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走吧 …没有人想要鲜血 只有你们想要权力…”

—“共产主义如同鸦片一样吸引着世界上许多人”

作者:
白俄罗斯著名女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走吧,趁还不晚,趁你还没把人民带入可怕的深渊,带入内战的深渊。没有人想要鲜血,只有你们想要权力,而你们对权力的渴望才需要鲜血。

面对20万人的抗议示威,统治白俄罗斯26年的独裁者卢卡申科做出了让步,同意重新投票,并答应释放7000名被捕者。

俄罗斯著名女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走吧,趁还不晚,趁你还没把人民带入可怕的深渊,带入内战的深渊。没有人想要鲜血,只有你们想要权力,而你们对权力的渴望才需要鲜血。”

当人民不再恐惧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评价卢卡申科是“欧洲最后一个独裁者”,他也配得上这个称号,他曾说“谁敢反对他,他就要掐断谁的脖子”。

白俄罗斯是东欧内陆国家,人口不过950万。1994年卢卡申科从一个年轻的国营农场主成为白俄罗斯的领袖。2004年,他争取到打破总统只能连任两届的限制,于是一再参选并获得连任。

苏联解体29年,卢卡申科就统治了26年,他把白俄罗斯变成了“小苏联”。共产主义解体后,遍布世界各地的列宁像被推倒、拆除,但是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列宁和其他布尔什维克英雄的雕像仍然充斥着整个城市。

卢卡申科在白俄罗斯推行计划经济,目前2/3是国企,一半的人在国企工作。他毫不避讳对私企的态度,早在1995年他就说过,10年后,我将和最后一个私人企业主握手。

但是,白俄罗斯经济状况并不好,横向对比差异明显。2017年,俄罗斯人均工资是657美元,白俄罗斯是402美元,而加入欧盟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则分别是1313美元、1009美元、903美元。

今年8月10日,卢卡申科再次宣布在大选中获胜,官方称全国680万选民中有84%的人参与投票,卢卡申科得票率达到80.23%,而代替丈夫参选的“蒂卡诺夫斯卡娅”得票率仅有9.9%。

不过,围绕选举发生的一些细节事件,却让人对这个选举结果越发产生质疑。8月9日是投票第一天,卢卡申科对手阵营的8名工作人员就被逮捕。白俄罗斯民间网络机票平台“声音”的注册用户达到118万,显示蒂卡诺夫斯卡娅的支持率超过80%,但很快出现大面积断网。

白俄罗斯民众开始走上街头。面对人们的反抗,卢卡申科当局说,这是西方国家和外国势力煽动暴乱的阴谋,认为是捷克波兰抑或是英国的间谍渗透。于是,打压并没有手软。

卢卡申科政府对待民众聚集示威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人们一上街聚集就有被捕的危险,而若被控袭警,更有可能戴上“非法暴动”的罪名,最高可以判15年。人们所要面对的代价是昂贵的,但他们还是走了出来,没有了害怕。

来自各行各业的民众参与了示威游行。IT行业是白俄罗斯引以为傲的产业,该行业超过300名企业总经理和投资人,联合写信给卢卡申科政府,要求重新选举、停止暴力镇压、释放被捕人士、允许信息开放等多项诉求。如果不同意,行业内的专家们就会离职抗议,甚至将大量外流到国外,这对白俄的产业是毁灭性的打击,抵消其在科技领域的所有成就。

人们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心声。游行第五天,数千名妇女身着白衣,手举鲜花游行,口号是“鲜花好过子弹”,目标很简单——要知道大选真相,不要杀我们的男人。有些警察和军人丢掉制服,有的放下盾牌,市民过去与他们拥抱。阿列克谢耶维奇说:“过去我有过失望,但现在没有了……我真的爱上了自己的人民。”

最终,卢卡申科政府终于低头,内政部副部长公开宣布道歉,承认“部份”警察执法过当,各地看守所开始陆续放人。不过,已经被释放的示威者却展示了他们被关押时的遭遇:身上的伤痕,被警棍打过的大量瘀血,被在地上狂拖时受的伤,还有骨折、脑震荡等等。有人还说自己被扒光衣服殴打,还有人被威胁强奸,独裁政权的暴力行径被一一曝光。

