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江泽民十大罪恶

—江泽民纵军队走私 发生大小数百场激烈枪战

作者:
中国古代的刑法制度中有〝十恶〞,由于直接危害朝政社会的核心,所以自隋唐开始历代法典皆确立〝十恶〞之重罪。但早已不适用于现代,于是有更多的刑律条款来管束。古人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说法,但在中共社会特权阶层不受刑律制约,往往不追究其罪,江泽民便是站在刑律之上凌驾法律的前中共总书记,他所犯下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用历代法典都无法涵盖和论处。有律师统计江泽民犯有数十种令人震惊的重罪,但江泽民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编者按:中国古代的刑法制度中有〝十恶〞,由于直接危害朝政社会的核心,所以自隋唐开始历代法典皆确立〝十恶〞之重罪。但早已不适用于现代,于是有更多的刑律条款来管束。古人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说法,但在中共社会特权阶层不受刑律制约,往往不追究其罪,江泽民便是站在刑律之上凌驾法律的前中共总书记,他所犯下十恶不赦之滔天大罪,用历代法典都无法涵盖和论处。有律师统计江泽民犯有数十种令人震惊的重罪,但江泽民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在此且仅以〝十罪恶〞一窥江泽民的主要犯罪史。

罪恶一:汉奸身世化身投共

江泽民究竟为何物?他到底干了什么?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介绍,江泽民的父亲是江世俊。1940年11月汉奸汪精卫的日伪政府成立后,江世俊投奔南京,改名江冠千,担任南京汪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为《中华日报》主笔胡兰成(张爱玲的前夫)手下一员大将。胡兰成与周作人并称当时国内最著名的两大汉奸作家。胡兰成离开中国后在日本出了本《历史的漩涡》,书中特意提及江世俊(江冠千)和他共事的历史。

江泽民小学毕业后没考上著名的扬州中学,只考进江都县立初级中学,心中闷闷不乐。第二年,他凭藉着父亲的关系转入扬州中学就读。后来又在父亲的周旋下,伪中央大学送给他一个名额。从那时起,江泽民就知道走后门少不了权和钱。而江泽民父亲挣的大钱却是做汉奸换来的。不过,让他扫兴的是,国民党政府不承认汪精卫伪政权,所以也不承认伪中央大学,江泽民在那里的学历也不予承认。

1945年9月3日,日军战败投降,国民党政府对日军侵华时的沦陷区公立专科以上的在校学生进行甄审。由于南京中央大学和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被列为汉奸伪学校,其在校学生为伪学生,均要进行甄审,此时江泽民吓的屁滚尿流,突然离校逃跑。

江世俊也感到大难就在眼前,于是他把〝江冠千〞的名字丢掉,摇身一变,又成了商人、工程师、文学爱好者〝江世俊〞,跑回老家乡下隐姓埋名了一段时间。

而江泽民逃跑到江西永新棉花坪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流落街头,被当地一位农民收留,他在那里一躲就是半年多的时间,后来风头过去,才敢与家人联系。江泽民后来为掩饰这段历史,说他在1943年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学生运动。

1949年中共军队进入上海,江泽民又投共,成了共产党益民食品一厂的工程师。当时去工厂视察工作的中共官员正是后来被称为〝红朝帝师〞的汪道涵,而食品厂的董事长则是汪道涵的妻子。在聊天过程中,江发现汪涵竟然曾经是江上青的下属,江泽民立即编故事说自己〝是江上青养子〞,汪道涵感念江上清旧日的提携之情,对其〝养子〞深信不疑,立刻决定提拔江泽民。从此汪道涵也成了江泽民这个伪身份的证明人。

江泽民进一步和汪的家庭建立亲密关系,对江上青遗孀王者兰及其家庭进行情感投资,讨好假〝干妈〞,并娶了王者兰的姨侄女王冶坪为妻,这场婚事把虚构的〝烈士遗孤〞金字招牌牢牢地砸在了江泽民的脑门子上。江泽民的仕途之路至少有一半是汪道涵为他铺就的。

罪恶二:间谍掌权卖国避嫌

王冶坪相继生下江绵恒、江绵康两个儿子后,江泽民就去了苏联实习,1955年正是中苏开始交恶的一年,双方已面和心不和。对方都在民族中下手培养间谍。江泽民到莫斯科汽车制造厂期间,克格勃间谍机关专门派了一名美女叫克拉娃的苏联年轻女特工与他认为,江泽民便一头扎进克拉娃的怀抱,把在家里带孩子的妻子王冶坪忘得九霄云外。

苏联已经掌握江泽民的汉奸身份,克拉娃对江泽民透露这个令他震惊的消息后,江被吓得六神无主。为了保证苏联不泄漏他的汉奸历史,江泽民加入了克格勃远东局,负责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江泽民自莫斯科返国后,继续为克格勃效力。苏联当局也信守承诺,没有暴露江泽民的俄谍身份。

江泽民当国家总书记后,1991年5月出访苏联。江泽民访问原来工作的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时,见到当年和他在一起的职工,实际上是苏联特工安排江与老情人克拉娃旧梦重温。

几年后江泽民开始卖国,据分析其动机是为了保自己的间谍历史和汉奸身份不被公开;其二是〝求荣〞,当时正值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受到国际社会的质疑,以求得俄罗斯对自己政治权势和镇压行动的支持。

