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2020年7月中共国言论审查纪要

—2020年7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从中国共产党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

7月1日,香港国安法正式实行。时评家长平对此说道:

当年没有人把苏联帝国的统治当作不容干涉的一国内政,人类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一个庞大帝国倒塌于一场组织完美的单一运动。1963年6月,美国总统肯尼迪在德国柏林墙边演讲,留下一句名言:”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在很多西方人听来,这是抒情;在中共看来,这是事实–反过来就知道怎样维护极权统治:专制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一人还自由,所有人都无法被奴役。

7月23日,任志强被开除党籍,消息出后,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为其公开辩护:

是习八年的倒行逆施,让美国政府和美国社会各界对中共有了清醒的认识与判断,并且把习绑架和控制的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在反对中共、支持中国人民反抗极权暴政问题上,达到了两党一致、朝野一致。在此,我要呼吁美国政府与美国人民再做一区分,把习黑帮团伙与极权统治中的几十万中共作恶官员与9000万普通党员分割开来,支持一切反对习黑帮集团、反对极权暴政体制的中共党内变革力量,促进中共党内变革力量与中国人民的团结合作,帮助中国人民结束习黑帮团伙恐怖统治及中共极权暴政。(《因言获罪株连九族必须终止——为任志强再辩》

几乎与此同时,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在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的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在演讲中,他说,尼克松总统近50年前开始的接触政策并没有改变中国共产党马列政权本质,而且给北京带来了好处,美国不能再回到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模式了。他说,华盛顿将继续与北京对话,但必须对中共采取“不信任,而且要核实”的态度。蓬佩奥说,美国人民和各国必须开始改变对中共的看法,不能再把中共领导下的中国视作“正常国家”,并强调,中共不能代表14亿中国人民,美国不能再忽视中国人民包括勇敢的异议人士的呼声。最后他呼吁:

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共产中国肯定会改变我们。不能仅仅因为过去的做法舒服或方便就回到这些做法。

从中国共产党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而美国处于领导这个使命的最佳位置,因为我们的建国原则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七月,水灾、疫情、失业、香港国安法的实行、对自由言论的打击、对民怨的压制、对新闻媒体的管制、经济的下行,以及中美新冷战的到来,让七月的中国处于内外交困之中。然而,无论国内还是国际,人们渐渐达成一个共识:每一个人的自由都是不可分割的,从中共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使命。

一总有一些不顺从的声音

人并不是一下子从不沉默变成沉默的,也不是一下子从不顺从变成顺从的,人是一步一步变化的,每跨出一步,下一步就变得更容易一些。察觉自己如何一步步走向顺从是一件令人沮丧、没有尊严、自己看不起自己的事,所以大多数人也就选择干脆不去想它,也不去说它,就这样,通往彻底沉默和顺从的路也就越走越顺畅无阻。一个人一旦走上这条不归之路,他就已经丧失了保存思想自觉的意志,也丧失了表达自觉思想的能力。(【昨日重现】朝那书屋|徐贲:沉默和失忆的国民是怎样教育成的?)

幸亏,总有一些不顺从的声音提醒我们保存思想自觉的意志和表达自觉思想的能力,提醒我们不要接受极权统治的“合理惩罚”和“合理暴力”逻辑,以及罪名的荒诞性。

据多家媒体报道,过去几年因发表数篇抨击中国政府文章而广受各界关注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周一(7月6日)上午被十多名警方从北京的别墅逮捕。

许章润的朋友告诉德国之声,许章润的邻居表示,他们目睹10多辆车停在许章润家门口,20多名警察进入他家不久后,许章润便被带走。

许璋润的朋友也联系上平常协助整理别墅的保姆,保姆也证实目睹许章润被警方带走。然而,该名朋友说保姆不断说自己很害怕,所透露的消息也“前言不搭后语”,他怀疑保姆可能已被警告。

这名朋友向德国之声表示:“不论保姆或邻居所说的,可以确认的是许先生确实已被抓走。当局告诉他太太许章润因为在四川成都嫖娼而被抓走,这纯属对许先生毫无下限的诬陷。”(德国之声|许章润因“嫖娼”被捕友人:北京毫无下限的诬陷)

