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Marxism占领社会四步曲 首先目标是打败川普

作者:
这个信息革命的目标是什么?首先是打败川普,把拜登推上去作为极左的木偶总统。拜登告诉你说,如果他11月大选赢了,他将彻底改变美国。他告诉你他要大量加税,他说他要让邮局来做银行业务(邮局不仅将会监管投票,还要管银行)。他的民主党同事们要建立一个无现金社会——一个去除了私有金融和现金经济的组合,也就是说,没人能逃脱税务局IRS和政府监管,他们那时就可以审计分析你所有的财务活动。

编译:Wei Liu

贝斯米诺夫的精准预言

我们要明白,美国正在经历一场革命。对此我们应该做出相应的反应。

美国的这场革命还没有到极活跃的程度,可能很快就会,也可能不会。现在的战场是在信息对假信息上。

这场革命是麻&刻&丝煮意革命,这点你必须清楚,不能误读。挑起它的组织,宣传它的知识群体,和资助它的金主们都完全不掩饰他们是谁。

这个信息革命的目标是什么?首先是打败川普,把拜登推上去作为极左的木偶总统。比起公开的供&禅&煮&意者桑德斯,或是供&禅&煮&意接班人布德贾吉(Pete Buttigieg),或是尼加拉瓜桑地诺解放阵线同情者白思豪,(记得不,桑德斯在全美游说了多年,呼吁要革命),拜登,至少现在还算是可以被美国人民接受的。尽管他缺乏资质,却拥有对左派非常有益的东西——他完全不能履行美国总统的职责,因为他大脑功能的缺失,这在他每次的公开露面都清楚地表露出来。加上拜登和操控他的人完全缺乏理念和良知,他们愿意做一条空船,运送左派任意灌注的可怕的东西。

拜登不是普京,他是克伦斯基(Alexander Kerensky),那个被用作空船在1917年推翻了沙皇的政客,后来又被真正的权力推开。克伦斯基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才是最后真正的结局。

他们现在连掩饰都省了。“黑人生命宝贵(BLM)”的共同创立人库拉斯(Patrisse Cullors)一遍又一遍地说,“我们是训练有素的麻&刻&丝煮意者。”安提法的形像、信条和声明都是直接从麻&刻&丝煮意手册里出来的。那群喋喋不休的民主党射&惠&煮意者,包括AOC,奥马尔,普瑞斯利(Ayanna Pressley)和其他人,都是毫无廉耻的麻&刻&丝煮意者。每一个收取索罗斯大支票的“社区活动”组织,你觉得他们会对新招募来的成员教些什么?用于文化革命的工具,种族冲突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压迫容忍性(repressive tolerance),多元交织主义(intersectionalism),这些对我们的传统和制度造成巨大冲击的理论,都是从哪来的?是从法兰克福学派来的,他们都是麻&刻&丝煮意者。

这些剧本早就写好了。如果你认为这是桑德斯或西雅图的三旺(Kshama Sawant)或BLM发起人加尔萨(Alicia Garza)想出来的一套,用来摧毁世界史上最强大的国家,那你就没接地气。他们目前之所以有效,唯一的原因是他们在跟着别人写的剧本走。

你觉得麻&刻&丝煮意革命在美国是难以置信的,那是因为你对美国制度的信心,让你相信失去自由和繁容是不可能的。

这种自信不是你的缺点,相反,这是你爱国的表现。但在这一刻,请把这份自信去掉吧,它并不合理。

拜登告诉你说,如果他11月大选赢了,他将彻底改变美国。他告诉你他要大量加税,他说他要让邮局来做银行业务(邮局不仅将会监管投票,还要管银行)。他的民主党同事们要建立一个无现金社会——一个去除了私有金融和现金经济的组合,也就是说,没人能逃脱税务局IRS和政府监管,他们那时就可以审计分析你所有的财务活动。

现在你应该看看ZG新出的社会信用分数体系,它的要素已经漫延到我们的社会,它会与政府银行融合,去除现金。

作为拜登的副总统选择之一,反美白痴达克沃斯(Tammy Duckworth)公开扬言要把乔治·华盛顿扔出窗外,还把亚伯拉罕·林肯和罗宾森(Jackie Robinson)称为“死了的叛徒”,就因为川普在拉什莫尔山赞美了他们。当人们谴责她无礼的攻击时,拜登假装被侮辱了,跳出来为她辩护。这体现了拜登是左派的木偶。在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总统候选人,都会在她攻击了乔治·华盛顿以后,甩掉她做副总统候选人的资格。

