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杨威:莱特希泽谈全球贸易 WTO前景不妙

作者:
莱特希泽也看到了,中共并未真正改变,还可能不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他说,“我们正在尝试的是创造规则,如果可能的话要对大家都有利,如果做不到的话,那我们就将沦于混乱当中”,“我不知道这是否代表我们要退出世贸组织,但有可能。”

图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资料照。

7月9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参加了英国智库Chatham House的一个视讯活动,莱特希泽就全球贸易发表了讲话,还暗示美国可能退出WTO

多边体系和双边体系的冲突

莱特希泽表示,世界要么需要一个多边体系来管理全球贸易,要么需要一系列双边协议,但两者却是相互冲突。

按照他的观点,欧洲与全球其它国家签署了大约77个双边自由贸易协议(free trade agreement,FTA),这是对“多边贸易体系的最大挑战之一”。

莱特希泽说,“在我看来,我们应该摆脱双边自由贸易协议。我们应该拥有一个多边体系,或一系列双边体系”,“说实话,我可以选择任何一种方式。但是我们不能有人……自称多边主义,然后基本上成为双边体系的最大支持者。”

莱特希泽说出了当前世界贸易体系的现实。虽然众多国家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内,并曾倡导全球化,或多边主义,但实际上,很多国家也同时寻求双边自由贸易协议。显然,更多的国家认为,各自继续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协议更有利。但同时,很多国家阻止美国也寻求双边自由贸易协议。那样的话,各国进入美国市场的同时,也必须开放自己的市场,最极端的例子,自然是中国。

美国是全球化的目标市场

从理论上来说,一个多边的贸易协议,似乎更好,大家都遵守一样的规则。但实际上,除了美国之外,世界上的多数国家,都或多或少的实施贸易保护政策,尽量多出口、少进口。

美国几乎向所有国家敞开大门,成了世界各国的目标市场。所以美国多年来陷入贸易逆差,与中国的贸易逆差最大。

川普当选后,不但努力扭转美中贸易逆差,也试图扭转与其它国家的不平衡贸易关系。这等于动了所有人的奶酪,因此,川普被贴上了贸易保护主义者的标签,成了反全球化的领军人物。但川普认为,美国一直在被其他国家占便宜,这样对美国不公平。

川普曾多次对欧盟表示,互相之间实现零关税,但却无法实现,因为欧洲各国不愿放弃对美国各种商品实施的不同关税和非关税壁垒。

莱特希泽的讲话,表明各国都在实施贸易保护主义,但却标榜自己支持全球化的多边主义,应该主要是为了轻松进入美国市场。当美国准备保护自己时,却被各国批评。中共也恰恰利用了这类批评,直到今天还在使用这样的论调。

如今,瘟疫已经严重打击了全球化,各国都在回收、或转移供应链,保护主义似乎更流行了,受冲击最严重的,自然是中国。

这样一来,正如莱特希泽所说,双边体系将越来越多的挑战多边体系。世界贸易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世界贸易组织的前景堪忧。

被理想化的世界贸易组织WTO

莱特希泽说,要复活世界贸易组织的多边贸易体制,就必须对全球关税税率进行“重置”,停止通过世贸组织诉讼机制制定新的贸易规则,以及采取新的方式有效应对中共的国家主导经济模式,包括产品和食品安全标准等非关税壁垒。

莱特希泽点出了多边贸易体系的关键,“重置”全球关税税率。理论上,各国使用统一税率,例如都采用零关税,看起来很公平,也很简单。但实际无法执行,各国总有一些理由,要保护本国的某些行业,不会同意零关税,或统一关税。极端的例子又是中共,暗自实施出口补贴,同时设置非关税壁垒。比如,中共说加拿大的木材有虫子,美国或澳大利亚龙虾没有签署无病毒保证书等。

这样看来,一个理想的WTO多边贸易体制,似乎没法在新的世界贸易中发挥真正的作用。各国可能都会纷纷寻求,与某些国家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对其它国家又要求回到WTO协议,结果在WTO内争议不断。最终,WTO的结局就不妙了。

