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李正宽:中国“基尼系数”隐藏惊人秘密

作者:
作为世界上罕见的贫富分化国家的窃国篡权者,中共又在墙内大肆炒作“美国贫富分化”,无非就是鬼计重演,企图让李克强揭露出的“穷困潦倒的广大民众们”相信,墙外更加水深火热,以期达到混淆视听、转移公众视线、逃脱罪责的目的。

中国基尼系数的走向清晰地记录了中共对人民犯下的罪恶。

2020年7月14日,中国人权研究会发表报告,通过引用美国商务部数据,称2019年5月美国基尼系数达0.482,超出0.4的国际警戒线,显示美国贫富差距大;又引用美国人口普查局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贫困人口达3810万,贫困率为11.8%;并说美国的贫富分化将导致美国人权问题日益严重,云云。

紧接着,以央视为首的众多中共喉舌媒体开足马力,在全国范围内通过手机、电视、网络、报纸等大肆炒作“美国贫富分化”。一些被中共舆论带动的“墙内”民众,一度认为美国的贫富差距比中国还要大。

然而,中共没有想到的是,它在大肆炒作“美国贫富分化”的过程中,却无意中将人们的关注引导到中共治下的“中国贫富分化”。如果我们将美、中真实的贫富分化情况稍加梳理,并聚焦一下中国贫富分化的走势,会发现被中共刻意隐瞒的内幕令人震惊。

中国“基尼系数”是多少?

所谓基尼系数(英文:Gini coefficient),是20世纪初意大利经济学家基尼所定义的判断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基尼系数是一个比例数值,介于0和1之间。0表示居民间的年收入分配绝对平均,1则表示收入分配绝对不平均。因此,在0-1之间,基尼系数越小,年收入分配约平均;基尼系数越大,年收入分配就越不平均。

联合国相关组织对基尼系数有更详细的规定:0.2以下就表示收入绝对平均;0.2-0.3表示比较平均;0.3-0.4表示相对合理;0.4-0.6表示收入差距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图一,左)

图一:联合国对基尼系数的标准规定(左);欧、美、中的基尼系数对比(右)。

欧洲国家的基尼系数介于0.24-0.4之间;美国偏高一些,介于0.4-0.5。拿2018年来说,法国基尼系数为0.29,德国0.31,意大利0.33,美国0.48。而中国的基尼系数则远远超过欧美国家。

据2012由中国人民银行与西南财经大学共同创立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资料显示,早在2010年,中国基尼系数已经高达0.61!(图一,右)这大大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准。据北京大学2015年研究显示,中国的“收入不平等状况”逐年日趋严重。

德国之声(DW)在2012年以《中国基尼系数之高“世界罕见”》报导了中国的贫富差距程度之高,文章表示“大批贫困人口没有从中国的经济繁荣中获益”。

201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统计局官方公布的所谓基尼系数(连年都低于0.5,并长年稳定在0.47-0.49之间),连中共体制内的人都在广泛地公开质疑。早在2013年,大陆媒体如《北京晨报》、《网易》等发表了题为《官方基尼系数与民间资料相差极大遭质疑》的报导。而大陆某知名经济学家则称:“这个(中共官方公布的)基尼数字,即使童话的作者也不敢这么写。”

此外,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中国的大学、民间机构,都无法统计到中国人“黑色收入”、“灰色收入”、以及“暗收入”的资料。那么,如果考虑上中共庞大的权贵集团通过贪污、受贿、洗黑钱等方式得来的“不可见收入”,中国的真实基尼系数会更为惊人!

需要注意的是,基尼系数是一种相对指标,只能从总体上概括抽象的反应居民之间的收入差异程度,无法具体到每类收入阶层之间的收入差异程度。因此,要想更加全面的了解一个国家的居民收入分配情况,还需要看该国收入分配的次数分布数列等指标。

财富集中度、贫困人口数量和处境

我们可以先看看中、美两国富人掌握的财富量的比较。

早在2006年,据《中国青年报》报导,大陆某权威部门在报告中指出,“(中国)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集中度远远高于“5%的人口掌握了60%财富”的美国(图二)。这份报告被大陆中文网路和媒体广泛转载和报导。

同样是2006年,根据中国社科院等部门做的《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在中国资产超过一亿美元的大富豪中,中共官员家属就有9,700多人,占富豪总数的86%。中国各级官员的年收入,已经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到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到85倍!

