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习近平、栗战书、汪洋亲属在港拥4亿豪宅 栗潜心照片曝光

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三号领导人物的长女,栗潜心在香港悄悄打造出一种横跨这座城市金融精英和中国政治隐秘世界的生活。

栗战书长女栗潜心

多年来,透过以给官员子女铺路著称的香港和大陆职场人士俱乐部,她与国企高管们谈笑风生。她是中国的省级政治顾问团体的香港代表。她还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国有投资银行的主席,该银行长期以来一直与中国高层官员的亲属做生意。

栗潜心现年38岁,在这座城市也有着深厚的财力基础,购买了一幢价值1500万美元的四层海景联排别墅。她的伴侣拥有一匹现已退役的赛马,并斥资数亿入股赫赫有名的半岛酒店,后来已将股份出售。

栗潜心及其他共产党权贵与香港社会和金融体系密不可分,他们将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更紧密地与大陆联系了起来。通过建立盟友,将自己的资金投入香港房地产,中国的高层领导人已经将自己的命运与这座城市牢牢捆绑在一起。

随着中国共产党在管理香港方面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北京高层在政治和个人方面都有着既得利益。栗潜心的父亲栗战书负责新的港区国家安全法的迅速通过,这部法律为中国共产党压制异见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新武器。

通过阻止抗议活动,该法可以保护中共领导人的亲属。抗议活动对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拉低外界对这个地区的商业信心,让这群人的处境岌岌可危,或者让他们受到制裁。

国安法已经引发了来自外国的指责,可能对香港进入全球金融市场的途径构成威胁。特朗普政府上周五对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以及其他10名香港和大陆的高级官员实施制裁,指责这些人限制了香港的自由。

习近平外甥女张燕南名下位于香港浅水湾的别墅

“中国红色贵族的成员包括那些已经在香港做出巨额投资的‘太子党’,”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兼职教授林和立说。“如果香港突然失去其金融地位,他们就不能把钱放在这里了。”

中共领导层在香港的主要敞口之一是房地产。一项《纽约时报》调查显示,包括栗潜心在内,中共四位高层领导人中的三位有亲属近年在香港购买了奢华住宅,共计价值超过5100万美元。

香港物业记录显示,早在1991年,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就开始在香港购买房地产。香港产业和公司记录显示,她的女儿张燕南拥有浅水湾的一座别墅,于2009年以1930万美元购得。此外,张燕南还拥有至少五间公寓。

据香港物业记录显示,前德意志银行高管、中共第四号人物汪洋的女儿汪溪沙于2010年在香港购买了一处200万美元的住宅。

对于许多领导人的亲属异常富有这件事,共产党长期以来一直讳莫如深,他们明白这种财富积累可能会被视为权贵阶层滥用特权,谋取个人利益。在香港,“太子党”的存在可能会进一步煽起对北京的憎恶这一点,中共也十分注意。

与许多高层中国官员的亲属一样,栗潜心行事低调。

在大陆,由中共控制的新闻媒体鲜少提及栗战书的家庭,并且社交媒体网站上对其女的搜索结果寥寥。探访栗战书位于河北省南沟庄的故乡,也没有得到多少关于其子女的信息。

德国《南德意志报》得到的德意志银行内部文件(《纽约时报》在去年年底查阅了该文件)提到了一位与中国的三号领导人栗战书长女的中英文姓名一样的女性。这些文件是证交会对该行有政治背景的员工所做的内部调查的一部分。

在一份列出了建银国际(China Construction Bank International)董事的香港公司记录中,栗潜心使用的香港身份证号码,与这处滨海房产以及她跟合伙人共同拥有的一家公司的相关记录中所使用的号码相同。

一位人脉深厚的商人和一名与她有往来的人士证实,建银国际栗姓高管就是栗战书的女儿,由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中国政治精英的专家李成撰写的一篇栗战书生平简介也这么认为。

她的简历的其他部分,可以通过新闻片段和存档的网页拼凑起来。从中可以看到栗潜心如何加强与这座城市的联系,从而为自己在 大陆的政治生涯奠定良好的基础。

她加入了香港华菁会等团体,这些机构为中共太子党与香港富豪和政治阶层的子女提供了接触的平台。

赤柱正滩。2013年,一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女儿栗潜心就是在这里以1500万美元买下一幢联排别墅

2013年,她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其他香港代表为一个村庄筹集救灾资金。两年后,她到该省探访农民,还抱起年幼的孩童,为统战部做宣传。该部是中共从事海外政治人脉发展的机构。