现在,这样的情况正在发生。中共不执行对WTO的承诺,但WTO无法真正约束,美国只好寻求双边贸易协议解决,但中共不愿意被双边协议约束,于是美中贸易战就发生了。拖了近2年,中共被迫签下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仅涵盖了一部分争议问题。

中共隐瞒疫情,再加上中共不断挑衅,还强推“港版国安法”,导致美中关系迅速恶化,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也岌岌可危。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作用

莱特希泽说,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当中包括了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向美国购买更多商品等等。FBI局长克里斯多弗·雷(Christopher Wray)刚刚说,中共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是历史上最大的技术转移,对美国形成巨大威胁。莱特希泽表示,这就是为什么他在2017年就对中国发起长达8个月的301条款调查。

莱特希泽说,“目前我们需要停止中方在经济部分的进逼”。

在这个目标上,美中贸易战已经初见成效,高关税已经降低了双方的贸易逆差。瘟疫加剧了供应链从中国移出,美中贸易逆差会继续缩小。

莱特希泽还说,“我们需要创造对我们有利的规则”,“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就是尝试在找出那种规则”,“创造对大家都有利的规则,这就是美国的利益,我们还没做到”,“我们应该要有规则,来应付某些没有市场经济导向的国家。”

暗示可能退出WTO

莱特希泽也看到了,中共并未真正改变,还可能不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他说,“我们正在尝试的是创造规则,如果可能的话要对大家都有利,如果做不到的话,那我们就将沦于混乱当中”,“我不知道这是否代表我们要退出世贸组织,但有可能。”

莱特希泽的暗示很关键,因为美国确实面临这样的处境。如果美国继续按WTO规则行事,其他国家不完全执行或干脆不执行,WTO就损害了美国的利益。退出WTO自然成为美国的一个选项,然后寻求与各国的双边贸易协议。

莱特希泽也谈到了WTO改革、下一任WTO领导人的人选,他说,WTO正处于公布“一个转折点”,可能会大大改变其目前的形式。

莱特希泽并未提议马上中止一个理想的WTO多边贸易体系,他仍然期望改革,但看起来他并不乐观。

莱特希泽对川普很重要,他已经出色完成了多个贸易协议的谈判。如果莱特希泽建议川普退出WTO,川普多半会采纳。因此,美国哪一天真要退出WTO,应该不必奇怪。

莱特希泽不一般

莱特希泽1973年从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后,先在华盛顿特区做律师。

1978年,莱特希泽为参议员鲍勃·多尔(Bob Dole)工作。1981年,多尔出任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莱特希泽成为该委员会的幕僚长。

1983年,在里根总统执政期间,莱特希泽成为美国副贸易代表,协商了超过十二项双边国际协议,包括有关钢铁、汽车和农产品的协议。莱特希泽还担任海外私人投资公司董事会副主席。

1985年,莱特希泽重新回到私人律师事务所,成为合伙人。他执业国际贸易法超过30年,代表美国工人和企业,包括制造业、金融服务、农业和技术领域,他致力于扩大美国出口市场,并捍卫美国工业免受不公平贸易行为的侵害,特别是钢铁业

1988年,莱特希泽曾帮助参议员鲍勃·多尔参加总统竞选。1996年,他再次担任多尔竞选活动的财务主管。

1997年,莱特希泽主张不要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2017年1月3日,川普提名莱特希泽为内阁级别的美国贸易代表。他于2017年5月15日就职。

三天后的5月18日,莱特希泽通知国会,川普总统打算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如今新的加拿大-美国-墨西哥贸易协议(Canada-United States-Mexico Agreement,CUSMA)已经生效。

2018年,莱特希泽开始参与美中贸易谈判,并在2019年底完成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文本。

2020年3月,莱特希泽表示,中共病毒大流行表明,美国必须促进国内医疗用品生产,并减少对外国的依赖。

莱特希泽在1984年曾表示,“我试图在谈判中保持友善,我不是表演的类型,说服的艺术是知道杠杆在哪里。”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