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的“生日”问题 原来大家都上当了一辈子

—原标题:议毛泽东的“生日”问题

作者:

毛泽东的“生日”问题

毛共是一个包裹了重重伪装的超级骗子。比如,这“毛泽东的生日”就是一个值得怀疑并应进行调查考证的问题。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夜,研究毛共的大陆历史学者南京高华教授突然病逝。毛粉们欢呼,说这是毛在阴间将他招走啦!“气不过,拉他过去对质去了”,什么“毛主席的生日,就是反毛者的忌日”,“污蔑毛主席的人,必遭天谴”,“天意乎?报应乎?”看来,毛粉们还真相信这“十二月二十六日”就是毛的“生日”啦!《乌有之乡》网站上,也不断有拥毛护毛的毛左势力,鼓动当局把毛泽东的“生日”定为“中国人的圣诞日”,列为法定假日,说“中国人要过中国人的圣诞日”,以替代在大陆日渐普及的圣诞节。他们非常突出毛泽东的“十二月二十六日”这个的“非凡意义”。你看,西方人的“圣诞日”这天也即十二月二十五日不正是东方人的毛泽东的“生日”也即十二月二十六日吗?你看,这不正是上天安排好的吗?毛泽东就是“东方的圣人”、“中国的耶稣”啊!但问题是,西方人使用的是公历、公元,也就是中国人说的阳历,而中国人过生日,照传统都是讲阴历的,所以,要问的是毛泽东的生日有这样巧吗?他和耶稣的降生日在同一天?

笔者留意毛泽东的生日问题是在二零零四年前后,那是无意间偶然见到了一本旧笔记薄引起的。这本精装封面印有和平鸽和“持久和平”字样的老学习笔记薄,是一九五三年前后由上海陈歧记出品的,使用者是一名中共省委机关的干部,或者这笔记薄就是由该省委机关下发给干部们使用的。笔记薄纸张、装订、设计都属高档,内有彩色插页,其中有“重要纪念日”页面,上头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宣传口号。这张红色彩页按阳历月日列出的“重要纪念日”共三十六个(案:日期数字使用的是阿拉伯数字),如“1月1日,元旦”,“3月8日,国际妇女节”,还有十一个与“领袖”有关的纪念日,如“1月21日,列宁逝世纪念日”,“3月12日,孙中山逝世纪念”,“4月22日,列宁诞辰纪念”。显然,这些“纪念日”都使用的是阳历,但“毛泽东诞辰”印的却是“11月19日”,而前面“11月12日,孙中山诞辰纪念日”,后面“11月28日,恩格斯诞辰纪念日”,“11月30日,朱总司令诞辰”,“12月21日,斯大林诞辰”,这些“纪念日”均是阳历且日子准确。咋回事?毛的生日不是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吗?怎么这里印的是阳历“十一月十九日”呢?印错了吗?可在那个小事也是大事政治高于一切的年代,如此严重的政治差错应当不会出现的,而且万一印错了也不会“扩散”,直接就收回去了,怎么会发到干部们的手上呢?那么,这究竟是怎么来的?当初提供原稿的这位供稿者又是所据何来呢?或者,这其中又隐含了什么隐秘吗?但不管怎么说,它既然印上了“十一月十九日”这个生日日子,就必然有所依据。于是,笔者就搜索查阅所能找到看到的中共党史资料,包括剪报、书刊,网上百度,竟找到了与“十一月十九日”有关的两条资料。

一是,一九三八年,毛泽东与江青延安窑洞秘密结婚,选的日子就是“十一月十九日”。这个日子应是阳历,因为如果是阴历,就进入一九三九年一月份了,而且这年的阳历十一月十九日是阴历的九月底,天气算是不冷不热,适宜“办喜事”。

二是,中共党史数据记载,一九四四年四月三十日,毛泽东在延安的窑洞里宴请几名高级干部。饭后,八路军晋绥军区副司令员续范亭问毛多大岁数,毛说是光绪十九年癸巳生人。续又问月日,毛说是阴历十一月十九日。续这才知毛泽东比他小一个月,去年是毛泽东五十整寿,就当场赋诗:“半百年华不知老,先生诞日人不晓;黄龙痛饮炮千鸣,好与先生祝寿考。”由这条资料可知,当时,毛泽东的生日并不为人所知。

光绪十九年癸巳阴历十一月十九日,按阳历算正是一八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也即后来中共在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纪念毛的“诞辰”与毛自己的说法并不矛盾,但问题是毛泽东对外宣布的他的生日却是“阴历十一月十九日”,这倒是符合中国人的传统习惯,过生日都是算阴历日子的。但为什么后来无论中共还是毛泽东自己,都要在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来过他的生日?而且到一九五三年前后,一家老字号纸品厂印制的高档笔记薄上,毛泽东的生日竟还是“阳历十一月十九日”呢?这“十一月十九日”与毛泽东关系密切是确凿无疑的,但它是毛的阴历生日还是与毛私生活中的某个纪念日有关,这是大可存疑的。

