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周庭:我们要好好撑住

作者:
很多人也知道,我是个又胆小、又脆弱的人,我常常质疑自己,到底我是否真的适合参与社会运动。八年了。八年前的自己,一定没有想过今天的境况吧。但我即使懦弱,我知道,在大是大非面前,坚强是唯一的拯救。更何况,我并不是孤军作战,有很多人正在努力地挺着我、支持我。我相信香港人,相信你们都是秉持真理、坚守信念的人。

坦白说,心情还未平复。

去年8月30日,是我第一次被上门拘捕(以往都是预约拘捕或在抗争现场被捕),自从那次之後,我每次听到门铃的声音也会紧张起来,怕是警察又来了。

想不到在一年後,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还要是十多位警员拍门、按门铃、爆门同时进行。那天,当有九人被拘捕,我有一刻想过,下一个可能会是我。但当警察真的来到家门前,我却像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般,手忙脚乱,只能用颤抖着的手,传了‌‌“police‌‌”一字给朋友。那一刻,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警察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搜屋,不单是详细搜查我的房间和书房,连客厅、厨房、杂物房、天台和父母的房间等等都无一幸免。最後我被警方没收了两部电脑、三部电话、一部CCTV、不少去年和雨伞时的文宣,还有和黄之锋的合照。警察一般申请搜查令,都只会申请当事人的房间,但这次的搜查令范围极广,我还以为自己犯了什麽滔天大罪。结果,直至今天,我对自己被拘捕的理由还是感到莫名其妙,到底我是在哪时哪刻,因为哪件事犯下了国安法,到今天还是没有人知道,这种不透明,也就是这个政治罪行的本质。

由步出家门、被押上警车、到达大埔警署、被关到臭格,我都一直忍住眼泪。坦白说那时候真的很想哭出来,因为一旦被起诉,就不能保释,意味着我未来最少一两年也不能出来了。更不要想像被定罪,甚至被送到中国大陆的可怕。那种对於未来的不安和恐惧,不断涌上心头。

直到我有机会单独会见律师代表,我终於忍不住泪水了。在那个孤单和可怕的环境中,他们就是我唯一可以信靠的人。那时候,其实我很想紧紧握着他们的手,好好感受那微小但唯一存在的温暖,但怕他们觉得我很奇怪,最後还是不敢提出要求。在被拘留的25小时中,即使他们还有很多其他工作,仍会经常来到大埔警署,跟我说说这案件的最新情况,还有外界对我的关心。我也是透过他们,感受到很多很多来自大家的爱,谢谢他们,也谢谢你们。

很多人也知道,我是个又胆小、又脆弱的人,我常常质疑自己,到底我是否真的适合参与社会运动。八年了。八年前的自己,一定没有想过今天的境况吧。但我即使懦弱,我知道,在大是大非面前,坚强是唯一的拯救。更何况,我并不是孤军作战,有很多人正在努力地挺着我、支持我。我相信香港人,相信你们都是秉持真理、坚守信念的人。

往後,或许会有更多人面对同样甚至更严重的恐怖。我不敢想像将来的香港会变成如何,只能老土地相信,黑暗过後,晨曦必会来临。

我们要好好撑住。

(图/Alice Hobbey)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15/1489456.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