许章润的朋友认为,许章润这次被逮捕的重要原因是两周前在纽约出版的一本新书《戊戌六章》。“原本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今年上半年要出版许先生过去3年发表过的10篇文章,但后来在 中共当局与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的社长都警告他后,这本书便没出版。之后纽约一间出版社决定出版这本书,而书刚在两周前问世。”几天后获释许章润,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经被清华大学法学院,革除教职和开除公职。

7月23日,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宣布任志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闻之后立即为任志强和许章润再次发声:

在不到二十天时间内,习黑帮团伙先后以诬陷手段迫害许章润、任志强,消息一出全球舆论哗然,引发许多网友、自媒体与全球著名媒体高度关注热评。尽管明知无论是构陷许章润“涉嫌嫖娼”,还是以经济犯罪污名任志强,他们都骗不了世人,但习黑帮团伙却又一意孤行,这究竟是为何?说到底这既是他们的凶残本性所决定,又暴露了他们内心恐惧的末日疯狂。他们以毁人声誉、羞辱人格、剥夺工作权利、断人生计来迫害许章润,公开恫吓中国体制内外的所有学界人士。他们以开除任志强出党并提起检察院公诉为手段,公然威逼9200万中共党员俯首甘为习奴。美国著名教授黎安友先生曾经评论习黑帮团伙对许章润先生的迫害,“表明中国政府已经不在乎国际社会对其破坏人权的观感”,今天习对任志强的迫害亦是如此。黎安友先生还曾说道:“中国政权会如此严酷让我感到震惊,……这是 中共当局变得多么极权的一个迹象”。同样,著名汉学家林培瑞先生最近评论说:不仅是美国政府,美国的报界、商界、学界最近几年看准了中国政权是怎么一回事,看准了中共党的真实性质,美国商界对中共党的认识完全改变了。(自由亚洲|蔡霞:因言获罪株连九族必须终止——为任志强再辩)

七月第三位敢言之士是闫梦丽博士。

闫丽梦博士曾就职于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她所在的实验室是世卫组织(WHO)参比实验室。今年4月,她从香港逃亡到美国。7月10日,她在接受福克斯新闻(FOX)采访中说,逃亡的原因是想要告诉全世界中共掩盖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真相。在采访中她说:

如果我在香港说出来,一张口便会被消失和被杀害。没人知道我要说什么。所以,我需要到美国来,告诉世界新型冠状病毒来源的真相,让人们知道它有多严重和危险。这与政治无关,而是关系到全人类能否活下去。GNEWS|闫丽梦博士:必须告诉世界新型冠状病毒的真相

闫丽梦表示,自从去年底获悉中国武汉出现新冠病毒后,她作为全球最早介入新冠病毒研究的专业人员之一,就按照其主管人员、世卫组织专家Dr. Leo Poon的指示,开始秘密调查。但由于中国政府严禁海外学者,包括香港研究人员介入,闫丽梦在12月31日向在中国疾控中心工作的友人查询后证实,中方当时已经发现家庭聚集性感染等病毒人传人的状况。而根据世卫组织在今年1月9日的声明,中方仍在向世卫组织通报:病毒不会发生人际感染。

第四位敢言之人是王小七:

刚刚我的朋友王小七被上海警方带走了。也许他走的太仓促,也许是警察没有给他留下丝毫给朋友们交代的时间,以至他只是在自己的号里留下一句:“我现在被带到了上海闵行区华漕派出所,有任何可以帮到忙的律师请赶到这里,拜托!”

王小七是一个很有血性的写手,前几天因为硬刚蒙牛伊利,被中国乳业协会狠批,顶上热搜第一,要求关停其微信账号。

昨天,又曝光了上海浦东六师附小羽山路小区家长维权难,被信访办和警察暴力胁迫的事。

我不知道,他这次被上海警方带去派出所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是因为蒙牛伊利,还是因为这次的小学事件,更不知道他这次被带去还能不能回来!

我很怕再一次看到那种抓捕,几年前的刘成因为在公众号写连载小说《出乌兰记》,啥也没说,就被指责影射伊利高层,继而被呼和浩特警方以“寻衅滋事,诽谤罪”跨省刑拘。

而小七的,还不是影射,而是直接揭露,并且连续得罪了两家,伊利,蒙牛,连中国乳业协会都要“除之而后快”!

