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北京“招商引资”的背后 民营企业血本无归

北京通州区宋庄镇20年前的“招商引资”项目,让数十家民营企业走上血本无归之路。

居住宋庄镇富豪村的民营企业家刘先生投资几千万的厂房和承租户的几千万物资,也同样面临当地政府要求“不马上搬走就强拆”的困境。

刘先生向大纪元表示,“现在就是本地镇政府翻脸吧,不承认原来签的用地合同,原来区里、镇政府盖的章,现在不承认了,然后说是违章建筑,要给强行拆了。”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他们就是把这个土地的价值给你清零。”刘先生说,“强拆之后政府收回来,再卖出去,因为现在土地价格增长得特别快,比20年前我们来的时候翻了一百倍。”

“土地价格上涨了,(政府)翻脸不认账了,这地他们要收回,而且基本上是零成本收回,没有什么补偿,你要不听话,他们就强拆。”刘先生强调,“全是土匪一样的做法。”

20年前宣传招商引资现在看来都是欺骗

宋庄镇地区有40多个村,刘先生说,2000年左右,当地招商引资,每个村都有一个项目,鼓励企业投资支持地方工业,当时在进北京的高速路上就立着大牌子,宣传“投资宋庄镇,落户北京城”。

北京通州区宋庄镇20年前的“招商引资”项目,让数十家民营企业走上血本无归之路。(受访者提供)

刘先生家是制造润滑油的企业,“父亲是厂长,从2000年到2008年,大概投了3、4千万,盖了很多厂房,大概盖了2万3千多平方米。然后所有的收益又全投资在建厂房上。”刘先生说,正规盖的大厂区,房子盖得非常结实又环保,管件都用最好的,建设非常贵。

“当时招商引资来签合同的,都是外来的私营企业,我们这个位置有60多家吧。是北京市政府批准的,通州区政府牵头盖章,然后审批确定的项目,都是有着公章的。”

“现在看来都是欺骗性,骗你过来投资,然后解决当时的税收的问题,就业的问题,土地利用的问题。”

谎言一个接一个最终要强制收回土地

刘先生说,2016年北京开了个会,要求所有的加工行业都得搬走,“连做面粉的都搬走,做面粉的可能有污染吗,但只要是生产你就得搬走。”

“我当时就知道他们为什么,因为你一直在这生产,土地是有价值的,一旦企业搬走,再收购土地的时候价格就低了很多,他们是借着环保把土地清出来,不让用了。”

刘先生表示,“当时镇长还说,地还是你们的,你们可以搞仓储,这都是骗人的鬼话。然后好多人又相信了,不让生产,就租出去当库房。”

“当时也认为这么大面积的厂,一年租金几百万,当时想靠租房也行,还省心,现在这个也不行了。这回又不能用了,一个谎言接一个谎言。”

他说,“后来政府部门的拆迁公司,过来要求签字,必须放弃土地权利,解除合同,还说要不听话我们就怎么着,跟黑社差不多。”很多家只好放弃权利签字走人,原本一共60多家企业,被哄走了三四十家,还有十几家在坚持。

刘先生指,8月11日他家收到通知,14日要收回土地,要不听话就强拆,“租也没法租了,我有4、5家租户,他们现在加紧时间搬,但是两万多平米仓库,多少卡车拉啊,从知道消息到走人三天可能吗?反正就是土匪行为,不可理喻。”

刘先生80岁的父亲一直在交涉,“镇政府和村里说缓你两、三天可以,你要不马上搬走就强拆。几千万的货物存在里面,要临时找库房,要搬家,我估计一家不得掏个十几万,连搬家,打包等,连夜地干。”

北京通州区宋庄镇20年前的“招商引资”项目,让数十家民营企业走上血本无归之路。(受访者提供)

政府不发土地、房产证私营企业权益无保障

刘先生回忆,两年前政府说要拆迁,但因为拆迁要按照拆迁补偿条例赔偿,后来就不提这事。去年开始说腾退,但是腾退也得给钱、补偿,又不提了。今年改说是违章建筑,没有土地证,没有房产证,强制收回。

“当年招商引资来的时候,政府盖章,说在工业大院里面不需要这些证件,政府盖章就行,园区统一管理,不需要单独办证。”刘先生说,“政府盖的公章,做的项目,最后是不符合手续的,那是不是政府应该负赔偿责任,否则(政府)不就是骗子吗,一个圈套。”

“我们都有营业执照,在当地上缴着企业所有税,甚至包括房地产税,还交土地税,如果我们是违法占地的话,工商局能让我们20年在这?现在就因为价格上涨,就要免费收回了?”

他提到去年8月10日,有两个企业被几百个黑衣人来强拆后没有任何赔偿,企业老板告区政府,官司还打赢了,因为这是很明显的政府违法的案子。可是,在中共体制下,官司打赢了也没用。

“老百姓没有谈判的筹码,你打官司,他也不怕。个人的权利和私营企业的权益不受到任何保障。”他说。

“太相信政府了”民企老板走投无路跳河

富豪村另一位民营企业家赵军(化名)也有类似的遭遇。赵军原本是国营工厂的工程师,太太是高级会计师,两人白手起家。2000年,赵军相信了当地镇政府“招商引资,二次创业”的宣传,与富豪村签订了50年的租赁合同。

他们向亲戚朋友借钱,一边建厂一边筹钱,陆续投资了很多,“20年过去了,政府现在需要收回这些地,要高价转卖,然后就坑我们这些民营企业家。”他对大纪元记者述说创业的辛酸,“年轻时,许多困难都克服了,没想到现在落得这样的结果。”“我们太相信政府了,现在我们被坑了。”

赵军说,当初没有产权证,心里也很不放心,“一再问村里,能不能办产权证,他们给的答复是,这个办不了,统一规划,这不对你个人。所以我们就一直相信村里和镇政府。”

“去年政府来贴‘强制拆除催告书’,当时我们就告到法院了,想着司法保全,可是,法院迟迟不给立案,说,怎么证明这个房产是你的?”

赵军透露,去年8月13日,政府派人来强拆,他在房顶维权30个小时,屋顶底是钢板的,白天烫得受不了。当时他心想,“他们一点怜悯心都没有,就这么对待人民,我从来没有想到晚年遇到这事,我一直听党的话,按党的指示去办事,没想到现在对我这样。”

14日下午,赵军被控制住了,然后开始强拆,“他们纠集了社会闲散人员,纠集了330个人,还有铲车,大的挖掘机,断路、断电、夜间强拆,他们都做到了。”

第二天中午,赵军去了天安门打横幅,横幅写的是“宋庄镇政府封杀投资人”,他跟游客讲,房子是如何被强拆的,“我的全部积累都在我的房屋上,现在一无所有了,我为了办企业,牺牲这么大,我没有活路了。”后来他跳了筒子河,结果被救上岸。

第二天,法院给他立案。虽然立案了,但是拆迁的对他扬言:“你胜不就胜一张纸吗!”

赵军说,他告镇政府行为违法,“法官给我们透露,你这个官司肯定能赢,然后再谈赔偿,赔偿按照通州区的标准,平均也就是一平方米给我几百块钱。”

“我26年的心血就给我赔几十万,这不是坑我吗,无偿地把土地收走,政府卖高价,就这么坑国内老百姓。”

赵军叹息,“就是说(中国)老百姓太难了,现在我理解,为什么很多投资的商人赚了钱到外国去,在国内投资环境太差,政府的诚信能力太差了,让人怀疑。”

他说,“在中国老实人吃亏,办企业的,办实体的都是老实人,我们太相信政府了,最后反被政府坑了。”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方净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157.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