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王杰:浮沉半生 谁明浪子心?

「可以笑的话,不会哭。可找到知己,哪会孤独。

偏偏我永没有遇上,问我一生足印的风霜,怎可结束……」

看到这几句歌词,有多少人耳中已经回荡起熟悉的旋律,脑中已经浮现出那一个孤寂的身影?

唱这首歌的人,曾经叱咤港台乐坛多年,无人不识。

后来世事变幻,他在命运的激流中载浮载沉,历尽沧桑。

 

有人说他早已过气。

他自己就干脆写了一首歌自嘲,歌名就叫做《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

或许,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没有流量、不会炒作的他确已「过气」。

可他的名字,却从未被人遗忘。

他唱过的那些歌曲,时至今日依然霸屏KTV

每当提起「浪子」这个词,许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他。

只是,比起「浪子」这个称谓,他更愿意别人记住他的本名:王杰

因为,作为「浪子」的那些年,误解总是如影随形。

他唱尽了尘世的悲欢,自己的心声,却从未被了解。

浮沉半生,谁明浪子心?

从童年起,王杰就不曾被生活温柔以待。

1962年,王杰出生于台湾,是家中的老三。

3岁,王杰随父母移居香港,父母都是邵氏电影公司的演员。

因而王杰的童年,几乎都是在邵氏片场中度过的。

在那个年代,演员的收入普遍不高。

更何况,王杰的父母还只是没什么名气小配角。

为了补贴家用,在父母的争取下,小王杰也常常在一些武侠电影中出镜。

一开始,生性顽皮、不喜约束的王杰并不情愿当小童星。

他经常趁着大人不注意时偷偷溜走,在偌大的片场中东躲西藏

可一旦被暴跳如雷的父亲逮住,总免不了挨一顿皮鞭。

慢慢的,小王杰就被打驯服了,只能乖乖就范,尽职尽责地演起戏来。

 

好在,在孩子的眼中,邵氏片场无疑是一个乐趣无穷的大型游乐场。

没戏拍的时候,小王杰就和其他小演员一起,在片场中追逐玩闹,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回忆。

可惜,快乐无忧的时光转瞬即逝。

王杰12岁那一年,父母感情破裂,最终离婚。

母亲带着王杰的哥哥、姐姐和弟弟返回台湾,却把王杰留在了香港。

而父亲把王杰送进了一所教会学校寄宿,从此便杳无音信。

王杰在教会学校里一待,就是5年半。

刚开始王杰还很开心,因为他觉得自己终于不用再挨打了。

可时日一长,孤寂与思念便如洪水泛滥,淹没了这个小小少年的心。

那时候的王杰,最怕节假日。

因为一到放假的日子,别的同学都有亲人来探望。

而王杰的母亲,在漫长的寄宿生涯里,只来看过他两次。

在无数个孤单的夜里,王杰辗转难眠,在心里反覆自问:

「他们为什么只把自己扔在香港?」

除了情感上的极度失落,巨大的经济压力更让王杰喘不过气来。

进入教会学校没多久,父母便不再为王杰缴纳学费。

是学校提供的勤工俭学,以及老师们的慷慨资助,王杰才得以顺利修完中学学业。

还未成年,王杰便早早尝尽了生活的艰辛。

好在还有音乐。

教会学校一直都有教授音乐的传统。通过学习钢琴和吉他,王杰找到了抒发心底郁结的途径。

14岁,他把一腔心事写进了自己的第一首歌里。

在这首名为《娃娃在哭了》的歌里,王杰写道:

「我的妈妈悄悄走了,为何把我留下?不管是天是海是地,我要把你寻找……」

最后,在学校的安息日活动中,这首歌被定为现场伴奏曲,王杰的音乐天赋自此初露端倪。

大一那一年,出于对老师言辞侮辱的不满,血气方刚的王杰与老师发生了肢体冲突,由此被勒令退学。

那一年,王杰18岁。

他站在熙熙攘攘的香港街头,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前途渺茫。

于是,由朋友资助交通费用,王杰只身回到台湾。

为了养活自己,无依无靠的王杰只能四处打零工。

不久后,他在街头看到一个年轻女孩被小混混纠缠,便挺身而出,赶跑了那群小混混。

自此,王杰和这个女孩一见钟情,不到半年就结了婚。

这时的王杰才19岁,而他的小妻子不过16岁。

好在年纪虽不大,自小孤苦无依的王杰却极为珍视自己的小家。

为了取得在台湾的永久居留权,给妻子一个安稳的未来,王杰决定去服3年兵役。

他把彼时已怀有身孕的妻子送到母亲那里,拜托母亲帮忙照顾。

谁知,等他服满兵役回来,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原来,当年王杰才去服役不久,妻子便早产生下了一个女儿。

