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重磅!众院外委会共和党领袖:我希望中国人民能听到这个信息...

—“我们与争取民主和自由、反抗共产独裁政权压迫的你们站在一起”

作者:
对中国人民,我想说的是,他们也骗了你们,他们真的是在进行宣传,那是他们控制你们的方式。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最害怕的不是美国,而是他们自己人民、中国人民,他们钳制人民并压迫他们的自由能有多久?这能持续多久?这取决于中国人民。我们与争取民主和自由、反抗共产独裁政权压迫的你们站在一起。我希望中国人民能听到这个信息...

众议院外委会首席共和党成员、来自德克萨斯州的众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说,共产主义必将失败,如同苏联和其他国家一样。麦考尔7月7日从德克萨斯州接受美国之音视频连线专访时说,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的压迫和控制愈来愈严厉,中共最害怕的其实不是美国,而是本国人民。

麦考尔重申,必须要追究中国共产党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责任。他领导的外委会共和党人上个月公布了一份有关中共及世卫组织疫情责任的报告。他说,新冠(中共肺炎)疫情敲响警钟,让美国和全世界看到中共的种种恶行。麦考尔在采访中还谈到美中关系以及香港台湾等问题。他强调,美国绝对不会让发生在香港的事情复制在台湾身上。他说,对北京最严厉的惩罚就是承认台湾独立的合法性。

以下是专访全文内容:

“中国共产党从未将这种病毒通知世卫组织​”

记者:我想先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人最近公布的有关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的报告开始谈起。您认为报告中最重要的看点是什么?为什么美国对于追究大流行病起源的问题很重要?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重要的是要查明发生了什么事,以及我们如何才能阻止情况再次发生。整件事情的时间线非常令人不安。从去年12月开始,中国共产党,---当武汉的第一批医生开始谈论与萨斯相似的新病毒时,根据国际法规,应该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但他们的反应是逮捕和拘留这些医生,基本上是要他们收回说法并封住他们的嘴,不让他们说出真相。后来,中国共产党还进入实验室,有系统地销毁了实验室的样本,以掩盖证据,还有最后,逸华,发生人传人的这个阶段非常关键,如果早一点在全球范围内报告这些事情,我们可能已经控制住了这场大流行病。相反的是,即使世卫组织专家告诉世卫组织出现了人传人,但谭德塞,---他有些像是中国共产党的人选,他带着世卫组织决定接受这一切谎言,说没有人传人。在这期间,中国正要过春节,人们正要过新年春节,500万人从武汉离开,在中国各地和世界各国旅行。逸华,正是那时候原本只是一场中国的当地流行病发展成全球大流行病。可悲的是,这一切本来可以避免,却因为谎言和掩盖行为而未能避免。

记者:在你们的报告公布之后,世卫组织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病的时间线进行了修改,说明中国共产党其实从未在2019年12月31日向世卫组织通报大流行病。世卫组织改变说法的重要性何在?

麦考尔众议员:这很重要,因为他们在我们报告公布之后改变了说法。我认为,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再继续撒谎下去而没有后果。事实是,正如你刚刚所指出的,中国共产党从未将这种病毒通知世卫组织,他们(世卫组织)是从其它期刊等公开渠道得知的,这是件悲哀的事。所有这些都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有关要在24小时之内通报的规定,但他们没有通报。我担心的是,谭德塞似乎将与中国共产党搞好关系置于保护全球健康的首要任务之上。

记者:最新的新闻是,白宫已经正式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有些人担心这项决定可能将破坏全球应对大流行病的努力,中(共)国也有可能将填补美国退出所留下的空缺。您对此有何反应和想法?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我们需要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我认为,根据条约,总统可以给一年的通知。所以在我们看来,世界卫生组织就像在试用期一样,直到他们进行改革,重回正轨,而这必须从高层开始。我自己就曾呼吁总干事谭德塞辞职。鉴于他与中共同谋,配合掩盖事实和撒谎。在私营企业里作为首席执行官,如果连首要任务都失败了,---他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他失败了。如果在私营部门,他一个星期不到就得走人。所以我认为需要改革。我认为谭德塞需要下台。世卫组织需要加强。

“美国和世界现在对这种恶意行为都已经觉醒了”

