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中美关系恶化 英语外教在中国还是香饽饽吗?

—“英语外教”在中国还是香饽饽吗?

中共近日公布对外籍教师的管理新规,强化对他们的政治要求。中国同主要英语国家关系恶化等因素,正在给三亿中国人学英语热降温。

资料照:5到7岁的中国儿童在上海迪士尼英语学习中心上英文课。(2010年

中共近日公布对外籍教师的管理新规,强化对他们的政治要求。中国同主要英语国家关系恶化等因素,正在给三亿中国人学英语热降温。

“特定义务”

中国教育部7月21日出台《外籍教师聘任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的“特定义务”说,“外籍教师应当遵守中国法律法规,遵守中国的公序良俗和教师职业道德,遵守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原则,所实施的教育教学活动和内容,应当符合中国的教育方针和教学基本要求,不得损害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荣誉和社会公共利益”。

官方英文的中国日报说,语言教师需要很多特质,问题是一些外国人不仅英语差,而且不具备在华任教“气质”,现在是“清除他们的最佳时机”。光明日报说,2017年中国从事教育行业的外国人40多万,合法外教数量仅占1/3。

路透社报道这一新法规时说,中共要求所有外国人政治上与中国政府保持一致,其中包括必须参加“思想政治学习培训”,接受当局检查跟踪,有损中国尊严的言行将受到惩罚,等等。

法新社说,新规要求对外教进行20小时培训,内容涉及中国宪法、教师职业操守等,因为外籍教师的涉毒、性骚扰案、非法传教现象影响很大。新法规强调,违者应该被解职,案件同时报送有关当局。

设在英国的“国际学生新闻”(ISN)说,目前中国约有五十万外籍教师,绝大多数是在中国外语热期间来华,靠教英语为生,受雇公立或私立学校、语言培训中心、国际学校,其中相当多的人提供家教,自己办学。

“想留中国,留心言行”

旅美时事评论员秦伟平对美国之音说:“外教受到一定的限制,跟中美关系以及当前意识形态的状况密切相关。中国政府可能考虑到,英文世界有很多自由的思想和普世价值观的东西,政府提防颜色革命可以通过英文得到渗透,进行和平演变,而用中文则可以更好地实现对这个国家的管控,对民众思想的控制,以此维持这个政权的长治久安。”

路透社援引曾在中国工作六年的澳大利亚籍教师尼克·贝克的话说,地方当局已开始监视外教,告诉他们课上不得讨论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他所在大学要求向校方提交授课细节,使用国外课本要特批,总之“想留中国,留心言行”。

很多在华外教反映,当局要求避免课上讨论敏感禁忌议题,例如,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台湾地位、大规模监禁新疆维族人等问题。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谈到在华外教状况时说:“民间外教的数量特别大,外教受聘,包括一些在中国的留学生的资质问题等肯定是存在的,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情况还比较好,因为这符合中国人开放学习外语的需要,问题是次要的;外教在中国从事他们的工作,中国人欢迎,特别是城市人群,包括中等城市。大学里面的和中学的外教已经存在多年,制度没有太大的问题。”

权益保障薄弱

在华外教适应中国社会环境的同时,他们在签证、劳动合同、医疗、与房东关系等方面的保障似乎比较薄弱。

杨熹(Grace Yang)是西雅图哈里斯-布里肯国际律师事务所”(Harris Bricken)高级律师,侧重国际商法和中国法律。她对美国之音说,外教到中国受聘教书,其实风险挺大。外教收入并不多,陷入劳动合同纠纷后,往往请不起律师打官司,或者请不到能够代表他们利益的律师,自身权益因此得不到保障。

签订措辞严密的劳动合同,对很多外教是个挑战。杨熹说:“外教的劳动合同,如果可以的话,其实还是应该在签字之前看过,而且要看中英文版,不要只看一个版本。劳动者可能自认为这一版是我的劳动合同,结果最后发现,不是这个版本。原来自己所认可的劳动条款,不是真正可以被执行和具有执行力的。”

杨熹说,在奖金发放等问题上,外教的期待有时与现实大相径庭,于是产生纠纷,原因处在合同上。还有用人单位强加所谓“标准合同”、“标准格式”,不愿因人而异地对合同进行修改。杨熹说,其实任何合同都是可以双方协商的。

该律所的丹·哈里斯律师曾撰文,呼吁人们宁可去越南泰国捷克等国任教,“也不要去中国教书”。文中提出外教在签证、劳动合同、医疗与房东纠纷、自我办学等诸多方面经常陷入困境,受骗、被剥削的情况。有的外教中介佣金高达50%。

英语热或降温?

中国科学报2019年7月说,中国约有三亿多人在学英语,一个孩子10年有近五分之一时间花在学习英语上。全国学生一年英语必修课耗资1637.8亿元,学英语消耗掉的钱至少能投资修建0.8个三峡大坝,发射204个神舟航天飞船。

中国的外教市场是否会有所萎缩?杨熹律师表示,可能性有,不过还没有实际数据支持这种感觉。她说:“我们现在遇到一些外籍员工,他们都不想去中国。他们可能认为在中国的机会很好,但是都不想去。”她表示,旅行禁令极大限制前往中国。

美中关系急剧冷却,主要英语国家普遍与中国矛盾公开化,中国的国际交流空间压缩,英语的使用率自然下降,而且这种情况将持续多久很难预测。有人联想起上世纪60年年中苏决裂后,很多人学的俄语荒废了。

秦伟平说:“我相信,可以看到未来不要学英语的声音。本来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学英语的越来越多,高考中是重要的一门,我都听到有声音说,未来把英语从高考中取消,未来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如果是改革开放,需要要一个开放的世界,跟外界打交道,进行商业和文化交流,如果中国和美国以及世界搞僵了,越来越脱钩,闭关锁国,英文就不那么需要了。”

展江教授则说:“暂时会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有的孩子学了出不去,有的孩子要回来但回不来,加上总体关系比较紧张,很多因素吧,疫情、中美关系等等。但是长期不会根本改变,中国人主要学的是英语,不是其他语言,这个趋势不会改变。”

北京学生家长黎平说:“经济条件许可的中产阶级还是会投资学英语,肯定还是希望出去,因为美国的教育还是最发达的,发达国家的教育与中国还是不一样,有钱还是要投资教育。”

他还说,只要不与政治沾边,不学习敏感专业,为了能够最终出去,还是要投资学英语。另外,会了英语前往其他国家,包括非英语国家深造、就业、定居也是可以的,状且中国的这种对外政策和国际环境,说不定哪天也会改变。

近日,中国“长颈鹿美语教学机构”在江苏省外教招聘会上打出如下中介悬赏金:“非母语8000元,母语12000元整”,该机构在河北的悬赏金则高达130,000元,可见外教在中国依然还是香饽饽。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30/1483371.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