坐完月子后,王杰的母亲便时常把水兵带到家里来,要求王杰的妻子去陪酒。

最后,妻子不堪忍受这样屈辱的生活,便抛下嗷嗷待哺的女儿,不辞而别。

知道真相的王杰当场崩溃了,他与母亲发生了激烈的争执,随后抱起幼女,夺门而出。

遍寻妻子无果后,王杰只能与女儿相依为命。

此后数年,为了方便照看女儿,王杰干起了临时工。

他开过计程车、货车,当过油漆工、侍应生,也常常作为武打替身、特技演员出现在电影片场……

最夸张的一次,王杰在一家音乐餐厅里身兼数职。

既负责打扫、端茶倒水,也帮客人调酒,充当现场民谣歌手,还要抽空到后厨炒菜。

可是,即便奔忙不休,王杰父女俩仍然只能租住在狭小拥挤、常年闷热潮湿的笼仔屋里,过着三餐不继的生活。

最绝望的一次,王杰失业数月,口袋空空如也,年幼的女儿却在身边直喊饿。

左思右想,没有办法的王杰把心一横,抱起女儿走出家门。

他带着女儿去了很远的一处餐厅,选了一个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来,点了满满一桌食物。

等女儿吃饱后,王杰叫服务员把剩下的食物打包好。

他又打电话叫来了一个朋友,请朋友帮他把女儿先带走。

然后,他佯装在等朋友,坐在位置上左顾右盼。

最后,趁着店员不注意,王杰一边抄起桌上打包好的食物,一边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他一口气跑出了几条街,期间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生怕老板追出来。

这次吃「霸王餐」的经历让王杰毕生难忘。

几年后,当境况好转,他曾去找过这家餐厅,想偿还欠下的那一顿餐费。

可惜等王杰找到那个地方,才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后来,王杰在采访中谈及这段过往,坦诚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是音乐最终让王杰走出贫困的泥沼。

与女儿相依为命那些年,即使再苦再累,王杰也从未放弃过创作。

每当写出一首满意的作品,王杰便拿著录好的歌曲小样到唱片公司推销自己。

一次,他把小样送到当时台湾最大的唱片公司——滚石。

彼时,在滚石担任音乐制作人的李宗盛听完后说:

「华语歌坛不需要第二个齐秦。」

好在,滚石有一位年轻的制作人李士先。

他是王杰的好友,不仅时常在经济上接济王杰,还把王杰介绍给了飞碟唱片公司的制作人李寿全。

飞碟当时是台湾唯一能与滚石相抗衡的唱片公司。

李寿全听完王杰的作品后很满意,他邀请王杰加盟飞碟,并火速为其量身定制了一张专辑。

那时候的王杰沉默寡言,疏离、忧郁,还总是穿着一身破旧的夹克加牛仔裤。

因此,即使在飞碟唱片公司内部,绝大多数人也并不看好他。

有以下这个小插曲为证。

在专辑发行前,飞碟的某位同事曾经问王杰:「你估计能卖多少张?」

当时的王杰年轻气盛,对自己也颇为自信,他脱口而出:「至少30万张。」

此语一出,立即被当成笑话,在公司内部争相传颂,王杰从此还得了个「30万」的绰号。

因为在那个年代,即使最红的歌手,也不敢说自己的唱片能够卖到30万张,更何况王杰还只是个借借无名的穷小子呢?

不料,1987年底,王杰的首张专辑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两岸三地歌迷争相抢购,最终销售记录突破了1800万张。

这张专辑名为《一场游戏一场梦》,同名曲也自此火遍华语圈,成为传唱不衰的华语经典。

如此骄人的「战绩」,不仅让取笑过王杰的同事们目瞪口呆,就连无数同行都不敢置信。

就这样,依靠清亮而沧桑的嗓音、朗朗上口的旋律,以及歌曲流露出的真挚情感,25岁的王杰一炮而红。

接下来的几年,唱片公司乘胜追击,陆续为王杰推出《忘了你忘了我》《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等专辑。

这些专辑不仅张张热卖,很多歌曲还长期霸占港台地区各类音乐排行榜单。

就连四大天王发行唱片,也要特意避开王杰的专辑发行时段。

那些年,王杰无疑是华语乐坛炙手可热的天王巨星。

此外,除了事业顺风顺水,感情上王杰也终于迎来了曙光。

1993年,因拍摄歌曲MV,王杰与台湾模特莫绮雯相识、相恋,并很快结婚、生子。

那段时间,出现在媒体面前的王杰笑得十分开怀。

一度,这个曾经孤苦落拓的大男孩,以为终于等到苦尽甘来。

殊不知,在聚光灯和掌声背后,阴霾正逐渐向他逼近。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白萱聊游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0/1491382.html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