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深入各国“隐藏的手”现形了

去年在台湾出版《无声的入侵》,揭露中共在澳洲进行红色渗透细节的澳洲知名学者汉弥尔顿(Clive Hamilton),近期与友人合作出版新书,警惕世人关注中共利用其意识形态与专制模式“重整世界”。

澳洲查尔斯史都华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哲学教授汉弥尔顿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GMF)亚洲专案高级研究员马晓月(Mareike Ohlberg)合着的新书,名为《隐藏的手》(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暂译),以实例阐述中共如何积极影响世界局势。

中共以“隐藏的手”重整世界

汉弥尔顿曾经在牛津大学巴黎政治学院、耶鲁大学担任访问学者,于1994年创办智库“澳大利亚研究所”(The Australian Institute),并且担任14年执行董事,近年对于中共红色渗透的关注与呼吁,更引起国际重视。

马晓月则曾于德国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合撰《威权主义的进步:回应中国在欧洲日益增长的政治影响力》,此重量级研究报告被评为具有里程碑之影响力。

针对此新书内容,汉弥尔顿与马晓月于六月中旬与下旬在澳洲与加拿大举办网络研讨会,警告中共“无声的入侵”,早已有计划地扩张全世界。

汉弥尔顿以“一带一路”举例,表示中国政府近年全力推动一带一路,不仅是为了拓展贸易与投资机会,或为中国民生经济找出路,更重要的是藉此在全球设定与掌控“话语权”,这是一套“利用民主政治摧毁民主政治”的战略,许多参与国以及政客在中共威逼利诱之下,有意无意地接受并且援引“中共式语言和概念”,在许多国际议题附和中共说法,以利于中共在全球扩张影响力。

汉弥尔顿指出,中共洽谈一带一路投资计划同时,会向参与国积极推动媒体与文化合作,提议缔结友好城市以及促进民间交流,企图拢络政商官僚与民间,为中国说好故事。

例如,澳洲维多利亚州在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之后,从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s)到地方官员,对外宣传皆复制中共词汇,表示双方将“推进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甚至谈到要丰富“新时代下的丝路精神”,呼应“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究竟历史上澳洲跟丝路能扯上什么关系,并不重要。

澳洲维多利亚州官僚的表现彷彿中共豢养的鹦鹉,而意大利以及部分东欧国家也在签署一带一路计划后,以中共赋予的词汇与概念进行宣传,这些例子在联合国与世界卫生组织WHO)等国际组织也相当常见。

在加拿大于6月25日由知名智库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所主办的网络研讨会上,汉弥尔顿指出,中共正在有组织、有计划地改变世界秩序、威胁世界,尤其精英阶层对于中共所统治的中国广泛地无知与天真,这是危险的错误。

汉弥尔顿强调,中共正对西方进行政治战争,这也是中共理论家与领导人谈论中国与西方关系时的普遍看法。以新冠肺炎爆发至今为例,中共处心积虑严控言论,投入钜资,动员舆论抢占话语权,虚构有利于中共的叙事版本,以压制一度风起云涌的国际咎责舆论。

《隐藏的手》书中特别强调中共对西方金融中心的渗透与影响,例如透过总部位于伦敦金融中心的英国“48集团俱乐部”(The48 Group Club)腐蚀政商高层。(汤森路透

利用一带一路抢占国际话语权

此外,《隐藏的手》共同作者马晓月认为,中共为了稳定政权,企图改变全世界的思维、舆论和联盟结构,首先在国内建立资讯防火墙,防堵外来观点,但是排外还不够,中共认为长远观之,若能改变全世界的思维、舆论与联盟方式,让更多国家认同中共说法,认同中共制度最适合中国发展,甚至适合其他国家,就不必再忙着防堵外来观点,如此才更能稳住中共政权

马晓月表示中共决志要改变国际既定秩序,在国际组织方面,世上许多组织原以美国为中心,中共则长期逐步渗透与调整组织结构,结合与美国不和之国家在重要议题上作对,而一带一路计划可以加强绑定参与国对中共的依赖度,在中共面临国际冲突时,参与国为免损及利益,会适时表态中立,必要时就靠向中共。在新冠肺炎咎责、维吾尔人权危机以及港版国安法议题上,都可明显看到例证。

马晓月强调,中共希望最好在不开枪的情况下,配合中国市场诱因,依循其标准改造世界,这并非从外部发动挑战,而是持续从内部改变——赢取支持、严禁批评、瓦解反对组织。重要策略之一是针对西方精英,包括大学、智库与媒体之专业人士,如果这些精英欢迎中共模式,或者接受中共影响力趋势,就不至于抵抗。此外,动员侨民、运用财富与政经影响力、消灭反共侨民与组织,也是中共在许多国家的常用手法。

《隐藏的手》书中也特别强调中共对西方金融中心的渗透与影响,例如透过总部位于伦敦金融中心的英国“48集团俱乐部”(The48 Group Club)腐蚀政商高层,影响英国政经决策倾向中共,据悉该组织约有500名英国政商名流会员,虽被称为“顶级俱乐部”,但行事低调,在《隐藏的手》出版之后,48集团俱乐部关闭官网,扬言提告。此外,美国华尔街与英国“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为了在中国金融市场分杯羹,浮滥雇用中共太子党,利益关系盘根错节,足以影响国政,长期备受抨击。

近期“港版国安法”震惊自由世界,汉弥尔顿对此认为,中共喜欢来暗的,大家把灯打开,会让中共更难以进行秘密胁迫活动。这需要公民一起开灯,一同认清中共模式,强调“无论在哪里,在工作,在学校,在社交场合,都要了解中共运作方式,无论在哪里都要揭露和反击中共。”特别要支持在民主国家生活却被中共胁迫的华人,保护他们权利,鼓励他们加入为民主辩护的阵营。

※作者为钜石智库创办人,关注时局之平衡资讯与风险扩散效应。曾任网络行销投资高管。台大政治系毕业、波士顿大学大传硕士,于哈佛大学研修电商课程,新加坡国立大学高阶管理课程结业。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吴奕军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