 

图二:中国的财富集中度远远高于美国。

2014年7月,北京大学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显示,中国至少有3.5亿贫困人口,他们的财产总和仅仅占中国人总财产的1%左右。

而中共却通过极力压低贫困线的标准,来减少党国贫困人口的数量。中国的贫困线标准仅仅是192元/月(而美国这一标准是465美元/月),实际上,在中共贫困线以上仍有大量的民众,生活贫困。

2020年5月28日,李克强在中共两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透露出中国经济的部分实情——“中国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李克强披露的内容,与后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的公布的调查结果不谋而合。

在中国众多个大、中、小城市中,究竟有多少人租房都困难,生活都成问题,却未被统计在中国贫困人口之列的?

而在全国各地,由于极度贫穷,数不清绝望悲哀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着,仅仅是大陆媒体报导出来的例子就已经触目惊心了。

2002年,陕西宝鸡市的丁先生,在儿子拿到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7,000多元的学费清单时,从七层楼跃下身亡。

2004年8月2日,辽阳农民孙守军由于交不起儿子每年5,308元的学费,在家中喝下杀虫剂自杀。孙守军留下遗书:“我儿⋯⋯只因为我没有能力让你上学,没有脸对你,只可以用我的死向你谢罪。”

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肃省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28岁的年轻母亲杨改兰在杀死自己的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料理完妻儿的后事,也服毒身亡。一家6口撒手人寰,骇人听闻。原因竟是因为太穷了!

2020年1月13日,体重仅有20多公斤、身高只有1.35米高的24岁贵州大学生吴花燕去世。父母早逝的吴花燕,在极度贫困中挣扎求生,还要照顾有病的弟弟。她每天的生活费仅为人民币2元,有时一天只吃一个馒头,更多时候,吃的是白饭就糟辣椒,一吃就是5年。由于饥饿和严重营养不良,24岁的她,除了体型异常瘦小外,还患上了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疾病,连眉毛都掉光了,头发也掉了一大半。

吴花燕的去世震惊了国际社会,再一次将中国的贫富分化曝光于世,并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场有关中共体制造成的社会严重不平等的讨论。

一方面,中共给国内的贫困大学生豪无怜悯,任其自生自灭;另一方面,中共对亚、非、拉来中国的留学生却异常“慷慨”,不但提供高额奖学金,还安排异性陪读。

例如,2019年,一名汉语不达标的菲律宾籍留学生被北京大学录取,并且获得校方提供的高达47万元的全额奖学金。

山东大学公布的2019年预算报告显示,该校资助外国来华留学生教育支出高达5,958.49万元!除了提供高额奖学金,该校还提供特别服务。据山东大学公布的资料显示,该校选拔出141名中国学生为47名留学生做“学伴”(3陪1)。

此外,中共不停地向亚、非、拉的多个国家大撒币,数目惊人。

2016年6月5日,在清华大学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南南主题论坛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表示,中国每年外援资金达到1000亿美金——大约7000亿人民币!

美国贫富分化的原因、民众对“富人”的看法?

纵观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由于人与人之间家庭背景、能力、智商、努力程度、运气都不同,贫富差距是一个正常的社会现象。有句古话叫:“有德才有福分”。

在美国,有钱阶层的民众致富主要靠两条管道:多数是靠自己打拼,还有一部分人是靠继承遗产。

众所周知,美国有着完善的民主制度、自由的市场机制,在法治和新闻监督的双重保障下,各行各业基本上都能够进行公平竞争。所以,美国财富排名靠前的知名大富豪,多数是靠个人的聪明才智和努力拚搏。

由于财富来的合法、干净,所以美国民众对富人并不反感与仇恨。美国无线电视曾做过一项“关于美国人如何看待大富豪”的调查,结果显示,15%的人表示“羡慕”,79%的人称“不在意”,而只有3%的人表示出“仇恨”。

中国贫富分化的原因、基尼系数背后的秘密?

而在中国,贫富分化的最主要原因却是由于中共的腐败治国导致的。

文革十年浩劫之后,中共的“阶级斗争”路线走到了尽头,百业凋敝、民不聊生。邓小平提出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我们共产党的子弟为什么不能先富起来?”共产党从革命抓权,开始转向革命抓钱。

于是,为了让党的子弟先富起来,中国在八十年代出现了大量官倒、腐败现象。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必然对应着剩下的一部分人先穷下去。官倒、腐败导致了农民、工人的生活每况愈下,而这也直接引发了后来的知识分子要求改革、学生游行示威、以及六四大屠杀

