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回归常识:美最高法院:投票须出示身份证明

有时候很简单的事情被一些很聪明的人搞得很复杂,因为另有目的,比如不查证件选总统。普通人甘于为“即时满足”和“即时伤害”买单;倾向于相信成本比较低的谎言,所以低劣的谎言更有市场。让一场糟糕的火灾自己烧完,好过扑灭它;有些东西不值得拯救,比如黑命贵。不作恶的偷生并不苟且!充满戏剧性的2020,上半年因为疫情股灾,最多的时候浮亏50%;下半年才刚刚开始了几天,有人已经扭亏为盈…近日更有特大新闻:最高法院阻止了奥巴马任命的法官在阿拉巴马州废除选民凭身分证投票的规定。

有使命有信仰的人,心中根本不会被情绪左右。心心念念都是打造完美人格,就无惧种种市场风雨一往无前,一项政策、一个政体更是如此!

脑袋决定屁股的空间位置,屁股决定脑袋在该位置停留多久。要安得心,守得住,而得住寂寞,不受杂音的影响,就要提升自我投资境界。想要投资提升境界,就要提升自己的战略高度。每一次操作,每一次买卖,都问问为什么?是为了赚一餐饭钱?是为了换辆小车?是为买个房子?还是为了要打造百年的投资世家?用身分证件来证明具有合法的投票权利,将保证三百年的美国继续繁荣!

莫愁看到“装腔作势”正在成为一种社会化的基本技能。人们讨厌生存中遇到的陌生,追逐享乐中遇到的陌生。声明自己无所求的人,正是在强调自己的所求。聪明人经常因为不屑于肤浅而错过那些简单的真理。守护你那些不能失去的世俗之物,追逐那些你不能得到的理想之物。孤独者要的是被忽视的观望,而不是不被观望。演化所进行的严酷选择是不分主体、不分时间的,也不是连续的。聪明物种往往意识到这一点,从而不轻易为自己贴上“不幸”的标签。

美国最高法院上周四以5:4否决了阿拉巴马州最大的城市——伯明翰的地方法院的裁决。该项裁决主张,允许阿拉巴马居民以缺席选票进行投票,而无需提供带照片的身分证。莫愁想到以前真是太疯狂了,民主党经常一车一车的拉着人去投票,作弊作的一塌糊涂。现在终于符合我们的常识了:你是美国人才可以投票,有投票资格才可以投票,你没有资格你就不能投票!

阿拉巴马州本来要求缺席投票者的选票必须有两名证人签字,或者经过公证。

上个月,奥巴马任命的法官阿普杜尔-卡隆(Abdul Kallon)既免除了对带照片身分证的要求,也不要求公证。

阿普杜尔-卡隆还说,在新冠疫情时期,州政府不能干预地方官员允许的路边投票。

最高法院还驳回了阿拉巴马州对某些郡准许设立路边投票的要求。

那么最高法院做得对吗?但最高法院,至少在上诉程序得以解决之前,在思想领域(along ideological line)以5:4阻止了下级法院的裁决。

案件是关于关于阿拉巴马州因新冠疫情,从3月推迟到7月14号的第二轮初选,这场选举包括了对前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森斯(Jeff Sessions)与大学橄榄球教练汤米-图巴维尔(Tommy Tuberville)竞争共和党参议院席位的投票。

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消息。可以推测,任何州只要有涉及投票者是否需要出示本人身分证才能参加投票的案件送到最高法院,他们将沿用这个判例。

在联邦一级,2002年《帮助美国投票法》要求联邦选举中所有通过邮件注册且未提供驾照号码或与政府匹配的社会安全号码后四位数字的新选民,在投票时出示与其政府记录匹配的身分证件。

尽管州一级的立法,要求在投票时进行某种形式的身分识别可以追溯到1950年,但没有州要求选民出示政府签发的带照片的身分证件,作为2006年选举前投票的条件。印第安纳州于2006年成为第一个颁布严格的带照片身分证法的州,该法在两年后被美国最高法院维持。

截至2016年9月,已有33个州颁布了某种形式的选民身分证要求。

另外一些州已经出现针对选民身分证明文件提起的诉讼,理由是它们具有“歧视性”,旨在减少传统民主党选区的投票。2016年前后北达科他、德克萨斯、北卡罗莱纳、威斯康辛和堪萨斯州的部分选民身分证法被推翻。

支持选民身分识别法的人士认为,它们减少了选举舞弊,同时对选民的负担很小。

据“布鲁金斯政策2020”统计,目前美国非法移民总数在1050~1200万。如果放任非法移民投票,那么他们的选票就足以左右美国的选举。

反对者却认为,选举舞弊在美国极为罕见,并且已被放大为阻碍选民参与的一个问题,要求选民身分证实际上会歧视少数群体和那些不太可能拥有照片身分证的人。他们认为,这些障碍可能导致黑人、西班牙裔和其他少数族裔选民,以及老人、跨性别人士和穷人的选举权被剥夺。

莫愁认为结论显而易见,反对方是以维护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权利为藉口,让更多非法移民参与投票。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古墓派李莫愁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