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从情妇到美国 “ 女总统 ” 起中文名却和华人没关系的贺锦丽

美国“未来的女总统”出炉了?拜登终于揭晓了他的副手人选——被称为“女版奥巴马”的混血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

哈里斯是牙买加和印度的混血儿,父母分别是经济学家和医疗领域学者。哈里斯没有跟随他们的脚步投身学术,而是选择从政,但她的政坛上升之路却是从当情妇开始的。

以情妇身份打入核心政治

1994年,29岁的哈里斯认识了60岁的加州2号人物、州议会议长威利·布朗(Willie Brown)。在没有经过选举的情况下,被任命为议会中两个委员会的成员,一步登天。

威利·布朗

威利·布朗当时在旧金山社交圈无人不知,他生活奢靡、频换女友,多次因巨额收入来路不明而受到调查。

虽然布朗比哈里斯大30岁,且是已婚人士,但他们很快便开始交往,哈里斯的母亲还公开为二人辩护。

这段感情给哈里斯带来了人生的转折,1994年,布朗安排她到加州失业保险上诉委员会、加州医疗援助委员会等机构挂名,每年可收到数十万美元的报酬。另外哈里斯还收了布朗送的豪车。

但布朗送给哈里斯最大的礼物,是打入加州政界核心圈的门票和随之而来的人脉。哈里斯跟随布朗出入各种奢华聚会和晚宴,在他当选旧金山市长时也一路相伴。就在很多人以为布朗会为了哈里斯离婚时,他们分手了,没多久哈里斯便开始和主持人蒙特尔(Montel Williams)交往。

不过哈里斯对从政的野心已经形成。布朗和她虽感情不再,却在分手后结成政治盟友,并一路为其保驾护航。

在布朗成为旧金山市长三年后,哈里斯进入旧金山检察官办公室的职业犯罪部门任职。没多久,检察官特伦斯(Terence Hallinan)把哈里斯看中的职位空缺任命给了别人,二人发生不和。布朗为此公开批评特伦斯没有做好工作。

两派人就此结下梁子。在布朗的安排下,哈里斯离开检察官办公室,进入旧金山市政厅工作,并在2003年竞选旧金山地方检察官职位,挑战特伦斯。

布朗安排自己的前助理任职哈里斯团队的竞选经理,并发动自己的富豪圈人脉为其募资,其中不仅包括盖蒂家族(Getty family)、鲍厄斯(Frances Bowes)、斯蒂尔(Danielle Steel)等名流,还有“加州选民项目”(California Voter Project)等机构。

在布朗这个强大靠山的帮助下,哈里斯顺利当选旧金山地区检察官。但由于她的团队募集的资金远超过法律规定的211000美元,达到了621000美元,因此她的团队事后又缴纳了34000美元的罚款。

面对媒体质疑,2019年布朗在旧金山纪事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当然,我和卡玛拉·哈里斯约会了,那又怎样?》。他写道,他可能通过任命她为议会委员会成员并支持她竞选地方检察官来“影响”她的职业生涯,但是他还影响了其他政客如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的职业生涯。文末,他大言不惭的说,这就是政治。

作为检察官,哈里斯在决定是否起诉某案件上有极大裁量权,因此与布朗有密切关系的个人和机构,往往会在哈里斯这里逃过一劫。

布朗当年成为旧金山市市长后不久,便任命律师钦奇利亚(Hector Chinchilla)为旧金山规划委员会主席。该职位在决定项目的执行与否上有巨大权力,钦奇利亚借此牟利数十万美元后被指控。哈里斯上任仅八个月后,便撤销了针对他的所有八项指控。

布朗的另一个长期捐赠人拉米雷斯(Ricardo Ramirez)也因此受益。他经营一家名为Pacific Cement的水泥公司,靠着和布朗的关系,截至2003年,旧金山三分之一的公共工程项目使用的都是Pacific Cement的产品。

由于该品牌混凝土品质不达标,拉米雷斯在事情暴露后没能逃过被指控的后果。但哈里斯和拉米雷斯达成了一项秘密认罪协议,最后将这个涉及公共安全的问题,以环境污染为由,罚款42.7万美元了事。

2010年,哈里斯在布朗的支持下赢得加州司法部长选举后,依旧延续了她选择性执法的风格。2014年,她的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结婚,后者在一家名为Venable的律所工作,该律所代理了许多大公司,而这些大公司的业务中有许多需要哈里斯的“支持”。

2015年,美国有14个州因虚假宣传,对一大批营养食品公司展开调查,而哈里斯的加州司法部办公室也收到了大量投诉,单是Herbalife这一个品牌便有七百多份投诉件。但整个过程中,哈里斯仿佛透明人一样,没有对任何品牌展开调查。原因很简单:这些问题品牌几乎全是她丈夫埃姆霍夫所在的律所代理的,其中包括GNC、Herbalife、AdvoCare、Vitamin Shoppe等等。