笔者查阅检索中共党史数据,毛共早期的出版物里,对毛泽东生年的记载比较一致,均是一八九三年。比如,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出版,由毛泽东口述并亲自修改的《毛泽东自传》中,只明确交代了其出生的年份即“一八九三年”,而未说出其出生的月份和日子。在这前后,美国记者斯诺采访毛泽东后出版的《红星照耀中国》(即中译本《西行漫记》)里,也是只见年份不见月日。而明确交待出月份和日子的,就是中共党史数据上记载的,一九四四年毛回答续范亭询问的这次,且月份和日子是“阴历十一月十九日”。笔者发现,中共党史资料中,比较密集的出现毛泽东“过生日”或与过生日有关的,集中在两个时期,一个是一九四零年代前期即一九四三年到一九四四年这两年;另一个是一九五零年代末到一九六零年代中期即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六年这七八年间。对照中共党史,又可以发现,前一个时期正是“毛泽东思想”开始在延安树立的时期;而后一个时期又正是“毛泽东思想”向全世界输出的时期,这其中会有什么人为的联系吗?比如,中共党史数据记载,一九四三年四月间,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凯丰致信毛泽东,告知“党内一些同志提议为他做寿,同时宣传'毛泽东思想'”。期间,任弼时和胡乔木还要萧三“写一本'毛泽东传'”、“力争十二月下旬写成”,而到了四月二十二日这天,毛泽东就给凯丰回信说:“生日决定不做”、“时机也不好”,云云。但第二年也即一九四四年十二月间,中共中央办公厅就为杨家岭中央机关五十六位五十岁以上的“老同志”,举办了一次集体祝寿活动,由毛泽东具体负责并担任书记的中共中央宣传委员会机关报《解放日报》给予了显著报导,报导中称“这次祝寿有世界意义”。可知,毛泽东他是多么重视“过生日”了。

毛共向来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从做寿这件事上也可看出来,前一年还说在抗战这样的时候过生日不合适,可第二年就大过特过,还宣称“有世界意义”。而毛泽东第一次“出国访问”竟是为斯大林七十寿辰祝寿,可见在毛泽东的心目中,领导人物的生日要比“国庆节”还重要的。一九五三年八月,毛泽东在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上讲话,他对中共干部们提出六条要求,毛泽东说:“一曰不做寿。做寿不会使人长寿,主要是把工作做好。”但他话是这么说,生日却是越过越“红火”,从中南海过到了人民大会堂(1963年、1964年);从北京过到了长沙(1974年);从中国大陆过到了全世界(1973年,这年毛过八十岁生日,中共外交部等收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等发来的贺电、贺信,北朝鲜金日成派专使送上了寿礼)。就在一九五三年毛泽东要求他的毛共干部们“不做寿”这年,毛泽东自己竟是一个生日过两次,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中午在北京过了,当天乘专列南下,三十日晚上又在杭州“过生日”,可见毛泽东的说做不一。

根据中共党史资料,毛泽东明确写出自己生日日期的是在一九六零年,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这天下午,毛泽东对身边工作人员叶子龙汪东兴等八九个随从警卫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当夜,毛又给身边保卫护侍林克等写了一封信,信的末尾,毛写道:十二月二十六日,我的生辰,明年我就有六十七岁了,老了,你们大有可为。另外,毛泽东写过一首词《七律*冬云》,特意标明写作时间,是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共御用注家易孟醇先生在其《毛泽东诗词笺析》中,就称“这是一首咏物寓志的诗。是作者于自己六十九岁生辰这天写的。”但毛泽东和御用注家易先生都留下了个破绽,就是他们用的是“生辰”。照中国的民间习惯,说到生辰八字,这都是按阴历算的。进入二十世纪,官方采用公历,但民间传统是仍照阴历算。像过生日就是这样。作为有公职的重要人物,公家给过公历也就是阳历生日,但个人私下仍过阴历生日,这就是传统。可令人不明就里的是,毛泽东一边写自己的“生辰”;一边写下的日期又是阳历的,这不合常规习俗啊!况且在十八年前,毛在回答续范亭的生日问询时,就是照传统说的是"阴历"的日子。怎么会越老越新而不念旧了呢?毛不是喜读古书熟知掌故吗?而毛生前私底下打交道的亲朋故旧和所谓民主人士中,相信多数都不会在说到自己生日时告诉的是阳历的吧?这是为什么?