不要相信民调说的拜登领先巨大。但民调给出这样数据的背后原因是你应该担心的。

这些民调是垃圾,因为川普支持者是“害羞的选民”。如果你支持川普,你会在电话里告诉陌生人你要投他的票吗?你可能上某些名单,给自己招来暗算,或失去工作,被揍一顿,或更糟。

为什么川普支持者顾虑这么多?因为你和其他美国人的锐气被挫折了。

很久以前有一个视频访谈,如果你还没看,真值得看一看。它属于那类视频,很多人多年前看过然后就忘了——但突然它却变得不可置信地与现实如此的相关。那是在1984年,由作家、制片人、约翰伯奇协会的格里芬(G. Edward Griffin)访谈叛逃的前苏联克格勃情报员尤里·贝斯米诺夫(Yuri Bezmenov)。

不要去管格里芬是谁,他是他那个时代的艾力克斯·琼斯(Alex Jones,电台主播、制片人、作家和阴谋论者),他现已年迈。重要的是贝斯米诺夫。在离开苏联加拿大之前,他是个高层杰出的宣传家,对怎样搞垮一个民主的自由社会,他列出了极其详细的细节。

那不是贝斯米诺夫凭空想出来的,那根本就不是秘密。在1958年至1964年掌控苏联的赫鲁晓夫,公开预言了美国的毁灭,还说每一个社会都会最终从内部垮掉。

我们会不费一枪一弹拿掉美国,”赫鲁晓夫说,“我们不用侵略美国,我们会从内部摧毁你们。

赫鲁晓夫和苏联并不是在吹牛。他说的是麻&刻&丝煮意理念的灌输和占领,这一整套系统在20世纪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已经被熟练地使用了。东欧,北韩,北越然后全部越南古巴,尼加拉瓜,后来的委內瑞拉,非洲多国包括南非,全世界供&禅&煮&意满地开花,只是近年来好了一些。有些国家成为了供&禅&煮&意因为苏联的坦克开了进来,更多的国家是因为以前的社会垮掉了,然后麻&刻&丝煮意革命渗透了进来。

要点是,早就已经有了一个模板,告诉你怎样把麻&刻&丝煮意理念渗入社会,让其在内部爆炸,然后革命者占领爆炸后的废墟。贝斯米诺夫的父亲是苏联的高级军官,受训成为克格勃精锐的海外特工,被教给了这个模板拿到印度去运作,试图渗透印度,目的是将其纳入华沙公约组织。他还在苏联的RIA Novosti新闻机构工作过,给外国媒体投放和编辑宣传材料。当他规划出怎样不放一枪一炮,让麻&刻&丝煮意革命搞倒美国时,他太明白他做的了,正像赫鲁晓夫预言的那样。

当然,苏联没有搞倒美国。我们赢了冷战,他们输了。苏联垮掉了,很大的原因是美国有罗纳德·里根总统,他有远见和意志将苏联逼到了崩溃。他说有那么一天,苏联供&禅&煮&意将成为历史灰烬。

但是里根也警告说,自由是脆弱的,只需一代人就可以毁掉它。这个警告随着里根的离世也死了,因为美国人随着苏联的垮掉而变得自鸣得意,忘了供&禅&煮&意意味着什么。当年的冷战战斗士一个个老去,替代他们的是美国文化和政治精英,他们对麻&刻&丝煮意的威胁及其成为现实的可能一无所知

这就是为什么红色接班人巴拉克·奥巴马被选为了美国总统还获得了连任,这也是为什么共和党州的立法者、州长和议员们都全力投资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却连想都不想一下他们在资助什么。教师工会是桑德斯的最大金主,这告诉了你什么?为什么你还吃惊学校教育出来的孩子认为华盛顿、杰弗逊是恶棍?

回到贝斯米诺夫,在1984年就警告了我们,自由社会的毁灭分四个阶段

首先是道德沦丧。这里他指的是学生在左派控制的学校里被灌输一整套与美国传统相背的理念价值观。贝斯米诺夫在1984年就说,当那些60年代70年代的激进学生长大,开始控制教育机构时,他们的任务就是扔掉传统的犹太-基督教价值观,古典正统教育,和美国爱国主义。你还怀疑这没发生吗?我们的年轻一代是美国历史上最不爱国的,是对父辈的文化、知识,理念最无知的一代。

更糟糕的是,文化麻&刻&丝煮意工程不仅是在学校,还在我们的媒体和娱乐中,毒害着人们。橄榄球赛NFL不再是逃避政治的地方,上一次好莱坞出版赞美美国价值观、让人们对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的电影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你在美国的教育或媒体上,看到让你为美国感到自豪的东西,是什么时候?