2015年8月,埃姆霍夫被升职为律所的西海岸运营董事总经理。

此外,哈里斯对其他民主党老朋友也关照有加。加州前州长杰瑞·布朗的姐妹凯瑟琳(Kathleen Brown)是能源公司Sempra Energy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因重大失误,在2016年爆发了号称美国史上最严重的天然气泄露事件,上万民众被迫搬离。然而,哈里斯拒绝调查此事。

女版奥巴马

哈里斯和奥巴马也是老相识,她早在2004年起便支持奥巴马,2007年总统竞选中,哈里斯把妹妹玛雅(Maya Harris)和妹夫韦斯特(Tony West)也一并拉来帮助奥巴马的竞选活动。

2013年,奥巴马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赞美哈里斯是“全美国最漂亮的司法部长”。

哈里斯号称“女版奥巴马”。不仅是从肤色、个人履历、政治形象,更重要的是她的家世背景、政治野望,都与奥巴马相似。

奥巴马父亲是肯尼亚来的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回国后也是肯尼亚财政部的高级经济顾问;哈里斯父亲是牙买加来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后来做了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

两人的父亲都来自于美国海外的黑人精英群体,跟美国本土奴隶后代的黑人之间,其实完全没联系。

奥巴马的白人母亲,是伯克利高材生父亲和夏威夷银行首位女副总裁的独生女,长期在印尼调研和生活,拿到夏威夷大学的人类学博士后不久,因癌症早世;哈里斯的印度母亲,来自印度最高种姓“婆罗门”,到美国攻读内分泌学博士,离异后到“加拿大哈佛”麦吉尔大学任教,是癌症专家,也已离世。

也就是说,奥巴马和哈里斯的母亲,都是精英女性,都与各自门当户对的黑人丈夫离异,独立抚养孩子。

奥巴马父母

奥巴马和哈里斯都在加州上过学,哈里斯研究生阶段在加州的哈斯汀法学院(位于旧金山)就读。奥巴马也在加州洛杉矶的私校“西方学院”念过两年,然后转学去了哥大。

哈里斯比奥巴马小3岁,今年56岁,也想效仿奥巴马在首届联邦参议员任内就竞选总统,可惜几场电视辩论过后,民望从10%跌落到2%,竞选资金枯竭,只好早早宣布弃选。却没想到“峰回路转”被拜登选中,不仅有机会成为副总统,而且很可能因为拜登在总统任上驾鹤西去,“曲线”当上美国总统

哈里斯能被拜登选中,背后少不了奥巴马的暗中操作。

其实,哈里斯曾是拜登已故长子的好友,两家也一直有所来往,十分了解对方。哈里斯竞选参议员时不仅获得了奥巴马的支持,还获得了拜登的支持。但是在2019年党内角逐赛中,哈里斯在电视辩论中却是伤拜登最深的那一个。她“狠挖”拜登的种族主义黑历史,把他多次骂到无力还击。也因此两家出现了罅隙,拜登夫人吉尔博士一度对哈里斯非常不满。拜登阵营“负责副手遴选”的克里斯·多德,一度公开抱怨哈里斯对于曾攻击拜登“没有悔意”。

7月28日拜登在特拉华州发表经济政策讲话后,媒体镜头拍到了他手中便条上关于哈里斯的谈话要点,包括“不记恨(她)”“曾与我和吉尔(拜登夫人)一起竞选”“才华横溢”“对竞选帮助很大”“对她的尊敬”。

可见拜登心里还是过不去这道坎。这次挑选副手,拜登也想自己说了算,可他实在没底气。毕竟拜登能有今天,背后穿针引线的正是奥巴马。

奥巴马搬离白宫后,并没有像其他“老总统”一样告老还乡,而是在华盛顿特区一栋豪宅住了下来,还经常召集旧部开电话会议,像“太上皇”一般的暗中遥控着民主党。

4年前也是奥巴马拦着拜登,不让他去与“克林顿系”的希拉里竞争总统候选人提名资格,但没想到希拉里意外折戟。4年后,拜登再次跃跃欲试,但此时“苦川普久矣”的民主选民早已经急红了眼,激进的“反建制派”的桑德斯和沃伦比拜登更深得民心。关键时刻,奥马巴的心腹、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吉姆·克莱伯恩出马,利用黑人基本盘帮助拜登拿下了南卡罗来纳,惊险赢得党内初选。

“克林顿系”的希拉里也“投桃报李”,为“奥巴马系”的拜登和哈里斯发来贺电。

拜登怎不对奥巴马感恩戴德,唯命是从!