资本的力量,官方的力量加起来,想要碾死一个穷自媒体写手,真的是轻而易举。

弄不死,最后像鸿茅药酒的谭秦东那样,被关一段时间后,精神都坏了,这对一个靠脑力劳动的写作者来说,更是生不如死!(秀才不让说|那个揭露伊利蒙牛的写手,刚刚被带去警察局了!)

第五位敢言之士是刚刚获释的人权律师王全璋

709大抓捕五周年这一天,今年4月才刑满获释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在社交媒体微信发表题为《政治、司法迫害要依法,要专业,要靠谱》的“自辩词”,指控2015年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判他的过程中,进行“极其严重的违法操作”。微信以文章遭用户举报,内容违反法规及政策为理,将此文删除。

王全璋在自辩词中以自身受审过程举例说,任何一位人权捍卫者,都会是中国政权最重要的敌人。“你的一举一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会被记录、被建立档案,被拿出来拷问。中国的宪法和法律上规定了公民很多的自由和权能,但是权力机器的把持者有更多的自由和权力,当这些自由发生碰撞,个体的自由就变得脆弱不堪甚至完全消失。”

王全璋强调,自己在受审过程中,从未录制任何认罪视频,也没有做过任何有罪的陈述。他说:“案件在警察阶段,我甚至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写。”(【404重点】王全璋自辩词:政治、司法迫害要依法,要专业,要靠谱)

第六位敢言之士是卢昱宇。中国的公民记者卢昱宇4年前因创办专门纪录维权事件的平台“非新闻”而被 中共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四年。他上个月中获释出狱,居住于贵州。他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随着中国大环境越来越糟,国内已无空间继续从事维权行动,得靠境外人士来延续。德国之声|专访卢昱宇:中国已无空间继续从事维权行动

同时,卢昱宇开始在推特他的回忆录:不正确的历史记忆2012——2020年的那些寻衅滋事。

继上个月传出正式遭逮捕后,中国维权律师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周日在推文表示,消息指出丁家喜疑似在狱中遭受酷刑。同因“1226大抓捕”被关押的许志永,其女友李翘楚担忧可能也遭受类似的待遇。(德国之声|丁家喜传狱中遭酷刑其妻:北京用秘密关押散播恐惧)

七月,应该记住的还有劳丽诗,这位中国跳水运动世界冠军因言论遭新浪微博封号一年;已经失联一个多月的马万军律师(冰澌:好人马万军律师失联记);出狱半年仍被软禁监视的江天勇(民生观察|江天勇出狱近年半仍被软禁监视);以及那位用斧头砍市政府牌子的武汉女子(【图说天朝】一女子拿斧子砍武汉市政府牌子);以及一位儿子被捕一周年的父亲,他现在只能在文字里想念儿子: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献给我的儿子吴葛健雄被捕一周年。

7月12日,是刘晓波去世三周年纪念日。我们该如何纪念他呢?

正确的纪念他的方式,我觉得是继承他的遗志,召唤更多人来参与新宪法的制定,群策群力,集思广益,为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去承担起推动社会变革的使命,让正义公平的阳光能够照耀这片土地。这该是刘晓波先生的夙愿吧,他没来得及践行理念,就为我们付出了生命。我想,苟且着的人们,唯有行动起来,这才是对刘晓波先生最好的纪念吧。SPARK:该纪念什么

二言论管制下的“洪水美学”与消失的声音

自5月下旬起,中国中央气象台发布连续40天(6月2日-7月11日)暴雨预警。自6月开始,多省发生暴洪、城区内涝,官方统计因水灾有17,000余房屋坍塌(至7月3日)。截止到7月13日,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长江、黄河上游、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太湖先后发生1号洪水。

从6月初至今一个多月,南方的洪水可以说愈演愈烈,几乎肆虐了整个南方。然而,有关水灾的报道却始终没有进入主流媒体的重点,也没有上过社交媒体的热搜:起初,首先受到洪水灾害的广西、广州等地几乎在主流媒体中消失;6月底7月初的时候,官方媒体报道了日本的水灾,而对南方的水灾装聋作哑;7月开始,主流媒体开始呈现出“洪水美学”:用“水域面积”等”正能量“词汇来报道这场大灾难,甚至开始卖萌、装可爱来形容这场水灾,更甚至唱起来赞歌(东瓯故人董文正|鄱阳县抗洪形势严峻,宣传部门居然还在唱赞歌?)。