根据在北京查到的企业记录,栗潜心现为建银国际董事长,该公司是中国一家大型国有银行旗下的投行。她和她的合伙人以及银行方面都没有回应《纽约时报》多次发出的置评请求。

“大家往往认为,只要有深厚的人脉,就足以在中国政坛取得成功,”牛津大学中国历史和政治教授拉纳米特(Rana Mitter)说。“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有意在共青团和政协这样的机构证明自己,以谋求更高职位。”

通过对提交给香港有关部门的公司和财产文件所做的评估发现,与中共精英的许多其他成员一样,她也积累了大量财富。栗潜心还在利用一个深受世界精英欢迎的避税天堂。

提交给香港土地注册处的一份文件显示,2013年,她通过在香港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的世喜控股有限公司(Century Joy Holdings Ltd.),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栋俯瞰赤柱滩的海滨联排别墅。

手中拿着一个葡萄酒瓶的蔡华波。他是栗潜心的伴侣,拥有一匹名为“赤兔宝驹”的赛马。图为他在2017年香港沙田马场的一场比赛上庆祝赛马获胜。

当时30岁的栗潜心是该香港实体的唯一董事。去年10月《纽约时报》在有关德意志银行在华招聘员工的文章发表前联系栗潜心置评,这家公司在几小时后解散。

她的伴侣、35岁的华裔新加坡商人蔡华波(Chua Hwa Por)也使用了类似的策略。

根据2016年泄露的《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他被指定为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公司的唯一受益人。这些机密文件曝光了知名商业领袖和政界人士可能以何种方式利用空壳公司和离岸银行账户逃税。蔡华波使用多个地址和身份证号,但通过新加坡身份证号,可以把他和栗潜心、房产和公司联系在一起。

栗潜心与蔡华波关系的性质尚不清楚,但他们共同拥有一家公司,并且在提交给香港房地产和公司注册处的文件中使用了相同的家庭地址。香港新闻报道推测二人已经结婚。

在注重地位的香港,蔡华波并不掩饰自己的财富。31岁时,他拥有一匹名为“赤兔宝驹”(Limitless)的赛马。2017年,它在香港赛马会赢得一场比赛后,他还曾拿着一瓶葡萄酒摆拍照片。

据提交给香港证券交易所的文件显示,那一年,他还开始进行多项重大收购。他接手鲜为人知的香港上市投资公司太和控股,利用它收购了一些热门资产,包括半岛酒店的大量股份和一座标志性摩天大楼的79层。

2017年7月,在被任命为太和控股董事长仅五个月后,蔡华波从该公司辞职。此前不久,由亲民主派大亨黎智英所有的香港新闻媒体《壹周刊》曾报道这些购买行为,以及蔡华波与中国高官栗战书可能存在的关系。(黎智英于本周被捕,被指控犯有国家安全及其他罪行。)

栗战书当时正准备晋升政治局常委,那是共产党权力的顶峰,他的家族中哪怕出现丝毫腐败气息,都会具有潜在的破坏力。次年1月,蔡华波出售了他在太和控股的大部分股份。

在没有公开披露官员及其亲属财富的情况下,不可能知道蔡华波和栗潜心的收入是如何得来的。一个人完全可以出于正当理由拥有离岸公司,对于中国公民来说,这也并不违法。

香港著名财经作家任美贞也于2017年在《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对这二人的金融交易提出了质疑。《南华早报》是中国最富有的科技大亨之一马云旗下的一家当地报纸。

栗潜心的父亲栗战书出现在北京一块大屏幕的画面上。他是中国共产党第三号人物,负责香港新颁布的国安法的通过

该报后来从网站上撤下了这篇专栏文章,称其使用了“多项无法证实的暗示”。任美贞辞职,并在一份声明中为自己的专栏辩护。

但如果披露消息有任何后果的话,至少丝毫没有影响到栗战书;2017年10月,他被提拔进入拥有强大权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

从那以后,蔡华波基本上避开了公众视线。但他和栗潜心仍然是一家名为Chua& Li Membership的公司的共同所有者。在提交给政府的年度文件中,两人都把那套价值1500万美元的海滨别墅列为自己的住所,直到今年早些时候,栗潜心把自己的地址改为蔡华波拥有的一处高档房产60层的一套公寓。

2019年4月,栗潜心罕见地公开露面,参加了一场现在看来预示着香港当前命运的活动。

一段活动的宣传视频显示,她与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一起,在一个由政府支持的促进香港国家安全的展览开幕式上鼓掌。其他特别嘉宾包括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副司令和大陆驻港最高机构联络办公室主任。

墙上挂着盾牌和防弹衣,由政府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支持的青年团体香港青少年军总会的成员前去观看该展览。

14个月后,北京对香港实施国安法。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16/1489761.html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