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62岁李宗盛孤独庆生:“我终于放下了你 你却留我独自白头”

众人听一首歌,能听到一千个哈姆雷特。

而能将一千个哈姆雷特汇聚成同一种沧桑与寂寞的歌者,世间唯有李宗盛

年轻的时候,水木君也听过他的歌,只觉声线独特,再无其他感触。

直到十几年后的某个夜晚,听到他的某句歌词,发觉字字如钝刀割肉般令人心碎。

才体会到了那句:“最怕在某个年纪,突然听懂一首歌,看懂一个人。”

这个能将深情化作一声长叹的歌者,迎来了自己的62岁生日。

从年少轻狂到白发苍苍,他终于在耳顺之年,学会了如何与生活和解。

“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看透女人心,写了无数情歌的李宗盛,自然也有几段遗憾的情缘。

其中最让人感慨的,还是在他心里驻扎时间最久的林忆莲

1992年,电影《霸王别姬》拍摄,李宗盛正在为电影制作主题曲。

同年,林忆莲签约了滚石唱片,两个人就因为一首歌,相识相知。

即便李宗盛在当时已有家室,但艺术方面的契合,还是让他们被彼此的才华折服。

眼波流转间,也开始暗生情愫。

1994年,他们同台演唱《当爱已成往事》的时候,他止不住地紧张。

直到听到林忆莲有力又绵柔的第一句:往事不要再提。

他才安定了整颗心。

“像林忆莲这样的女人,听她的声音就足以爱上她。”

在当时的李宗盛眼中,林忆莲或许就是那个能让他收获力量的白月光吧。

爱情是件不可琢磨的东西。

而李宗盛对白月光爱意的表达,也一发不可收拾。

在林忆莲对这段关系依然有迟疑的时候,他曾翻越几千里跑到加拿大,在林忆莲的门前,站了一天一夜。

就在那一夜,为心爱的人写下了传唱至今的经典,《为你我受冷风吹》。 

那天之后,林忆莲终于抛开了世俗的看法,接受了李宗盛炙热的爱意。

1998年,李宗盛与林忆莲走进了婚姻。

这样的才子佳人,在谁眼中都是“天生一对”。

可多情总被多情伤。

轰轰烈烈的誓言没能抵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原本在对方眼中最具魅力的艺术品味,也因为分歧而逐渐生出嫌隙。

他们的婚姻持续了6年,便匆匆收了场。

只是在离婚声明中,道出了一声遗憾的感叹:“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

正如他自己唱的那般,婚姻结束了,可自己的念想却没有结束。

离婚十年后,李宗盛在演唱会上,再次与林忆莲隔空对唱。

只是连第一句“往事不要再提”都没有唱出,就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想必他也会感慨,原来歌词里的那句经典,早就预见了他们的结局吧。

“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什么是人间最痛苦的事?

不是爱而不得,而是失去后才发觉,世界上再无第二个你,能让我心起涟漪。

林忆莲后来又有了新的恋情,可他依然选择孤身一人。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说:

有时你遇到了一个人,以为就是她了,后来回头看,其实她也不过是这一段路给了你想要的东西。

可看似通透的李宗盛,却并没有看清这个事实。

他依然固执的,不想为那段无果的感情画上句号。

直到去年,他们共同陪伴20岁的女儿吃饭。

那是离婚十五年间,他们唯一的同框。

照片中的李宗盛,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是啊,十五年了,也总该放下了。

如今他终于明白了,人群来来往往,都是过客匆匆。

不念不打扰不挣扎,感谢陪伴过就好。

“等到好像终于活明白了,已来不及”

对于李宗盛来说,林忆莲是因爱而起的固执。

可有一个男人,却因为埋怨,让他足足纠结了半辈子。

“我们住在一个菜市场旁边,我必须扛过瓦斯,穿过臭水四溢的夜市......”

这段经历,李宗盛刻骨铭心。

但这并不只是因为生活困苦,而是这段经历总会让他想起,使自己自卑过的人。

那个人就是他的父亲。

他从来没让父亲满意过。

学习成绩一直排名倒数,连高中录取线都达不到。

在第一次中考落榜后,他又上了10个月的补习班,准备二战,但他还是失败了。

据说当时的补习班里只有两个人没考上,一个是他,另一个有智力问题。

“你注定会成为一个没出息的人。”

这就是年少时的李宗盛,在父亲眼中读懂的唯一语言。

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即使才气满满,李宗盛还是避免不了内心的自卑。

在读书期间,他不敢上台,不敢参加活动,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终于,他在读中专的时候,碰到了一点生活的希望。

他在校园遇到了“木吉他”合唱团。

虽然上台演出还是会有恐慌与不安,但至少喜欢的力量让他愿意努力克服。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全部的希望,在父亲眼中,依然是件不靠谱的事情。

在父亲严厉要求他必须送瓦斯的时候,李宗盛再次陷入了绝望。

随后,他做了有生之年唯一一件忤逆父亲的行为。

“不让我做音乐,我偏偏要做。”

即便没有逃离送瓦斯的工作,但他也同样没有放弃写歌。

事实证明,这个选择对华语乐坛来说是对的,它成就了一代天王。

可于他自己而言,父亲严厉和失望的眼神,却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跟随了他的一生。

成名后的李宗盛在做客节目时说:

“那时候写歌,都是挖空了心思......我好不容易才坐到那个位置,其实很害怕,生怕这一张搞砸了,我就又要回去送瓦斯了。”

后来的李宗盛,鲜少提到自己的父亲。

那些年的不理解和叛逆,也成为了埋藏在这对父子之间最深的一条鸿沟。

时间越久,越难以逾越。

直到父亲去世,他们都没有过一场交心的对话,甘心成为了只带着血缘关系的甲和乙。

直到过了60岁那一年,他有了更多陪伴女儿的时间,才突然看懂了“父亲”两个字。

他开始停下来,反省这段关系。

他是否也有一些难以启齿的言语,在张口之前就被自己的骄傲给逼退了回去?

物是人非,这个答案,他已经得不到了。

也只能用一声怀念,向已经不在了的父亲,抛出一封“和解信”。

“一下子也活到容易落泪的岁了,当徒劳人世纠葛兑现成风霜皱褶,爸,我想你了。”

心怀内疚的李宗盛,用一曲《新写的旧歌》,再次惹哭了千万个有着相同家庭的听众。

或许只有在自己进入相同的年龄,成为父亲的时候,才能化解这份情感吧。

所谓父子一场,就是共同成长。

很遗憾,李宗盛等到来不及的时候,才看清了真相。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凤凰网娱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04/1484959.html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