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中共是这样秘密审讯“极少数”的

—战俘旧事

作者:

香港国安法”据说是对付“极少数”,而且“极少数严重案件”方递解去大陆秘密审讯,因为香港的特府没有这等知识,林郑之流做不到。

那么“极少数”到底是几多?有人说:只要你不要沦为这极少数,你不必担心,永远不会“国安”到你头上。

但中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说,香港是“间谍”之都。议员叶国谦说:香港有很多间谍,“市民心中有数”。

若叫做间谍之都,恐怕香港的国安法违反者绝不是少数,因为维也纳叫做音乐之都,维也纳到处都是你看得见的音乐家。巴黎叫做艺术之都,到塞纳河岸和蒙马特山看看,画家也像天上的星星数不完。

丹麦以前叫做“性都”,据说是性商店多。凡叫做什么什么之都的,即是那个城市以这什么什么为数众多而出名。

以此逻辑推论,若控以“勾结外国势力、从事情报活动”者,香港这个间谍之都,恐怕连特区政府政务官与司局长阶层里都有三数名。

何况要将深层结构的间谍揪出来,有互相告密的民族基因可以运用。韩战时期,大量美军沦为战俘,他们是这样改造的:战俘若落在北韩手上,金日成的军队施以残暴虐打,活活打死。但关在中国的战俘营,抬头就看见“坦白从宽”。

美国人崇尚自由,在监狱里关得久了,两三个人聚集起来,商量逃狱。中方宣布:凡其他战俘,若向狱方举报谁有逃狱倾向者赏一包米,于是就开始有美军战俘举报了。

战俘营内另有共军来替美军做思想工作,个别会见。

共军人员不断重复问美国战俘:“你认为美国的民主自由制度完美吗?”Do you think the US system is perfect?美国人接受理性教育,当然说:这个世界,没有制度是完美的。

然后中方人员说:很好。递来一张纸,一支笔,叫美国战俘仔细想,将美国制度“不完美”的地方一点一点写出来。

美国战俘努力想,有了:纽约街头有乞丐、社会有种族歧视、还有洛克菲勒等大亨很有钱,美国有贫富悬殊。

中方人员看了,和颜悦色,对美国战俘说:你的认识很好。以上每一项,请你各写一篇文章。写出来,伙食有得到改善,每人定期派给香烟,以作打赏。请作者将文章朗诵,录下来,向其他的战俘营广播。

所以,你认为,所谓极少数,将会是多少呢?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627/1470089.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