相比于洪灾的凶猛,国内各大门户网站的报道则显得较为理性和平静。

就在洪水的消息已经刷屏了朋友圈和抖音等平台的时候,各大门户网站并没有跟进的报道。席卷数省的洪灾在6月7日就已经规模巨大,而真正对洪水详细的报道还要等到6月9日晚些时候《财新网》的报道。

而直到10日微博因「蒋凡事件」停热搜为止,关于洪水的报道仍然只是侧重于「汛情」的通报,对于抗洪救灾和灾民的现状的报道还是浅尝辄止。(明白知识|今年的洪水静悄悄)

经查证,以「湘江」、「湖南」、「江西」关键字在中国社群网站「微博」做搜寻,只能找到《中国新闻网》报导,「江干流全线将出现今年以来最大一次洪水过程」,《央视》对于降雨的报导还停留在7月12日,内容为「湘江下游发生超50年一遇特大洪水,11条河流超警」。(自由时报|暴雨洪水狂袭华南中国官媒集体噤声)

不少中国网友在微博怒轰中共官方,更有网友酸溜溜地写道:「无论哪里有了自然灾害,必然会有高层人物亲临现场,哪怕是装模作样的指手画脚一番,也算是对民生关注的表达,但是江西瑞金洪灾、湖南株洲水灾、广西阳朔水灾、湖南湘江决堤,没有任何高级官员或者媒体的关注与追踪,对今年的各地水灾都漠不关心,倒是美国一旦有龙卷风水灾,CCTV追踪报导太及时了。​」(自由时报|暴雨洪水狂袭华南中国官媒集体噤声)

然而,天灾并不会因视而不见而消失。进入7月,南方的水灾愈演愈烈。至7月13日,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长江、黄河上游、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太湖先后发生1号洪水。目前,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阳湖和太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6月28日,三峡大坝和葛洲坝泄洪;7月8日,浙江新安江水库泄洪;这让泄洪区的城市遭受了更大的水灾,不过,这场天灾在主流媒体那里,却写出正能量的喜感来!详见大宋周刊|哦,主媒的洪水美学。

新华社官方微信的一篇报道《报告,我是长江2号洪水》,更是用卖萌的文风来谈论这场天灾;鄱阳发布有一条删除的推文,“你能说洪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东西吗?”

这种“正能量”,是建立在负面情绪完全消失的基础上的。人们对新华社的拟人表达感到奇怪,是因为一个正常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对洪水产生“可爱”的想法。但是,更多时候,“正面价值”是以不易觉察的形式出现,比如把洪水蔓延称为“水域面积扩大”。

韩裔德国哲学家韩炳哲把这称为“负面消失的世界”,他认为世界已经发生改变,已经从免疫学时代(找出不好的东西),转向“绩效社会”(一切都转化为可衡量的增长)。他关于世界已经告别免疫学时代对看法已经被证明是可笑的,但是他对世界新趋势的观察,仍然有真知灼见:“负面”正在消失,赞美和自我激励将大行其道。在社交媒体上,美颜和点赞已经成为基本礼仪。

但是,洪水就是洪水,它不是比喻,也不是拟人,也不是“虚拟现实”,它是真实而痛的灾难。(中产生活观察|卖萌,调情,洪水是如何变得可爱的)

而在中央级新闻媒体的报道中,用“水域面积”来报道今年的水灾,甚至说鄱阳湖水域面积达到十年来最大这样的形容水灾,这也让网民感到愤怒不已:

而在中央级新闻媒体的报道中,竟然一句“水域面积扩大”了多少公里,便结束了。这对于这些被淹的村民,就是有意忽略,甚至是一种污辱式的隐瞒。

如果暴雨是天灾,那么,这种新闻的语言欺骗便是人祸。(看完烧毁|发明“水域面积扩大”是对人民的污辱)

在《典林同学|将灾难萌化是媒体之耻》中,作者最后写到:

