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香港的夜色那么美:英雄本色往事

英雄

伪钞集团大哥宋子豪的人选最先确定,吴宇森徐克都认为要找一个过去很风光,后来没落了,但仍然坚守原则的人,最合适的就是找一个过气的明星来演,所以非狄龙莫属。

弟弟宋子杰的人选确定了当红歌星张国荣,当时主要考虑的是投资方,如果从导演到演员都是过气的,恐怕就没人愿意出钱投资了。

反派阿成找了和周星驰梁朝伟吴镇宇同期的李子雄,艺员培训班毕业后,觉得当艺人竞争太激烈的李子雄就去考了公务员,只在业余时间拍拍广告,估计和这些明日巨星一起上课压力太大。有一次拍广告时,徐克问他,有一个新戏你有兴趣吗?两个星期后试镜。李子雄没想到自己能通过,就这么懵懵懂懂地拍了《英雄本色》。

在原剧本里戏份不多的Mark哥(小马哥)反而是最后才确定的,本来定的是公司老板看中的林子祥,但是林跳槽了,只能换人。黄百鸣就决定用新人郑浩南,郑的英文名字叫Mark,索性给这个角色取名叫Mark哥。

不料郑浩南档期排不开,于是徐克女友施南生就建议请票房不佳的周润发,反正是个配角,连片酬都拿不到整部的钱。

当时周润发有四部电影同时开机,他看了剧本欣然接受,并让张国荣大为紧张,“豪哥就够威风了,Mark哥也这么帅,要抓他们的子杰会被观众骂的”。后来果不其然,只要小马哥一出现,影院里一片叫好,子杰一现身,则是一片嘘声。

周润发在片场表面上玩世不恭,有回迟到被狄龙训,“发仔,你不能这样,这样戏拍不好”,发哥跟他说,“龙哥,我们捞嘛,捞就算了吧。”实际上,他是进入了角色,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的即兴发挥。

周润发越演越尽兴,自己设计了叼火柴、吃盒饭的镜头,吴宇森也忙着给他加戏,发哥还安慰他,“你不用跟我计较拍片的天数,没有关系,我钱就拿这么多,档期也不跟你算,你要加我多少天都没关系。”

小马哥瘸腿吃盒饭那场戏看哭了很多人,当年在片场有的工作人员拿起盒饭吃一两口就丢下,周润发就捡起来吃完,还告诉大家不要浪费粮食,后来剧组没人再丢过盒饭。

结果,小马哥的戏越加越多,张国荣的戏份越改越少,戏里的大哥狄龙过来问他有没有事,张国荣很理解地摇摇头,还说你教我演戏,我教你唱歌。后来徐克也觉得对不住张国荣,就承诺以后专门给他打造个角色,这就是《倩女幽魂》里的宁采臣。

黄百鸣日后常对后辈演员讲周润发拍英雄本色的例子,他说新人不要在片酬、戏份上计较太多,如果你的戏够好,角色够抢眼,配角也能脱颖而出。

没有退路的吴宇森拿出了所有的本事,他首次把张彻武侠片中的飞身、弹跳、以一挡百的招式用到了现代枪战上,侠客挥舞的双刀变成小马哥手握的双枪,观众也不用担心子弹会被打光,并在结尾痛快地“结束”小马哥的生命。

众志成城的主创们在拍最后一枪的时候产生了分歧,按剧本所写是子豪开枪打死的阿成,但是实拍的时候吴宇森让张国荣开最后一枪,狄龙坚决反对,他跟吴宇森说,“这一枪是子豪为了当警察的弟弟开的,补偿此生欠弟弟的,如果让子杰开,前面的伏笔就没用了”。

吴宇森听狄龙说完,说给他十五分钟考虑一下,随后认同了他的意见,还是由子豪来打最后一枪。后来有人问狄龙,导演临时改戏的原因,他想了一下说,可能国荣认为他应该开那一枪。狄龙自嘲学不了发仔,不会柔软地跟别人商量“改戏”。

离杀青还有十天的时候,新艺城的老板麦嘉听说吴宇森在片场喝酒,就跟施南生说,“不管拍了多少,都给我把底片烧掉!”听到消息的徐克气得不行,工作人员问怎么了,他说“上头要把这个片烧了。别管他,我们把片拍好就行了。”