笔者在搜索资料时,又发现了另外的疑点。一九五八年三月,毛泽东在四川成都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竟谈到了家谱,他说:“收集家谱、族谱,加以研究,可以知道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也可以为人文、地理、聚落地域等研究提供宝贵的资料。”很不寻常啊!就在毛说了这话不过二三年,忽然天津图书馆就收到了一套《韶山毛氏族谱》。请看天津《今晚报》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的报导:湖南湘潭韶山毛氏族谱,自清乾隆初始修后,包括房谱有七八种之多,然至今传世的全国只有三四家收藏五种。天图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获藏一部“全帙”。事情是不是太巧了?据介绍,这部“全帙”凡一函二十三册,包括光绪间二修;宣统间三修;一九四一年四修,为毛氏西河堂活字印本,是由毛泽东的族兄和私塾老师毛泽启(号宇居)任总纂,根据宣统三年(1911年)的三修本,于民国二十九年至民国三十年间完成的。他在谱中“详细记载了毛泽东的名字,出生年月日时辰,及婚配子女情况”。他的记载是毛泽东生于“清光绪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辰时,原配罗氏,继配杨氏,继娶贺氏”,谱赞毛泽东“闳中肆外,国尔忘家”。照一般理解,上述毛泽东的个人资料,非本人提供则他人难知也。如民国三十七年,《武岭蒋氏宗谱》修印期间,其中蒋公介石先生本人的一条就是由他本人写好交给谱书编纂人员的。时任谱书编纂,具体负责修谱工作的沙孟海先生,其回忆是“新谱中关于蒋介石本人一条,蒋介石亲自写成稿子交给我们,我们只照样编录,并不发生任何为难。”(见沙孟海《武岭蒋氏宗谱纂修始末》)

对照蒋公介石先生的家谱,这“四修”的“韶山毛氏族谱”,其毛泽东的本人资料的来历,就显得所来无自模糊不详了。还有,这“韶山毛氏族谱”的“四修”时间也存疑,一九四零年到一九四一年间,正是第四次长沙会战期间,韶山当时属国统区。一九四四年六月间,日军还入侵韶山,这是家家户户都受影响的战乱时期,怎么会有了闲心修谱,且还能开展起来,活字印刷?据沙孟海先生回忆,是"抗日战争初结束,各地各姓纷纷发动重修家谱"的,怎么韶山毛氏如此例外不合常理啊?此外,担任四修《韶山毛氏族谱》总纂的毛宇居先生,其个人质量也有问题,他在一九二六年前后曾加入中共,但不久就“自首”。可知其人格上有明显的投机性。毛泽东的党内同事王明说毛泽东极擅“编造故事和谎话”,说毛泽东“他伪造历史,捏造'事实',假造文件和'著作'”。看来,毛泽东也有伪造韶山毛氏族谱的嫌疑。

笔者在搜索查阅有关毛泽东生日的中共党史资料时,发现其中乱象惊人,粗制滥造,胡编乱抄,还插进许多灵异事件。比如,一九七五年,毛泽东在中南海过最后一个生日期间,手擀的生日长寿面下锅后,"面条全碎了,一节一节的,没有一根是整的",有中共军内的作者就指出,这是明显的编造。

说一部“毛共史”就是一部胡编乱造史,应是事实明摆着的,但它也有个围绕的中心,就是神化毛泽东,“枪打不死”,“遇难呈祥”,这自然不是凡人,但这还不够,毛泽东他是“圣人降世”,有“生日”为证啊!比如,当中共在延安向来自西方的记者做出“开放”的姿态,展现自己向往民主自由和自身实力的这个时候(1940年前后的几年),毛共和毛泽东自己就把“毛泽东生日”的“具体日期”给明确下来了;而当中共在北京向全世界输出革命要让“毛泽东思想”的光辉普照全球毛泽东生日的时候(1960年代),毛共和毛泽东自己就把“毛泽东生日”给年年过起来了。所以,笔者怀疑,这极可能是毛共和毛泽东自己所精心设计的一个为谋夺取全国政权进而霸控全球的欺世骗局!它所利用的正是普遍存在于中外老百姓头脑中的“圣人崇拜”和迷信心理。

补充:“毛主席转世”闹剧与毛泽东的报应

前几年,毛氏家族大张旗鼓地宣传毛泽东的曾孙毛东东与毛泽东像极了,且也生于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等于是告诉大陆的老百姓,毛主席又转世降生啦!毛主席又回来啦!文革又要搞啦!这几年,薄熙来重庆大唱红歌,挟毛幽灵以令全国,而结婚前后多次与毛泽东十指相扣的“毛泽东儿媳”邵华,其生前就曾率一班毛左骨干前往重庆,给薄熙来鼓劲支持,这不就是靠巫术惑众嘛!

邵华作为毛泽东的“儿媳”,似也大获毛氏的“真传”。毛共第一喉舌党报《人民日报》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八日第一版上,刊登了邵华写的一篇政治散文,题目“我们感到十分温暖”。其中有这么两句,“江泽民同志刚担任总书记时,就在勤政殿亲切接见岸青和我们全家”,“江泽民同志又问了岸青同志的孙子毛东东的情况,并表示希望见见他。我激动地回答,有机会一定带毛东东看望您。”这两句话传达出了什么信息?反动思想、腐朽观念嘛!新登基的江皇帝召见太祖皇子一家,接班的新皇帝不忘太祖后代要加恩嘛!可惜邵华到死大约都不知江皇帝其实是一个伪造个人档案、混进毛共国高层的汉奸政治骗子(见吕加平《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也许这就是毛泽东同样作为汉奸加政治骗子的报应,骗来骗去,最后他毛共政权也被骗了!在卖国与欺骗中“开国”,又在欺骗与卖国中“终国”。可悲乎?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黄花岗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