无论何时,希望我们的媒体和任何有能力就灾难事件对公众发表言论的人们,永远不要彻底丧失对他人痛苦的感受力,永远恪守最起码的人道主义精神。

被沉默的除开洪水外,还有疫情之下普通百姓、医生护士的声音。

7月26日,武汉协和医院感染病房的一位护士坠楼身亡。护士生前刚辞职。辞职之前她对外反应了协和医院领导班子的问题:医生不进病房,护士工作极为艰辛。该消息随即上了微博热搜,但不久被撤下。(【中国哭墙】她熬过了疫情,却没熬过人心(7月30日))

艾晓明教授在《这个春天寂静且疲惫|武汉社区医生的抗疫经历》中记载了武汉一位普通医生小魏的故事:

我想,也许人们有兴趣认识一个这样的武汉医生;记得他的努力、他的尽职,还有他那种随意又不屈从的嬉笑怒骂。我读小魏的微信,觉得情趣沛然;也是一份生动的武汉日记。其中,有一种我熟悉和共鸣的东西:既投入,也疏离;批判现实,不屑于权力。明知道言论管制无处不在,依然待机突围。微信上的文字,无论深浅屈直,也要算是幸存下来的证据。

2020年4月8日,武汉宣布“解封”,但依然被认为是凶险万分,一位日本人却逆道而行,到武汉拍下一步记录片《武汉,好久不见》,不到24小时,纪录片点击率过千万:

这,并不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有时候,面对失去和残酷,人不得不需要去学会接受。

必须要去直面真实,好让那些晦暗羞赧的隅角,变得平和。

十个家庭,十个故事,一座城,未来我们不知道武汉会走向何方。

但如今我只想说:好久不见。(大山胡侃|24小时破千万!有个日本人拍下最真实的武汉:这不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此外,还有被忽略的新冠患者家庭(八点健闻|新冠后遗症:隐秘之痛丨来自武汉新冠患者家庭的一手记录)和滞留海外苦等回国的海外务工人员(清醒派|自杀,恐慌,感染新冠:这数以百万苦苦等待回国的人快要绝望了)。

不过,对于极权统治来说,一丝杂声都不能有。7月网信办再次出重拳:针对社会反映强烈的商业网站平台和“自媒体”扰乱网络传播秩序突出问题,国家网信办决定自2020年7月24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集中整治。整治期间,将依法依规严厉查处一批问题严重的网站平台、封禁一批反映强烈的违规账号。(【立此存照】新华网|网信办出重拳了!)

方方«武汉日记»英译者白睿文的采访被删了(【404重点】深度调查部|专访方方«武汉日记»英译者白睿文)。

中国科学院大学19日通报对季子越处分情况。通报称,鉴于2019级硕士研究生季子越在境外社交平台发表涉及南京大屠杀等不当言论,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祖国荣誉,违反了国家和学校相关规定,严重伤害了民族感情,背离了学校人才培养理念,其言论极其错误,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经校长办公会审议批准,学校给予季子越开除学籍处分。(【立此存照】新华网|中国科学院大学硕士发表涉南京大屠杀等不当言论被开除)

中国对言论的管制与封杀甚至也到了海外。美国一位90后乐乐法利,因在幽默短剧中扮演维尼熊而被全网封杀。(VOA|中国全网封杀的美国90后:“我他妈想赚钱啊”,但不为共产党卖灵魂)

7月2日, 中共外交部发布了一篇《关于涉华人权问题的各种谬论及事实真相》,就香港、新冠肺炎疫情、新疆等问题列举了37项“谬论”一一驳斥,公布了所谓的“事实真相”。为此,中国数字时代结合现有的新闻数据库,选取了部分(前15条)“谬论驳斥”,整理了大量的事实性新闻、评论以作回应,“用事实说话,用真相讲理”。以下的引文部分均节选自《关于涉华人权问题的各种谬论及事实真相》原文。

 

三香港的恐惧与抵抗

6月30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以162票全票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予以公布。7月1日起,香港国安法正式施行。港版国安法的出台,不仅让香港人过去长期享有的自由受到最直接的威胁,让一国两制成为空谈,也让香港失去了过去的在国际上享有的特殊地位。香港是否还能保有过去的自由与繁荣呢?东方明珠的风采是否依然?