革命宣传,特别是麻&刻&丝煮意宣传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败坏其道德挫折其锐气。让你抑郁,认为文明已经不在了。一旦你屈从了这一点,你就会满足于少得到些。为什么普通白人愿意为他们祖先的罪去道歉?愿意承认自己是种族岐视者尽管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美国大公司会盲目支持公开对家庭开战的麻&刻&丝煮意革命机构?

这叫做挫折其锐气。根据贝斯米诺夫,这是设计搞垮社会的第一步

第二步,让社会失去稳定

贝斯米诺夫把这描述为,当一个社会快速失去它的结构体系——它的经济,它的军队,它的国际关系。我们在这里谈过民主党无可争辩的动力,要让新冠的关停隔离导致对经济造成尽可能大的损害,那些无视死亡率大幅下降的人。已经很清楚了,这个病毒对没有严重疾病的人不是极大的威胁,然而对于新冠的歇斯底里的嚎叫还在增加而不是减少。星期三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叫停了所有秋季的球赛,这一荒唐决定很可能被其他左翼控制的大学效仿。十大联盟(the Big Ten),大西洋沿岸联盟(ACC),东南联盟(SEC)都在计划只在自己本联盟内的秋季球赛,这一点也不合理。新冠是左派一直想要的搞垮经济的完美机会

不,这不是阴谋论。他们一直就在告诉你。奥马尔刚刚说了,要废除美国的经济,因为它压迫人。奥马尔是1)黑人,2)穆斯林,3)移民,还是非法的,所以批评她就是种族歧视。当其他民主党加入她的呼吁时,你是不许反对的。

搜索一下奥马尔的言论,你就会找到一堆刺耳的歪曲声,包括媒体Common Dreams,The Nation,华盛顿邮报等,他们攻击共和党,说共和党对她的批评是“崩溃”了和“失心疯”。就是左派声称专门核对事实的网站Snopes,也宣布奥马尔没说那些话。

这就是破坏稳定。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如果你问麦克洛斯基(Mark McCloskey,圣路易持枪保卫自家房子那位),说美国现在不稳定是疯话吗,麦克洛斯基在卡尔森(Tucker Carlson)的节目上说,当BLM暴徒们擅自闯入他们的私人领地后,他和他太太持枪保卫了自家房产。警察告诉他无法保护他,他到处打电话找私人保镖,结果被告知他们应该离开自己的家,让暴徒随便干。这像个稳定的社会吗?

第三阶段是危机,指革命者寻找的建立在前两个阶段基础上的催化性事件。想要危机吗?嘿,太有了。我们都快忘了吗,半年前我们刚刚进行了总统弹劾,这在美国历史只发生过三次。这次是宪政危机,因为整个事件完全是无中生有地制造出来的。然后我们就迅速进入了新冠疫情危机

然后又是乔治·佛洛伊德事件的突发暴乱——显示那些要改变美国历史和文化的势力,正在任意的毫无节制的加强。各位,这是危机,也完全是人为制造的。佛洛伊德死后文化垮塌的速度—当法律系统迅速变成反警察时—让人确信这是计划中的,只是一直在等着一个催化剂。

第四阶段是正常化,指的是“新的正常”。雕像、纪念碑都毁掉了。球赛也没了,至少你不能去现场观看(你只能看电视的转播,而那就被混入了广告和解说人的语言,无形之中你就接受了媒体和他们的后台希望给你的资讯)。学校清除了美国历史和文化。无条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取代了你的工作,因为你以前工作的小业务在新冠政策的影响下已不复存在。

然后拜登是总统。当他完全无法胜任时,根据宪法第25修正案,一个没经过选举,你没投过票的人掌控了国家。

又一个克伦斯基。

我希望你说这一切不会发生的信心是对的,我希望贝斯米诺夫是个怪物,就像人们认为格里芬是怪物一样。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让我们一定要确保拜登和民主党在11月狠狠被打败。我们不想知道在拜登地下室的帘子后面藏着什么,太多的恶心事已经从那里冒出头来偷看着我们。

原文链接:https://spectator.org/four-stages-of-marxist-takeover-the-accuracy-of-yuri-bezmenov/?from=groupmessage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1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08/1486740.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