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周晓辉: 驻美一领馆被关 其他使领馆都慌了 中共外交系统震荡中

作者:
虽然不知道美国会在何时宣布关闭另一个领事馆,但想必除休斯顿以外的几家中共总领馆乃至驻华盛顿大使馆内已然是慌乱一片,除了向北京高层询问主意外,当务之急还是要销毁罪证,避免再出现被动局面。只是如何销毁倒是个高难度问题,毕竟中共外交人员的一举一动都在美国的监控下。点火焚烧?自露马脚。用碎纸机然后冲入下水?还是会留下痕迹。从领馆中运出?危险,一旦被查出,将给美方更多证据。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周三(7月22日)表示,在国务院下令关闭北京(中共)驻休士顿总领事馆后,下令关闭更多在美国的中国(中共)领事馆,“总是可能的”

美国当地时间7月21日,在毫无预警下,美国政府要求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在72小时内关闭并撤离人员。随即,休斯顿总领馆内冒出火焰和黑烟,引来了休斯顿消防队和警察,而原因是领馆人员在大量焚烧文件。

显然,中共休斯顿总领馆人员要在撤离前将无法带走的机密、特别是见不得光的文件尽可能烧毁,之所以不用碎纸机,大概是因为即便使用碎纸机,最终也有办法还原,所以最佳办法就是焚烧。一个值得探寻的问题是:一个总领事馆何以有那么多怕人知晓的文件?

如果说一国的大使馆的首要职责是代表派遣国,促进与所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军事等方面的关系,那么一国驻外的领事馆的主要职责是领事工作,比如:维护本国公民和法人在外国的合法权益,向本国公民颁发或延期护照、向外国公民颁发签证等。最为关键的是,领事馆不得从事间谍活动,不得从事颠覆他国政府的活动。

反观中共休斯顿总领馆,美国应该是完全掌握了其超越领事工作红线的证据。根据美国国务院关闭中领馆的声明,中共“在整个美国范围内,对美国政府官员和美国公民进行大规模间谍活动和渗透行动”,而且近年来这种活动有所增加。同日,正在丹麦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表示,美国下令关闭休斯顿中领馆是因为中共持续盗窃美国知识产权

另据彭博社援引一些美国官员的说法,中共驻休斯顿总领馆深入从事间谍活动,该领馆还可能参与向寻求将能源行业雇员派往中国的美国公司发放签证。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则发推说,中共驻休斯顿的领事馆不是“外交机构”,“它是共产党在美国庞大的间谍和影响网络的中心节点。现在,中领馆必须关闭,(中共)间谍要在72个小时内离开,否则面临逮捕。”

由此可以看出,在美国川普政府全面开启灭共的行动后,从事间谍活动的中共驻休斯顿总领馆被关也实属必然,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领馆人员要匆忙销毁文件,应该是害怕美国从中发现更多犯罪证据吧。只是在匆匆72小时内,所有的罪证都能毁灭吗?

如果说一个中共驻休斯顿总领馆突然被关已经让中共外交系统震荡,让中南海头疼,那么川普的下令关闭更多在美国的中国(中共)领事馆“永远是可能的”最新表态,应该让中共高层和外交人员是不寒而栗了。这意味着一旦美国查实且获得足够证据,中共在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纽约的总领事馆中的某一个或某两个,被下令在72小时内关闭也不是不可能的,而最新披露的消息显示,旧金山总领馆被美国FBI发现窝藏中共军方人员。此外,早前亦有报导指,中共驻美几个领事馆均向当地议会施压,阻挠支持法轮功的议案通过等。

虽然不知道美国会在何时宣布关闭另一个领事馆,但想必除休斯顿以外的几家中共总领馆乃至驻华盛顿大使馆内已然是慌乱一片,除了向北京高层询问主意外,当务之急还是要销毁罪证,避免再出现被动局面。只是如何销毁倒是个高难度问题,毕竟中共外交人员的一举一动都在美国的监控下。点火焚烧?自露马脚。用碎纸机然后冲入下水?还是会留下痕迹。从领馆中运出?危险,一旦被查出,将给美方更多证据。

除了销毁文件外,中共驻休斯顿总领馆和其他使领馆人员最为关注的一个问题是他们该何去何从。身在美国的他们,不管时间长短,应该都体会到了美国的伟大,甚至他们的家人、子女都已经在美国工作、上学。而他们也知晓,以他们替中共所做的事情看,一旦今日他们被迫回国,再度返回美国的机会少之又少。很自然,这其中就难免有人为了留在美国,会选择向美国投诚,而他们手中必然拿着中共从事间谍等活动的证据。目前就有爆料称,中共驻休斯顿总领馆内有人员向美国投诚,未来几天可能会有消息披露。

中共驻美使领馆无法避免大规模销毁文件,也无力阻止内部人员向美投诚,对中南海高层而言可谓是新的灾难。这不仅意味着中共对美全方位渗透、干预以及拟在美大选前闹事、阻挠川普当选受到重创,也昭示着美国打击中共的决心绝不动摇。

无疑,中共驻休斯顿总领馆被关只是个开始,其不仅在中共驻美外交人员中引起震荡,也注定将在中共整个外交系统,在中共整个驻外人员、尤其是在美国西方盟国驻外人员中引起震荡。因为美国业已高调宣布联合自己的盟友围剿中共,那么未来某一个时刻,那些在各国从事间谍活动的中共领事馆被关也并非是不可能的,届时,会有多少中共驻外人员,为了自身考虑而抛弃中共,投向光明呢?

记得苏联解体前,在苏共的最后一次代表大会上,身为俄罗斯议会议长的叶利钦公开宣布退出苏共后,引发了苏共党员的退党潮。据《大国的崩溃》一书记述,1990年,即叶利钦退党的这一年,苏共失去了270万党员,全国党员总数从1920万减少至1650万,因为脱党而直接减少的党员数量是180万。据戈尔巴乔夫事后回忆,在1991年7月1日前的18个月中,共有400多万,即接近总数四分之一的党员,或者退出共产党,或者因为担任反党职位,拒绝服从党的命令,或是拒交党费而被开除出党。

这其中就包括大量苏共驻海外的外交服务人员和在西方工作的苏联专家。在1990年的最后四个月中,在日内瓦国际组织工作的14名苏联官员都选择了退党,他们与叶利钦保持了紧密的联系,并筹划在日内瓦建立反对派“俄罗斯共和党”的分支。不过,脱离苏共的外交人员并不只出现在日内瓦。苏共中央得知,在纽约、维也纳巴黎、内罗毕的外交使馆和社区也出现了类似情况,而位于莫斯科外交部,也表达了外交服务区政治化的诉求。

此外,一些驻外人员根本不想回国。苏共中央备忘录显示,从1989年到1990年,有7位在日内瓦工作的官员在任期已满后,拒绝回到苏联,而且,他们还私自签订了合同,继续留在海外工作,并不再接受苏联使馆人员的命令。

毫无疑问,这些苏联精英的“背叛”表明苏共的统治已经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了。如今历史走到了类似的拐点,中共的外交人员向西方投诚并退出中共,既是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也是为埋葬中共添砖加瓦。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4/1480819.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