国安法的出台,首先让人担忧香港民主阵营人士的安全,实际上,在出台前夕,“已在民主派阵营造成寒蝉效应,陆续有人“金盘洗手”退出政坛,包括元老级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外界也关注连日遭受威胁的黎智英和黄之锋会否逃离香港。”

“除了传统民主派,本土派及独派也现逃亡潮。有本土派“国师”之称的陈云(陈云根)6月28日在脸书宣布退出香港社运,未来会继续学术研究丶民间教育丶时事评论丶国学发扬和香港文化外传工作,偶然做一些散文和小说创作。”“而继‘本土民主前线’的黄台仰和李东升之后,现年30岁的“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也弃保潜逃,现时流亡海外。”(德国之声|传国安法通过即拘黄之锋泛民爆引退潮?)

6月30日,全国人大表决通过“港版国安法”。随后一个多小时后,黄之峰在Facebook宣布辞任香港众志秘书长,同时退出香港众志,该组织同日下午约3时进一步宣布即日起解散及停止一切会务,多个港独团体也纷纷遣散香港本部。

黄之锋在声明中表示,“个人祸福难料,更要拿起承担的勇气”,退出香港众志后会以个人身份践行信念。他指出,港区国安法压境丶解放军演示狙击“斩首”,在港从事民主反抗,忧心性命安危已不再是无稽之谈,包括以10年起计的政治牢狱丶送到白屋严刑铐问丶乃至直接“送中”,谁也没有办法确定明天。(德国之声|黄之锋等密集退会国安法掀港政治组织瓦解潮)

差不多同一时间,香港众志创会主席罗冠聪丶周庭及常委敖卓轩,也在各自的Facebook上宣布退出组织。

7月30日,据”香港01″等媒体报道,多名报名参加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的本土派人士月收到通知,被DQ(取消参选资格)。其中包括港岛区的袁嘉蔚、梁晃维、郑达鸿(公民党)、郑锦满(热血公民);九龙东的黄之锋;新界东的刘頴匡、何桂蓝、杨岳桥(公民党);新界西的郭家麒(公民党);超区的岑敖晖;法律界的郭荣铿(公民党);会计界的梁继昌(专业议政),总共12人。

黄之锋在推特上证实了自己被DQ的消息。他表示,其被DQ的理由是他将《港区国安法》描述为“恶法”。

黄之锋将此举称为北京对民主派“迄今以来最大规模的打压”,称几乎所有民主派参选者被取消参选资格——从年轻的激进派到传统的温和派。他写道:“显然,北京完全无视香港人的意愿”,“试图将香港的立法机关牢牢管控在手”。德国之声|黄之锋等12人被取消香港立法会参选资格

而对于生活在香港的香港人来说,目睹自己的自由一点点被黑暗侵蚀,自己的反抗一点点被损耗,自己的世界一点点被改变却无能为力,这种对失去自由的恐惧、对不甘的反抗以及对香港的爱,或许只有他们才能体会:

「世界离极权只有五天。」这句本是描述电影情节的话,在7月的香港,变成了现实。

国安法从颁布、生效、确认执法细则、任命执行负责人,再到驻港国安公署作为第四个中央直属机构在港落地,不过9天。中间的环节,密不透风,在政治上,直接穿透香港特区「自治」的边界;在法治上,与香港的基本法框架直接冲突,更威胁法治精神与程序正义;在执行上,实质上架空港府,放权警察,令香港往「警察城市」再进一步。

极权生活的感受是什么样的?不是一群名叫「极权」的坏人跨过边境,长驱直入,而是你身边原本熟悉的人、熟悉的机构、熟悉的行为与生活,突然变了样子。

香港大学会从旧照片上自动抹去一个被判入监的年轻校友;公立图书馆会自觉开出黑名单、下架敏感人士的书;选举投票都会被官员或警察任意指控为违反国安法;媒体老板迅速换掉了对北京不够友好的内容主管;书展的举办方威胁书商们自我审查;在官方黑名单上数一数二号的人物,会在公开文章里直接指控旧相识的朋友是中共打手;社交网络上,改名隐身已成风潮,人们自动猜测「敏感词」并做替换;移民生意大排长龙⋯⋯

