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疫情下的北京胡同小区和天安门

在北京最繁华的街道,很多店铺倒闭,商铺待租,即使正常营业的商铺,也是门庭冷落。

北京第二波疫情滞后,中共以所谓“大国防疫”的各种措施封堵病毒。胡同、小区、工地封闭。路口街头密布的警车警察,到处可见的封条警戒管制交通,居民大门上被贴上检疫告示。

很多市民表示,虽然现在在大面积做核酸测试,但因病毒来源不明,信息不透明及核酸检测混乱,所有的措施都不过是面子工程。

在北京最繁华的街道,很多店铺倒闭,商铺待租,即使正常营业的商铺,也是门庭冷落。

居民大门上,很多还贴着平安的对联,孩子戴着平安手环,老人脖子上挂着护身符,随处可见无奈的民工、拾荒者,还有面带麻木表情的民众。

在最接近中共政权所处的中南海天安门一带,到处封堵,草木皆兵。

2020年6月28日,被封禁的小区,穿着防护服的防疫人员。(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被封禁的小区,穿着防护服的防疫人员。(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夜晚,通往府右街的路口。(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地安门大街路口。(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锣鼓巷每个胡同都有盘查。(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人们都渴望平安。(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西城区很多饭馆门上都张贴着本店所有员工都做完核酸检测,但这个测试似乎不准,一些被测为阴性的人也有染疫的。(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西城区街头的武警车。(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什刹海幼儿园关闭。(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封禁的景点。(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什刹海被封禁的小区。(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什刹海撤店甩货。(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什刹海再度被封禁的胡同。(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西城区因疫情被再度封禁的火神庙。(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安检严格,兜里的东西都需要掏出来。(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安检严格,兜里的东西都需要掏出来。(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外。(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外。(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外。(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外。(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外。(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府右街。(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府右街。(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四合院门上贴的通知。(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后海多个入口都被封闭。安保人员表示,从过年的时候,这就封了,6月8号北京疫情降为3级的时候,开过几天,呼啦啦一下来了很多人,酒吧一条街都是年轻人去,压力大想放松放松吧,可没几天这不又2级了吗,又封了。(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后海多个入口都被封闭。安保人员表示,从过年的时候,这就封了,6月8号北京疫情降为3级的时候,开过几天,呼啦啦一下来了很多人,酒吧壹条街都是年轻人去,压力大想放松放松吧,可没几天又2级了,又封了。(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东城区鼓楼东大街倒闭的店铺。(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东城区鼓楼东大街倒闭的店铺。(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东城区鼓楼东大街倒闭的店铺。(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府右街。(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外。(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警车。(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锣鼓巷。(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地安门的乞讨者。(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站岗的士兵。(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警察。(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前游人稀少。(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华表上的监控。(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天安门华表上的监控。(大纪元)

2020年6月28日,通往天安门广场的地下通道被封。(大纪元)

北京某军队大院目前完全封闭,子女也不得进入探视,院内人外出,要经过两道申请批准后,还要提交目的地、行程路线,所乘交通公路等报备。(大纪元)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目前进行封闭管理,只有一个门开,只有22个名额可进学校。(大纪元)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目前进行封闭管理,只有一个门开,只有22个名额可进学校。(大纪元)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目前进行封闭管理,只有一个门开,只有22个名额可进学校。(大纪元)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