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为什么说胡锡进的话比替考还可怕

关于最近爆出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我还一直奇怪,为啥胡锡进还不出来洗地呢?果然,他就来了。

老胡昨天在自己的自媒体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为什么冒名顶替的丑闻现在才暴露,老胡了解到一些内幕》,港真,老胡确实是体制内玩自媒体最666的,没有之一。这个小标题起的就那么引人入胜,大家都想一睹为快。

可是我看到一半的时候,就有点想骂街了,直到耐着性子看完,我终于明白了,老胡这次以揭秘为噱头,兜了半天圈子,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想说明:其实高考冒名顶替大部分都是自愿的,再说也都是很久以前的历史性事件了,不能拿来否定今天的建设成果。结论就是高考制度还是好的,是公平的,只不过是在制度不完善的时候,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而已。

和以往一样,无论是啥负面新闻,胡编都能从里面挤出正能量的东西来。就像一条狗,总能在一坨屎里面发现美味一样。江湖人送外号叼盘侠,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

胡编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大部分被冒名顶替的学生都是知情的,这只是顶替和被顶替者的一种交易。老胡的内部消息来源是否可靠,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可就算这是真的,这就是正常的事了吗?就不该被声讨,被指责吗?

老胡的文章里不带一点点怜悯之心地说:还有因为种种原因主动放弃被录取的那些学生。这种种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老胡没明说,但他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这些人没钱交学费,所以要用自己的考试成绩去换几两碎银子维持生计。

人穷志短吗,都是活该的。老胡没把替考的主要责任甩锅给被替考者,我已经很感动了。毕竟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没有人主动替别人考试,咋会有人能顶着别人的名字去上大学呢?

试问一下老胡,苟晶们被落榜,然后被安排到野鸡大学上学,是不是要算是这种买卖行为的售后服务呢?这还真够体贴的呢。

老胡这种冷漠的混蛋逻辑,恰恰是替考这种事能大范围、长期存在的重要原因。

如果有人想顶替另外一个人去上学,是无法不让周围的人知道的。试想,一个人,突然就改了名字和户籍,去大学报道,毕业后继续用别人的名字求职、工作,甚至结婚生子,有的还被提拔成了领导。

这个人身边的亲戚朋友、他的同学、老师,怎么能不知道呢?

苟晶当年在高考前模拟考试的时候,曾经考过全区的第四名。她的那个高中,同学们也都是成绩好的学生。这些人现在大部分已经成了社会精英,据说还有当了大学教授的。

可是直到今天,在全社会都关注苟晶的时候。她的那些精英同学里面,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们都以为你被顶替了之后变成了一个村姑,随便找个农村人嫁了,所以我们都担心你过得好不好。

这就是当代精英们干的事,对不公平的现象假装看不见,觉得弱势群体就应该在农村生活,最多假惺惺地说一句:我们担心你过得好不好啊。

我们的社会为啥变成这样的了?如果你胡锡进还是一个有良心的媒体人,应该好好研究研究这个。

熟悉老胡的人都知道,老胡是不可能研究这种负能量事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他的绝活是,无论啥事,他都是先把水搅浑,然后再从一个你意向不到的角度去解读。最后的目的就是说那些假装可怜的被害者其实大部分是活该的,而我们的生活还是幸福的,一切还是美好的。

老胡的言论能大行其道,造成的影响,比替考事件本身更可怕。

据说:写文章时喜欢用第三人称来指代自己的人,一般都比较自恋。而一天到晚把老胡以为挂在嘴上的胡锡进就是一个典型。老胡就像一个对自己技术有无穷信心的大厨师,就算是再发霉变质的食材,经过他的精心烹制,都能成为一桌色香味俱佳的满汉全席。

可是我也想和老胡说一句:一碗米饭里有维生素,一坨屎里也有维生素。想补充维生素,我还是想吃米饭,你不要想骗我去吃屎。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老鱼锐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