极权之所以能如癌症一样扩散,因为它成功策反的,是我们身体上健康的细胞。社会如人体,如果每一个器官、每一条血管不能各司其职,守住健康底线,那便是全面溃败。

也因此,当极权压顶,我们要对抗的,并不是任何一个他者,而是内生于我们自己的恐惧、猜疑、松懈、人云亦云。大国博弈,小城揽炒,利弊谋算,都代替不了我们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要度过的时间。在这时间里,不被极权改变,是我们能给它最大的回击。(MATTERS|张洁平:极权之下,我们的恐惧、抵抗与爱)

「六四纪念馆」自从2012年在香港建立的一个人权博物馆。1989年的春夏之交,军队开进北京城,以真枪实弹镇压和平的学生与市民示威运动。但在官方主导下,1989年6月4日的血腥屠杀,以及整个八九民主运动,却从中国的当代历史中迅速消失,并被扭曲和反转。如今国安法杀到,这段历史会消失第二次吗?(【CDT推荐】国安法杀到,最后时机保存六四屠杀历史证据,请支持网络版六四博物馆众筹计划)

时评家长平认为:

背叛了中国六四民主运动的西方社会,正在品尝苦果。今天,中共的港版国安法若能畅行无阻,那么迟早有一天,它会成为维护”世界稳定”的”球安法”。(德国之声|长平观察:”国安法”会变成”球安法”吗?)

四中美:新冷战的到来

7月21日,美国下令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该领馆被指参与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三天后, 中共外交部宣布,中方决定撤销对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设立和运行许可,并对该总领事馆停止一切业务和活动提出具体要求。也在此时,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对华政策演讲,呼吁世界各国与中国人民“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他的发言直接剑指中国共产党,被外界视作是开启新一场冷战的新铁幕演讲。

当前美国与中国的新冷战已经酝酿了好几年,近10年来,中美之间有关窃取知识产权、贸易失衡、间谍活动、外交围堵、领土争端、香港问题以及新疆西藏人权问题上的怨言越来越多,已经走向竞争甚至对抗。2020年,随着新冠病毒的全球肆虐、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以及美国今年的总统大选,让2020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降到自40多年前外交正常化以来最严峻的水平。(【CDT导览】2020中美之间发生了什么?)

在成都领事馆宣布关闭后,欢乐的人群就攻占了成都总领事林杰伟(Jim Mullinax)的夫人庄祖宜的微博,7月20日,她发了一条挺悲伤的帖子,说接到大使通知,老公一时半会又回不来了,孩子们为此很愤怒和失望。谁知这样一条普通的微博,却遭到了丑陋的攻击。

也许这次评论区炸锅是一次庄祖宜做人类学观察的田野调查data整理,看一下口味被长期限制的状况下,中文语言可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

她下一本书可以写微博上的人类学观察。

有博友说,这些谩骂评论也不一定全是人写的。因为她点进了谩骂第一名那位的微博。几乎没有原创或日常。

而另一位博友也说,“我随机点进去,找了10个谩骂账号。其中40%(4人)追星,介绍里直接有写。还有2个本身在国外。1个表达就比较偏执,剩下的3个很正常。有条件可以做一下大数据下的结果。”

如果不是人,只是机器人的话,那只能说,这次的脚本写得太差!

不过想到提着U型锁上街抗日爱国砸同胞的,看形状也像人。

所以也很难讲人类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因为,人类的悲欢其实并不相通(USDOLLAR|美驻成都总领馆关闭,领事夫人的微博评论区也炸锅了)

令人讽刺的是,7月20日,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成立仪式在北京举行。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由外交部依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设立,旨在统筹全国研究资源,全面、系统、深入开展习近平外交思想的研究、阐释和宣介,对习近平外交思想进行原本性、理论性、实践性、传播性、政策性和专题性研究,发挥习近平外交思想对外交实践的指导作用,服务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建设、体制机制建设和能力建设,为开创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作出积极贡献。【网络民议】习近平”加速”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成立

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正如庄祖宜所说:

35年的交流步入历史,而我们只是洪流里的泥沙。(【404重点】【时代的一粒沙】庄祖宜:35年的交流步入历史而我们只是洪流里的泥沙)

五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7月贵州安顺公交车特大事故,52岁的司机故意把公交车开进湖里,造成21人的死亡。这辆公交车就像一个巨大的隐喻:我们每一个在车上的人的命运都是相连的,如约翰·多恩的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CDT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