奥巴马力挺拜登,有点像当年康熙皇帝选雍正即位是因为看上了孙子乾隆的故事。通过党内初选可以看出来哈里斯根基尚浅,很难硬扶她上位,但用拜登做梯子就容易了很多。

如果拜登真的能干翻川普,以他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素质可能并不能完全胜任总统这一职务,而年富力强的副总统哈里斯可能将拥有历届副总统都没有过的最大权力,且不说拜登万一因为各种原因需要退位,哈里斯更将直接继位大统。而且哈里斯是加州议员,她如果转任副总统后,留下的位置在加州不会被共和党人夺走,民主党不会有丢失一个议会席位的风险,据消息,纽森已经开始安排哈里斯的继承人了。

如果拜登这次失败了,哈里斯也不亏,下一个四年在选民中她身上多了一个“前副总统竞选人”的标签,在民主党内她也有了更大的号召力。

无论怎么样,扶植哈里斯对于奥巴马来说,是从民主党的“太上皇”,摇身一变成为美国“太上皇”的机会。更何况这个“女版奥巴马”和自己各方面又那么相似,简直是最好的传声筒。

不是用中文名就向着华人

哈里斯被选为副总统竞选人后,很多华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嗨”起来,还有些旧金山的华人政客迫不及待的发去了各种祝贺,好像选上的是一个华人副总统一样。哈里斯和华人唯一有关系的,可能就只是取了一个“贺锦丽”的中文名字而已。

“贺锦丽”这三个字是由旧金山妇女委员苏荣丽和她已故的侨领父亲苏锡芬一起为哈里斯取的中文名,此后大部份旧金山非华裔公职候选人都仿效哈里斯取官式的中文名字。过去十多年来在旧金山竞选公职的候选人,不管华裔非华裔都拥有很中国的中文名,就是由哈里斯开始这个传统,这的确是不能否认的。

哈里斯在加州期间起草的一些法案在华人中也存在各种争议。

比如S386法案“高技术移民公平法案”(Fairness for High-Skilled Immigrants Act),哈里斯就是坚定的支持者和牵头人之一。简单来说,这个法案会取消绿卡的国籍配额限制,按照“先到先得”,由于积压的申请中,绝大多数申请人都是印度人,根据该法案,按申请先后来发放绿卡,就要先把2009年申请还没处理完的印度人先处理完,才能轮到其他国家的申请者,其中华裔将是最大的受害者。

有机构按这个法案就对未来EB-2绿卡的发放情况做出了一个预测:在2023年到2028年,EB-2职业绿卡就完全是印度申请人的天下了。

“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的力量始终来自于我们的多样性和团结。”哈里斯在介绍法案时说。“我们必须采取更多措施消除积压的歧视性案件,并促进家庭团聚,以使高技能移民不易受到剥削,可以留在美国并继续为经济做出贡献。“

该法案获得印度裔移民的大力支持,在印度裔利益集团的推动下,该法案还在国会扯皮。如果哈里斯当选,法案通过可能将少了很多阻力。

还有在华裔社区内一直存在争议的偷窃950元以下属于轻罪的加州法例,也被很多人认为是哈里斯的政治遗产。

所谓的偷窃属于轻罪的法案,指的就是2014年加州选举中的47号公投提案。这项公投旨在将多项非暴力的重罪(felony)转为轻罪(misdemeanor),包括偷东西和使用非法药物。其中就设置了一个标准,即不超过950元的话,就是轻罪。不少华裔认为,这导致了许多人偷了不足950元的东西之后,难以检控,被抓了又被放出来继续作案,让小商户苦不堪言。

2014年时,哈里斯是时任加州总检察长,她没有直接表态支持或者反对47号提案。她所领导的总检察长办公室负责47号提案的提案的题目、选票概述和选民指南介绍等,对于哈里斯的批评声音认为她所领到的总检察长办公室在撰写选票语言时,未能告知选民完整的信息,最终47号提案获得60%的选民支持而通过。

当然,作为奥巴马的“麻友”,她还亲自撰写了大麻合法化提案,大麻不再是“非法毒品”,不需要被联邦的管制,生产、贩卖和吸食都属于合法行为。所有曾经因为持有大麻而判刑的人,都应取消其罪名和刑期,归还他们的“清白”。哈里斯表示,这条法案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促进美国的正义和和平,因为在美国有色人种因为大麻而被起诉的数量比白人多得多。根据她给出的数据,非裔美国人因大麻相关罪行而被捕的可能性是白人的3.3773倍,她认为这是对有色人种的歧视。

去年,哈里斯还曾提议要联邦政府拨款1000亿美元,帮助400多万非裔购房,每个非裔可获得25000美元。哈里斯表示,如果白人家庭有100美元,那么非裔家庭只有10美元,我们必须改正世代歧视的错误观点,将房屋所有权还给非裔家庭,拥有房屋是美国史上最强大的财富驱动力。

你看看,这些法案哪一个符合我们华人的价值观?不知道一些华人跟着印度人和黑人一起欢庆什么??

从情妇到未来的“女总统”。至于哈里斯和拜登的组合能否出奇制胜,只有等到11月后我们才能知道了。

最后,你认为,究竟谁才可以带领美国再次伟大呢?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圣地呀GO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775.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