的老师和学校工作人员参与。

这些老师、尤其是班主任,最了解每一个学生的家庭情况。

他们熟知谁家强、谁家弱,谁家动得、谁家动不得。

比如孩子父母是城里机关单位的,一般动不得。

哪怕是厂矿企业的,只要是职工身份,最好也暂莫轻动——谁知道会不会闹事?

主持人康辉就是一例。他当年高考也差点被顶替了,但是父亲有能耐、有魄力,穷追不懈,给儿子争了回来。

这样的家庭,轻动不得,你动了也未必吃得下。

总而言之,动城里的,就不如动乡镇的;动乡镇的,又不如动农村的。

在“提名”受害者时,每一个人选的家庭关系,大概都会被仔细摸排:

这孩子家的三亲六戚之中,有没有比较强有力的关系?有没有稍微过硬一点的社会背景?有没有任何可能挣扎、反杀的能力?

就好像大草原上,狮子要捕猎,都会层层筛选和评估猎物。假如是巨象犀牛,碰都别碰。非洲野牛之类,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要轻易招惹。

哪怕是角马、斑马之中,那些最强壮的、最能跑的、最能撩蹶子的,也不是合适对象,搞不好还被反踢两脚,得不偿失。

最好的目标,就是老的、病的、幼的、残的,最无力还手的,不妨大胆扑杀。

陈春秀、苟晶,就是这样被筛选出来的目标。

你看她们的家庭,陈春秀家直到去年年收入也不过8000元。这可是一个家庭一整年的收入!

苟晶的父亲呢?一个最最底层的劳动者。他要推着一大车棉花跑30公里去卖,全部卖了120块钱,然后给女儿买6块钱的苹果

这是完全的底层,典型的最穷困者和最弱者。

然而,仅仅这样,还不能算是完美人选。

光是底层还不够,毕竟底层的人群也分两种:强悍的和软弱的。

我看顶替者还要考虑一样:

这个女孩子是什么性格?

是不是特别烈、特别泼、特别能闹、会闹的、特能嚷嚷的?

否则那也不合适。万一知情之后大闹起来呢?

最好的人选,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宅心仁厚的,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

是善良到极点的,被人卖了还同情人家头发白了的!

这才是最完美、最安全的受害人选。

于是如此,罪恶的瞄准镜才终于缓缓移动,套住了陈春秀、苟晶们。

她们不但穷,还弱;不但弱,还善!

就是她了!完美。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当这些女孩出现在我们面前时,都清一水地让人感到宅心仁厚、老实巴交。

十几年过去,她们都还保持了当年的品性,厚道,不牙尖嘴利。

因为当年她们就是被筛选过的。

这就是高考冒名顶替的真相。

这是一次捕猎,是个别地方的中上层在捕猎最底层。

这是一次对最弱者的全面无死角的筛选。

是一次对最底层的良善者的精准的狙击。

不禁想起金庸一本小说,《连城诀》。

主人公狄云蒙冤受害,大呼不公:

为什么我一个农家孩子,这么苦,这样老实做人,还要被这样对待!

他大哥丁典告诉他:

兄弟你搞反了。

正因为你不但穷、不但苦,还老实,所以他们才选中了你。

想对同龄人陈春秀、苟晶们说,

你生活在法治社会,公道正义深入人心。

都老实了三十多年了。

现在,也应该霸气一回了。

比如那些坑害你们的人,他头发白不白,

关你毛事!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微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627/1470048.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