记者:您同时也是最新成立的众议院中国工作组主席。我认为了解您对中国政策的想法对我们在中国和各地的观众来说很重要。您能不能和我们分享您如何看待中(共)国在世界的意图和角色?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中国人民是本国政府、也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最大受害者。他们压迫自己人民,审查自己人民的言论。他们花了很多钱,实际上是监控人们在中国做的每一件事。这真的是由国家展开的运动,把自己人民当作目标。我希望他们了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香港以及他们和英国签署的条约问题上的咄咄逼人行为。他们基本上违反了那项条约,实质上就是侵略香港。在国家安全法下,他们剥夺香港人民的自由和民主。他们现在对台湾也非常咄咄逼人。还有对印度和藏区,他们还迫害维吾尔穆斯林,迫害西藏僧侣,他们的人权纪录糟糕透顶。他们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等地区构成威胁。因此,我认为,因为新冠(中共肺炎)疫情,美国和世界现在对这种恶意行为都已经觉醒了。

“他有点回到了王朝时代,周围簇拥着他们所谓的鹰派”

记者:美国对中(共)国采取强硬立场的时机刚好和一种观点出现很吻合,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许多人都认为习近平正将改革路线开倒车,并重新集中政治和经济的控制力。在习近平的政策当中,哪些政策最令您感到担忧?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他有点回到了王朝时代,周围簇拥着他们所谓的鹰派。你看,他们真的在对侵略行为、撒谎和迫害自己的人民进行宣传。这是共产主义独裁,而中国人民每天都生活在那样的压迫之下。他们没有自由,或人权,或宗教自由的权利,像我们在宪法中所享有的一样。因此,我希望这有点像是敲响警钟,指出习近平主席领导中国走上错误的方向。

我们曾试图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想和中(共)国交朋友,让他们在全球舞台上成为一个合作伙伴,但他们却是那样地对待邻国,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上有那些所作所为,我们还必须要开始关注供应链的问题。我们不能再让国家安全相关的产业,包括医疗和科技等领域,继续依赖中国共产党。我们必须转到邻国、盟国,也带回美国。

记者:我们也注意到,众议院中国工作小组中只有共和党成员。在美国国会中,在如何应对中国议题上是否有跨越党派界线的一致的急切性?

麦考尔众议员:我真的认为,他们在最后一刻撤出是令人遗憾的。他们一年前曾承诺支持这个想法,我认为可能出于政治原因他们更愿意攻击总统。我认为,从源头看,并且看到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好好审视我们的外交政策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许多立法建议都是跨党派合作的。事实上,我们在《香港自治法》上就具有非常高度的两党共识,那将会制裁中国共产党官员和与他们同谋的银行。我们也两党一致谴责中(共)国迫害维吾尔穆斯林。我认为,我们也将在供应链、经济等问题上两党合作,在中国问题上,很多美国人现在大开眼界,敲响了警钟。我认为我们欧洲的盟友也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我和我们许多海外大使都有过交谈。最终,我希望看到的是政策行为,而不是政治行为。

“我们都在看,我们都在关注,我们是认真的”

记者:您刚刚也提到了一些香港的问题,接下来我想谈谈香港现在的情况。美国国会通过了《香港自治法》,将制裁威胁香港自治状态的中(共)国官员,作为对北京强推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回应。您认为北京强行通过新的香港国安法向世界传递了什么样的信息?

麦考尔众议员:他们正推动要接管香港。他们非常希望控制9月的选举,决定香港人未来的命运,意味着香港将不再自治。别忘了那个“一国两制”,这已经完全违反了当时所同意实行的“一国两制”的条约。现在,这将是“一国一制”,一切都将在中国共产党的政权之下,他们将剥夺香港人一直以来所享有的自由。

现在香港几乎就像是个警察国家,他们逮捕民众,仅仅因为他们说话,因为他们起身抗议,行使他们的言论自由。因此,这是非常严重的背道而驰,打着国家安全法的幌子,实际上是进入香港,要接管香港,违反了当初的条约。然而,全世界似乎对此袖手旁观。我们国会两党一致通过了法案,向中国共产党释放了强烈的信号,那就是我们都在看,我们都在关注,我们是认真的。我们不想施加制裁,因为这反过来也可能会伤害到人民,但他们让我们别无选择。国务卿无法再认证香港是自治的,因为他们不是了。

记者:美国如何与国际社会合作,阻止中(共)国的咄咄逼人?或者这就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疾病也让人看到一线希望。这是敲响世界的警钟,我要再说一次,我和我们的欧洲盟友、北约盟友和世界各地的伙伴有过交谈,像是和日本韩国和台湾,还有印度的领导人交谈,我日前刚刚跟印度大使有过交谈,他们想从中国共产党撤出他们的供应链,因为他们知道最终,这一切即使有短期获益,但带来的是长期苦痛,而且他们可能最后还会偷走一切。

我们必须在技术相关议题,还有5G华为等问题上更具备与中(共)国抗衡的竞争力。我们必须处理“一带一路”,我们必须和发展中国家合作,协助掉入债务陷阱的他们处理债务,中(共)国让他们掉下这些陷阱,然后要夺取他们的港口。这都不是他们长期最佳利益。因此,我们现在制定了很多政策,它们将帮助美国的利益和企业,支持热爱自由的人们,帮助人们在非洲大陆和拉丁美洲这些发展中国家竞争。