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秘密签订的(中俄边界)《议定书》,连当时的国防部长迟浩田都不许过问。有关中俄边界谈判问题上黑箱作业,更不允许民众过问和讨论。然而,2004年10月北京媒体报导说,中国外长李肇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北京签署《中俄关于两国边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加上原有的《中俄东段国界协定》、《中俄西段国界协定》,使4300多公里的中俄边界〝问题获得彻底解决〞。

迟浩田等了解到部分事实真相后,江泽民就开始耍赖,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把个人的责任与中共存亡捆绑在一起,逼人缄口。

资料显示,江泽民在1991年、1994年访俄,先后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协定》、《中俄国家西段协定》;1999年叶利钦访北京时两人又签署了《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议定书构成了以后中俄边界的法律文件。这些条约确认了中俄之间98%的边界线走向。2001年7月江泽民再次访莫斯科,与普京签定《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其条约第六条再次肯定了98%的边界划分。

江泽民与俄罗斯签订的这些条约,均以沙俄和满清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划定的国界为基础,等于默认了沙皇和满清签的九项不平等条约。这些协定的条约,使中国永远丧失了约3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罪恶三:六四屠杀受益掌权

1989年是江泽民政治生涯中最关键的一年。江泽民在〝六四〞事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使得原准备退休的江泽民从上海市委书记一跃而为手握党、政、军最高权力的〝核心〞,成为〝六四〞屠杀事件最大的受益者。

1989年4月8日,被视为党内良心派的胡耀邦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突发心脏病,他的去世,激发了民众多年积存的对中共政治的不满,对中共改革的前途充满了悲哀与失望,民间愤怒开始表现出社会公开化。

北京几千名学生离开校园走向天安门广场,将花圈放在人民英雄纪念碑脚下。学生打出了〝悼念胡耀邦〞,以及〝铲除腐败〞、〝依法治国〞、〝打倒官僚主义〞等标语。同时全国各地学生纷纷响应,各地都举行大规模集会、游行、请愿等。

中央各报的记者还打出〝我们要讲真话〞的横幅。与此同时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对《世界经济导报》进行整肃。对于整肃《导报》引发的抗议声浪,江泽民承认,〝后果比我们预料的要严重得多。〞有人指责他的行为引发了〝上海大规模的示威〞。事实上不止上海,而且促发了北京的大规模示威。

4月27日晚,江泽民在惶恐中打电话给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恳请向北京朋友通融,又在电话里探询北京情况。4月30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访朝归来,当晚江泽民与曾庆红飞赴北京,向赵紫阳汇报工作。赵很快接见他,江汇报工作后问赵对处理《导报》的看法,赵反问江的看法,江泽民支吾其词,赵紫阳只好表态,对江泽民把小事化大致使引发了大规模示威的做法非常不满,言辞之厉让江泽民吓得六神无主。

在5月中旬的政治局会议上,党内斗争明显升温,赵紫阳干脆宣布既然《导报》事件〝是上海市委挑起的,就应当由上海市委来结束〞。赵公然点名陈云李先念中意的江泽民,这让几位党内大佬怒火中烧。

据有关透露,江泽民私下从上海写一封信给〝李鹏总理并呈邓小平主席〞,信中吹嘘自己怎样做大学生的思想工作,怎样〝反自由化〞。信中说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人是〝反党集团〞是〝阴谋家和野心家〞,如不采取〝果断措施〞,〝任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就要亡党亡国〞,云云。

五月下旬江泽民接到中央办公厅通知,要他去北京开会。江泽民自觉凶多吉少,以为因上海《导报》事件处理不当而大祸临头,江的夫人王冶坪更是忧心忡忡,与江话别时不禁抱头痛哭。5月26日,江泽民来到北京。选择半夜里进城,化装成教授,还换了眼镜。随身带四名警卫,很紧张,好像自己要上杀场,当时北京街头的局面完全被学生控制。江泽民的车每到一个地方,遇见学生就掉头。从机场到中南海开车走了一个多小时。

当时的总书记是赵紫阳,江泽民却写密信给李鹏转邓小平,它促使党内的几个大佬决心用武力屠城,换取所谓20年〝稳定〞。从江泽民在信中对形势的估计和对策,可以看出他的秘密信件对怂恿邓小平屠城,到最后决定下令屠城这个过程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密信揭开了江把赵紫阳赶下台,而使自己成为屠城后的最大受益者的真正内幕!

许多人都在思考江泽民为何成为了六四后的最大受益者?笔者认为,六四大屠杀的当天,江泽民也应该正在北京,对当时的屠杀现场应该了解得一清二楚,甚至江泽民被赋予了特权,直接参与屠杀指挥。六四屠杀是中共火线考验一个即将担任中共总书记的最佳时刻;六四屠杀是用黑社会的杀人手段捆绑一个中共黑老大,并死心塌地的为中共服务的最佳方式;也是为了离退休后的中共元老们不被清算或波及子孙们的前途。

而江泽民也深知中共的本质,表现得越是暴力邪恶,才越是中共所需要的,让元老们抓住的把柄越多,掌权的成功率越大。这个逻辑推理应该是说得过去的。反过来说,江泽民一个汉奸身份,并且无德、无能、无特殊政绩、更无元老背景,哪一条都不够不上成为总书记的材料。因为如此种种,所以江泽民成为了六四后的最大受益者。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NTDTV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22/1806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