欧洲独裁者 中共的老朋友

白俄罗斯人民对卢卡申科的不满由来已久,这位举世皆知的欧洲独裁者,却是中共的老朋友。

2013年7月,卢卡申科结束了对中国的第7次访问,他收获颇丰:双方决定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并签订了30多个总额达15亿美元的经贸合作协议。中国将为白俄罗斯的核电站建设项目提供贷款,双方还决定继续大力推动位于首都明斯克的工业园区的建设。

当时,白俄罗斯经济恶化,绝大多数企业的产品没有销路,企业被迫停工,或是强迫员工不带薪水休假,同时还面临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货币贬值,这迫使卢卡申科寻求中国注入资金。

俄罗斯学者查理辛说,白俄罗斯正面临严重经济问题,卢卡申科试图通过欧亚经济共同体的贷款来解决这些问题。他已经获得了最后一笔贷款,但却未履行贷款的条件,那就是在白俄罗斯国内推行私有化。所以他已经无法再指望由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主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再提供贷款,因此卢卡申科就想到了中国。

另一家白俄罗斯反对派网站说,卢卡申科为讨好中共领导人,他把中共国称为当代帝国,并承诺为中国在欧洲的活动提供帮助。由于中共领导人的价值和思维观念同卢卡申科相似,再加上中共同周边邻国关系紧张,没有朋友,这些因素都促成两国接近。

一名俄罗斯政治学者称,每当卢卡申科遇到困难时,他会急切跑到克里姆林宫先奉承俄国领导人一番,然后就开口要钱。同在莫斯科一样,卢卡申科这次在北京重复了类似的表演。但与俄罗斯贪婪地想控制白俄罗斯经济不同,能让卢卡申科放心的是,中共对卢卡申科践踏人权不闻不问,同时,卢卡申科打中国牌,也是想要挟莫斯科提供更多援助。

2017年卢卡申科在北京出席“一带一路”峰会

这次卢卡申科当选后,没什么国家给他道贺,只有习近平普京给他闪送贺电。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感到不安,称“这是不自由和公平的”一场选举。蓬佩奥在声明中说:“自由公正选举是所有政府权威和合法性的基础”;“作为白俄罗斯的朋友,我们支持白俄罗斯的独立与主权,以及白俄罗斯人民对民主和未来繁荣的期望。为了实现这些目标,白俄罗斯政府必须通过行动证明其对民主进程和尊重人权的承诺。”

共产主义的意识还活着

阿列克谢耶维奇一直是普京和卢卡申科的批评者,她的书成为禁书,她本人在海外流亡十年。但她在过去几十年间,坚持以纪实文学的方式,记录了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核灾等人类历史上重大的事件,讲述平民百姓在历史变迁中的集体记忆和个人命运。2015年12月,她以“乌托邦之声”系列作品荣获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称赞“她有如福音音乐的作品,为当代世人的苦难与勇气树立了一座纪念碑。”

1986年4月26日,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反应堆发生连续爆炸,阿列克谢耶维奇是亲历者,她的母亲因此双目失明。为了收集到第一线证人们的珍贵笔录,她采访了500多位幸存者,写成了迄今唯一一部核灾难口述史——《切尔诺贝利悲鸣》。

阿列克谢耶维奇写道:“我们正在受到每小时3000毫伦琴辐射物的照射,然而,执政者担心的却是他们的权力,而不是他们的人民。这是一个权力的国家,而不是人民的国家。国家永远排在第一位,而人民的性命轻如鸿毛,几乎没有任何价值……这个城市里储存着700千克的浓缩碘(可抵御核辐射),专门用以应对这种特殊事件——然而,那些碘此刻仍然被锁在仓库里。人民对上级领导的畏惧远胜于对原子的恐惧。”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而人们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政府保持缄默,医生也沉默不语。各地区等待来自州府的指令,州府等待明斯克的指示,明斯克等待莫斯科的命令。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锁链,锁链的一端连接着少数几个决策者。我们的命运就掌握在少数几个人的手里……”

获得诺奖当日,阿列克谢耶维奇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发表演讲。她认为,20世纪的任何一个政治理念都无法同共产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的象征——“十月革命”相提并论,它们如同鸦片一样吸引着世界上许多人。她曾生活过的苏联,从小就灌输牺牲和奉献自己,教导人们崇尚武力。共产主义理想宣称建立天堂社会,实际上是鲜血的海洋,人们生活在邪恶的恐怖氛围之中。苏共虽已解体,但共产社会形成的观念却很难改变,并且在新一代人中也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因此她总结称共产主义的意识还活着。

但显然,这次白俄罗斯市民的抗议让她看到了希望。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1/1492000.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