“最严厉的惩罚措施就是承认台湾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合法性”

记者:有些人说香港国家安全法可能是中(共)国处理台湾问题的蓝图。美国国会一直以来非常支持台湾,但当谈到台湾和海峡两岸安全议题时,我们还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麦考尔众议员:我们有。我同意了外国武器销售,向台湾出售F16,协助他们自卫,我们知道(中共)这个长期计划是非常清楚的,在这场百年马拉松里,他们的长远计划就是要夺回台湾,就像他们夺回香港那样。他们也非常希望进入藏人的空间,他们同时还威胁到南太平洋的岛屿。他们对于他们想要的非常坦白和公开。

我认为,我们会明确表示,我们站在台湾这一边,我们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在台湾发生。我认为最严厉的惩罚措施就是承认台湾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合法性。那将是朝着正确方向所迈出的根本性的一步。如果人们在谈论我们如何才能让中(共)国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负责?那样做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这将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外交政策决定。

记者:您认为现在是时候重新检视或审视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吗?

麦考尔众议员:我的意思是,台湾被踢出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的身份,谭德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台湾踢出去,我认为是时候可以看看那项政策及其影响了。我认为台湾至少应该是世卫组织的观察员。他们是警告世卫组织可能有人传人现象、从而向全世界发出警告的那个国家,但谭德塞和世卫组织忽视这项信息,他们还忽视了自己在武汉的专家的信息,令这一切更加令人发指。

“我相信最终共产主义会失败,就像苏联和其他国家一样”

记者:我想再回到美中关系更广泛的一些讨论。美中在军事、技术、外交等各领域出现所有这些对抗,美国最终的目标是什么?

麦考尔众议员:我不认为我们想和中(共)国开战。我不认为美国人民想与中(共)国发生战争,但我们必须与中(共)国竞争。我们必须为中(共)国长期存在的侵犯人权的行为仗义执言,我们必须为热爱自由的民主国家挺身而出。这应该是我们的外交政策。

我们的长远目标是防止百年马拉松式的主宰世界。我认为,任何制度下的任何邻国都不希望生活在中国共产党的压迫性的独裁统治之下。事实上,我敦促中国人民也能看清这一点。这也不符合你们的最佳利益中国共产党的那种压迫性的本质,也在伤害中国人民、美好的中国人民,他们如此丰富的历史文化真的是正在被这个共产独裁政权摧毁。我相信最终共产主义会失败,就像苏联和其他国家一样,这只是个时间问题。我们越加快该党的灭亡,恢复中国人民的民主,那我们就胜利了。

记者:如果您能就如何稳定美中两国关系给予中(共)国领导层一些建议的话,您的建议是什么?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请更加透明,当你有与萨斯相似的病毒这样的事情发生时,你需要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的要求进行报告。他们为什么不报告呢?他们等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们根本从未报告,是世界卫生组织从不同的公开信息中发现的。那将全世界都置于危险之中。在我选区所在的德克萨斯州,我们的医院现在几乎到了能力极限了,那些失去的生命,还有破坏、对全球经济的破坏是无法被低估的,也不会被遗忘的。这敲响了一记警钟,如果你想和美国做朋友,那就要表现得像是一个好邻居,不要在本地区有不良行为和影响。

“中国共产党最害怕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人民”

记者:中(共)国近来加强了信息战,攻击美国的信誉,甚至提出美国正试图阻止中国崛起这样的论述。对于目前美中关系的状态,您对我们的观众想说什么?

麦考尔众议员:当中(共)国外交首长在我们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宣称是美国军方制造了新冠病毒,美国应该必须要为此负责,尤其当他们知道这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时,这在外交上对美国人民造成了很大的损害,他们制造出这种捏造出来的这种感觉。

对中国人民,我想说的是,他们也骗了你们,他们真的是在进行宣传,那是他们控制你们的方式。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最害怕的不是美国,而是他们自己人民、中国人民,他们钳制人民并压迫他们的自由能有多久?这能持续多久?这取决于中国人民。我们与争取民主和自由、反抗共产独裁政权压迫的你们站在一起。我希望中国人民能听到这个信息,不要相信他们的谎言,那些都只是宣传,他们审查自己人民的言论,他们每天都在监视你们,他们剥夺了你们的人权和公民权。

记者:那也为我们的访谈做下结尾。麦考尔众议员,非常感谢您抽空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和我们分享您在中国议题上的深入看法。我们诚挚感谢。

麦考尔众议员:谢谢你,逸华。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