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美国左派华裔众议员掏心窝:华裔学生读不了名校可读社区大学

面对ACA-5法案,明显要限制勤奋读书的华裔学生进入公立名校的“恶法”,三名华裔众议员邱信福(David Chiu)、丁右立(Phil Ting)及罗达伦(Evan Low)齐刷刷投出赞成票,坚决不让自己的同胞上大学。

昨天,罗达伦在加州众议院发表演说的视频在微信群疯传,在这篇所谓的“动情”演说中,罗达伦认为这份影响亚裔的法案,发起人跟所有的党团都打过招呼,然而却没有跟亚太裔党团提过,但即使遭到如此歧视性的“忽视”,他仍然要投赞成票。

罗达伦甚至表示:华裔学生(读不了名校)可以去读社区大学,他即使不连任也要赞成这个法案。

维基百科显示,罗达伦是第五代华裔移民,出生于1983年,2010年到2014年就任加州坎贝尔市(Campbell city)市长,曾经是美国最年轻的华裔市长,目前是加州第28选区议员,其范围包括南湾和硅谷地区,他也是一名公开身份的同性恋者。

亚裔议员被完全边缘化

他在演讲中说,怀着一种十分复杂的情感参加投票,交织著悲伤、义愤、沮丧和冲突。这是一场族裔之间困难的对话,他要为所有人争取正义。众议会的委员们已经从ACA-5修宪案的作者那里听到,她已经跟所有的族裔党团打过招呼,但是唯独漏掉了亚太裔党团。

为什么不能重启一场对话,为什么不给予我们(亚裔党团)应有的尊重,为什么没有找我们对话?议会非洲裔党团主席没有主动接触我们,没有打电话和发电邮?但我们不能被分离,我们必须进行对话,即使这个(华人)社区是反对的。但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之间的沟通是互动的,无条件和双向的。

选区99个赞成3700个反对

罗达伦承认,在此之前收到99则电邮支持这项提案,但也收到3700个电邮和电话反对这个提案,正反双方是1比37。该怎么办?要和反对者们对话很困难,没有机会同他们对话。这是关于权力、公平、种族的议题。

亚裔社区特别是华人,担心他们会失去机会,因为他们相信,只要勤奋工作就会有回报,别人也有同样的机会。因为这个族裔(华人)非常重视教育,这是他们传统的文化观念,所以,众议院没有一个亚裔议员成为ACA-5的联署人。

为什么没有一个亚裔议员成为ACA-5的共同作者?因为他们担心失去连任机会。他的前任方文忠(Paul Fong)曾经是众议院亚太裔党团主席,由于他在一次投票中支持一个类似议案,结果失去了连任机会。

华裔学生可以去读社区大学

然而,这看似对提案发表不满的演讲,罗达伦神奇地扭转了情绪:虽然他受到了来自华人社区的强大压力,甚至动摇他的连任基础,但仍要为所有人“争取正义”投下一票。

罗达伦还提出建议,“如果想让你的孩子完成高等教育,可以先读社区学院(Community College)。我和我的选区,有79%社区学院毕业生转入加州大学(UC)。社区学院转校生享有优先权,这是最好的方式。

他最后表示,今天在这里讨论这些观点是必要的,因为很难有“种族中立”政策。他的投票完全基于良知、承诺、责任,让自由和正义属于所有人。

我们来稍微捋一捋这段“掏心窝”的动情演讲——

1

法案发起人跟所有党团都打过招呼,就是忽略亚太裔。(因为发起人很清楚这是冲着亚裔学生来的)

2

你们(发起人)看不起我们(亚裔议员)没关系,我们要沟通,即使所有华人都反对。

3

选区反对的比例是:37:1,但我仍然会支持,因为与反对者(华人)对话很难。

4

华人学生读不了名牌大学没关系,可以读社区大学(相当于中国的大专,然后再专升本)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洛杉矶L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