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班农被捕意味什么! 纽约南区法院原是这色彩

今天突发消息:班农被指控涉嫌在2年前的“我们建墙”众筹活动中,存在欺诈行为,并侵占数十万的捐款。

目前被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其后,班农拒绝认罪,在参加完传讯听证会后,以500万美元保释金获释。但班农被限制只能在纽约和首都华盛顿地区行动,在没有获得许可前不得使用私人飞机或船只。

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

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缩写为“S.D.N.Y.”),属于联邦地区法院,其上一级法院为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

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S.D.N.Y.,是什么色彩?举一下最近这个联邦地区法院做的事大家就明白了

1.2017年1月23日,民主党外围组织“华盛顿公民责任与伦理”在S.D.N.Y.起诉川普,指控他持续的商业行为违反了宪法薪酬条款,在2019年的裁决中,S.D.N.Y.站在“华盛顿公民责任与伦理”的一边,随后2020年2月,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驳回S.D.N.Y.判决。

2.2017年6月12日,川普发表一条推文后,遭到多名反对者留言攻击。随后,川普拉黑了7名关注者,这几名攻击者以此起诉川普,而后S.D.N.Y.裁定,川普的推特帐号不配享有言论自由,不得拉黑别人。。现在川普已经将此案上诉至最高法院

3.S.D.N.Y.针对川普的身边人,已经进行了多起诉讼,其中把川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关进了监狱,后来科恩为了减轻罪状,开始反咬川普,并在今年要出一本书继续咬川普。。

4.在把自身屁股不干净的科恩搞进监狱后,S.D.N.Y.随后开始对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进行所谓的“调查”。

5.今年7月底S.D.N.Y.发布全国临时强制令,禁止川普政府在疫情期间对申请绿卡移民设下“公共负担”排除规定,但随后这个禁令在8月12日被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推翻。

6.同样是今天,S.D.N.Y.裁定,驳回川普请求,要求他必须交出历年报税纪录给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再次被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推翻。

“我们建墙”案的来龙去脉

此案中的第一被告人——布莱恩·科尔法奇(Brian Kolfage),是一名退伍重度伤残军人。

2018年12月16日,他在众筹网站gofundme.com上发起的一个为联邦政府建设美墨边境墙募捐的众筹项目。

这个众筹项目叫We the People Build the Wall,以下这张图片大家应该很眼熟。

这个众筹项目一上线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包括俺在内都向这个众筹捐款过,与此同时,民主党民众搞了一个相对应的“我们给梯子”的众筹,结果一对比,输得一踏糊涂。

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筹款金额迅速升到2500万美元,这个项目的巨大成功,引发了民主党势力的极大敌视,并迫使作为平台的众筹网站出面介入。

2019年1月,网站方面警告科尔法奇:如果他无法明确地为这些捐款给出一个合法的非盈利组织作为目的地的话,网站就将把所有的捐款都退回。——而这个众筹项目也确实在2019年1月被网站撤下。

为了保住这些民众捐款建墙的资金,科尔法奇找来了班农以及一名叫Andrew Badolato的风险投资人(本案的第二与第三被告人),一起创建了一个叫“我们来建墙”(We Build the Wall Inc.)的非营利性组织。

按照众筹网站的要求,同时将募集所得资金的用途从“捐给政府”改为“雇用私人企业来承建边境墙”,因为捐钱给联邦政府修墙这件事情,在法理上似乎没有得到支持。

作为对捐款民众的承诺,科尔法奇表示“不会从募得的捐款中领取一分钱的报酬。捐款将全部被用于建墙”。

而纽约检方则认定,科尔法奇本人通过班农控制的另外一个非盈利组织,向科尔法奇的妻子,以“媒体公关”的名义打钱到她的帐户内,大概是一个月2万美元。

纽约检方认定班农拥有的这个非盈利组织总共从“我们来建墙”(We Build the Wall Inc.)获得了100万美元。扣除每月给伤残军人的妻子的2万美元后,还剩下几十万美元还在班农控制的非盈利组织手中。。

以上是目前已知的信息。

关于此事的评论

经济问题是最容易被民主党攻击的领域。

因为大规模的政治活动,民意表达,只要人一多,事一多,要处理的钱与物就一定多起来,最后往往在一些细小的地方无法做到完美,总会有一些瑕疵。

这种瑕疵,对于有心攻击的人来说,哪怕再小,也是可以切入的点。。

比如此次纽约检方的起诉书就选择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切入点,仅仅是围绕着班农与其他几名成员可能涉嫌的欺诈行为提出起诉。

换句人话来说,就是科尔法奇和班农承诺把捐款全部用在建墙上,但纽约检方认为他们没有“全部用在建墙上”,于是把他们给告了,至于民众捐款是不是因为这个“承诺”的强对应关系,民众不急,纽约检方很急。。

皇帝不急太监急?

说实在的,任何一个组织都要有开支才能维持活动,至少你得给工作人员开工资不是?

我们纽约居民联盟就是一个501C3的非盈利组织,但我们一直都非常头痛于,目前几乎完全依赖每个人的无偿义务奉献,这显然让我们非常地捉襟见肘,很多事做不了。

而且,民众自愿捐款给科尔法奇这个众筹的原因是因为“建墙”,而不是因为“不收一分钱的报酬”,只要墙有修建起来,适当的费用,我们可以接受。

倒是一向对纽约民主党政府各种巧立名目,花钱花得无比神奇视而不见的纽约检方,这时候突然间眼睛里容不得沙子,一定要把科尔法奇给法办了。

——这里面,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选择在这个时候公布起诉书并逮捕班农,并以500万美元的保释金为限制,限制班农只能在纽约和首都华盛顿地区行动,在没有获得许可前不得使用私人飞机或船只。其根本目的,在于通过这种吹毛求疵的诉讼,把班农限制死,使得他在距离大选仅仅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无法脱身到美国各地去帮助川普助选。

由于班农早在之前就已经与川普切割,并且涉及的这个众筹是差不多2年前的事,这个诉讼对川普个人来说,影响几乎是没有。但对于试图帮助川普助选的人来说,影响却是很大。

民主党利用这种法律诉讼进行各种的下套子,一再地提醒民右派2点:

一、需要把法官队伍扭转成保守派占优势,才能让民众不必惧怕这种法律上的各种小手段。

事实上,民主党的这种做法,极大地透支了美国社会的运行成本,长期以来,建立在契约互信的基础上,美国社会的运行成本很低,但随着民主党不断推进“政治正确”,利用诉讼危及民众利益,搞得人人自危,相互怀疑,隐藏自己的意见,更是极大地伤害了法治。

二、任何有意参与政治的人,都要对经济问题极其谨慎,象班农这样,一个不慎,就会被对手以“一个很小很小的切入点”就被官司缠身了。

回过头看看川普,可想可知川普的不易与廉洁。

川普作为亿万富豪,手上又有诸多产业,但执政这几年来,在民主党的各种吹毛求疵,各种放大镜下,在经济问题上居然没有被反对派找到一丁点的瑕疵。

可以想象川普的牺牲有多大

可以想象川普的自律有多强

对比一下经济上不干不净的拜登,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民主党还需要他,民主党的能量在“政治正确”下、在左媒体的保驾护航下,还能在美国横行一时,否则,以白等的经济问题,早就引发官司,政治生命了结了。

班农的被捕,一方面是班农自己的瑕疵,另一方面,则暴露出民主党现时对川普的恐慌,迫不及待地要打出自己全部的底牌,急于想把助选川普的力量先压制下去。

但民意会如民主党所愿么?

关起一个班农,还会有更多的班农站出来。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吹号角的凌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1/1492054.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