1986年8月2日,《英雄本色》在香港上映。第二天中午,新艺城工作室旁边的电影院门口挂着一面旗,写着“全员满座”,意思是连三天后的票都卖光了,可还是有人在排队买票,影迷看见下楼吃饭的徐克、吴宇森都挥手喊他们的名字,工作室的年轻人看见此情此景都很激动,心想“这才是做电影嘛”。

《英雄本色》以三千四百万的票房创下港片纪录,顾嘉辉作曲、黄霑填词、张国荣演唱的主题曲《当年情》也成为永恒的经典。

吴宇森和黄霑相识于1974年的电影《鬼马双星》,那时默默无闻的两人一见如故,12年后,为纪念友情的黄霑免费为《当年情》作词:

今日我与你又试肩并肩

当年情再度添上新鲜

 

本色

1986年11月,第23届金马奖在台北揭晓,最佳导演奖的颁奖嘉宾刚念出“英雄本色”四个字的时候,台下的吴宇森已经掩面而泣,老友徐克亲自把奖杯颁给了他,吴宇森激动地语无伦次,“几年前徐克拿金马奖,我就希望自己得奖的时候,颁奖人是他。我们是惺惺相惜,所以才有英雄本色。”

狄龙和周润发双双入围金马最佳男主,最终演大哥的狄龙胜出,一扫过气阴霾的他高举左拳,“从影二十年,演了八十部戏,只拿过一个小金马,这回终于凑成一对。我很喜欢这部电影,因为戏里的豪哥做错了事,他能承认而改过。”

那晚担任主持人的是姜大卫,他在后台获悉狄龙拿到影帝时,主动走上前悄悄向狄龙说了一句“恭喜你”,狄龙错愕片刻后再也忍不住满心激动,紧紧与姜大卫相拥,两个疏远多年的武侠金童都流下热泪,在旁边的尔冬升也眼含泪花。

<姜大卫和狄龙>

几个月后,连续三届陪跑的周润发终于捧得金像奖影帝,颁奖礼那天,他正在拍《江湖龙虎斗》,身上还穿着戏装,赶到会场的他惊喜又“无奈”地说,“这个奖,我等了三年,我穿了三次礼服出席颁奖典礼,可是三年都失败了。为何偏偏在我没有心理准备时,得到了这个奖。”

说完感言,发哥从衣服里掏出两个结婚请帖送给司仪郑裕玲和钟景辉,在全场的欢呼中宣布了自己的未婚妻陈荟莲,接到请帖的郑裕玲下意识地说了句“又来”,没想到发哥发嫂一直携手走到了今天。

喧嚣过后,各自兼程。为帮朋友石天度过难关,徐克说服无意拍英雄本色续集的吴宇森再执导筒,还用孪生兄弟的桥段“复活”了小马哥,但是志不在此的吴宇森拍下这部“自认最差电影”后单飞远走,吴徐二人从此天各一方。

涅槃重生的狄龙不再纠结自己是否“大哥”依旧,并在八年后的《醉拳2》中再次听到已是大哥的成龙叫自己“老豆”,因为在片中,他演黄麒英,成龙演他儿子黄飞鸿。

前两年,《英雄本色》重映,有人问狄龙想不想再演豪哥,狄龙反问,“你能再给我找来个张国荣吗?”

“香港之子”周润发在独霸八十年代香江影坛后,只身闯荡好莱坞,高开低走多年后返回故乡,还是那个爱逛菜场的发仔,许文强、小马哥、船头尺是他最爱的三个角色,虽然小马哥让他攀上巅峰,但他自认吊儿郎当的船头尺更像出身草根的自己。

2013年,多年不见的吴宇森和徐克在北京聚首,两人又聊起了当年的英雄本色,聊起那些在天台喝酒纵论天下的日子,哪有什么分道扬镳,不过是打拼实现自己想要的东西。

34年了,我再也没在电影中看到过像《英雄本色》那样的兄弟情,小马哥那句台词如今依然在我耳边回响:

“真想不到香港的夜景居然这么美!这么美的东西一下子就没有了,真不甘心……”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往事叉烧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10/1475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