九十年代,到了踏着学生鲜血上台的“腐败总教练”江泽民执政时期,中共官场的腐败更是到了猖獗的程度,贪官遍地,中国贫富分化更加严重。

特别是1999年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以后,江泽民、曾庆红等元凶为了自保,将“人人沾血”、“有罪才上位”定为官场用人的潜规则。因此中共官场的“逆淘汰”大行其道:迫害越卖力、越腐败的官员就越容易得到重用。因此,一大批在中共官场“平步青云”的人权恶棍,刘京、吴官正贾庆林周永康薄熙来赵乐际李东生令计划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张越、周本顺等等,无一不是家族式巨贪。

这一点,在后来的习近平王岐山反腐期间,得到了证实。习在2015年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公开承认“社会贫富悬殊、严重不公、中共官员及家属不正常暴富”。而王在2015年,多次强调了中国社会不平等问题,并说,如果这个不解决,中国社会无法继续下去。

有趣的是,2016年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发表了文章《我国当前贫富差距问题与对策》的节选,里面列出的中国贫富变化的时间点刚好佐证了中共是中国贫富分化的元凶。

文章引用了世界银行报告显示,1979年全国城乡人均收入的基尼系数低于0.3。1988年基尼系数是0.382;1994年是0.434;1997年是0.4577;到了新世纪,超过0.5(2000年保守估计0.5),贫富差异度已非常大了。如果再补充上由中国人民银行与西南财经大学报告显示的2010年基尼系数0.61,可以得到以下曲线(图三)。

图三:中国基尼系数的走向清晰地记录了中共对人民犯下的罪恶。

在过去几年里,中共高层太子党家族一如既往地圈钱、圈地、洗钱,各个家族的资产动辄成百上千亿元,更甚者其资产需要以兆来计算。比如,“中国第一贪”江泽民家族今年6月份再次被海外各大媒体起底,江家在海内外持有的现金和资产,合计超过5000亿美元——超过3兆人民币!

另一方面,普通民众在经历了“中美贸易战”、“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重创后,失业率暴增,更大范围民众民不聊生。如今的中国,贫富差距之更加悬殊不言而喻。

由于中国很多富人的钱都是靠贪污、受贿、官商勾结等不正当手段得来的,所以中国民众有比较普遍的仇富心理,以致于中共当局此前通过反腐曾经笼络了一些人心。

从“中国人权研究会”看中共贼喊捉贼?

上文提到的“美国贫富分化”报告是由中国人权研究会发表的。该研究会是1993年由中共成立,并于1998年设立了“中国人权网”,在2002年创办了《人权》杂志。

那么,中共的人权研究会发表的报告有无公信力?不妨先看看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

2019年3月1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国务院公布《2018年人权国别报告》的发布会上说,中共当局在侵害人权方面“无人可比”。

2019年12月5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首席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中共是地球上最大人权侵害者,我们必须公开点名它。”同一天,佛罗里达共和党籍的联邦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表示:“大批中国民众因信仰和人权问题,被中共拘禁;被拘禁后,中共可能摘取你的器官。”“它们(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环境污染者、人权践踏者……”

2020年7月15日,蓬佩奥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发表讲话表示,中共对中国人民的所作所为已经恶贯满盈,中共在侵犯人权上犯下的罪恶是“世纪之污”。

作为世界上头号人权恶棍,中共却成立了一个人权研究会,研究起民主国家的人权,并称“美国的贫富分化将导致美国人权问题日益严重”,这是不是又一场“贼喊捉贼”的闹剧?

中共气数已尽,施“鬼计”也难挽败局

作为当今地球上危害人类的最邪恶政权,中共在被声讨追责中已经将它“贼喊捉贼”的鬼计运用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了。

明明自己就个是邪教组织,中共却成立了一个“反邪教协会”;明明是破坏中华民族传统的最猖獗者,中共却自表为中华民族的捍卫者,并拿着“反华势力”的大帽子随时给反对它的人扣上;明明是淫乱和黑社会的发源地和靠山,中共却响当当地高喊“扫黄打黑”;明明是中共国爆发的武汉肺炎,它却说是“美军带病毒到武汉”;明明自己利用华为抖音等间谍公司窃取美国的机密,中共却倒打一耙说美国是“骇客帝国”;明明自己是世界上最大人权侵害者,中共却成立一个人权研究会,反过来攻击民主国家的人权问题……

如今,作为世界上罕见的贫富分化国家的窃国篡权者,中共又在墙内大肆炒作“美国贫富分化”,无非就是鬼计重演,企图让李克强揭露出的“穷困潦倒的广大民众们”相信,墙外更加水深火热,以期达到混淆视听、转移公众视线、逃脱罪责的目的。

然而,气数已尽的中共的画皮一戳即破,当它的魔鬼真面目被曝光于世时,只会令民众更加愤怒和厌恶,而中共必将在可耻中被抛弃、清算、解体。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5/1481167.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